男士风雅—男士着装实用指南(13)帽子

第11章 帽子

据说,对自己优雅着装的自觉意识给人以极大的快乐,这样的快乐是宗教无力赐予的。

——杰罗姆·K·杰罗姆

(Jerome K. Jerome, 1859-1927)

简史

男士帽子的基本功能是保护身体最重要的一部分。不过,它的这个特性从很早的时候已被放在了第二位,因为帽子涉及表达威望、权力和社会地位的着装问题。帽子出色地承担了这一角色,因为除了其他作用,它能使佩戴它的人显得更高。

想一想,譬如,在许多宫廷的仪式中,臣民(包括那些重量级的人物)必须脱帽站在君主的面前;或者绅士们以什么样的方式向女士们问候,恰恰是脱下帽子时。但是,随着社会更自由的风俗习惯的到来和对俗套的拒绝,帽子已经失去了部分重要功能。考虑到人们的身高不断增加,不必再用一个方便的办法去显得更高。因此,可以说在现在,帽子又恢复了它的实用功能——保护头部不受寒冷侵袭和日光暴晒。不过,它仍然是具有毋庸置疑的美化价值和特殊语言功能的服装配件。

在几百年的历史中,军帽形成了一个极广阔的值得探索和研究的领域。但是,在这里,只适当地讲述所谓“民用的”类型,并限定在离我们较近的历史时期。

帽子,从一开始就作为整体着装不可分割的元素,伴随服装的新样式不断变化。在18世纪诞生了大礼帽,这种最初主体部分不是特别高的大礼帽与燕尾服相配,取代了不太实用的三角帽。直到法国大革命前夕,被英国人佩戴、在欧洲其他国家流行的大礼帽的颜色和高度经历了不少变化。到了19世纪后半叶,在日常生活中大礼帽的使用开始减少,只在很正式的场合采用——白天,晚上都可以。圆顶硬礼帽逐渐占据了大礼帽的位置。圆顶硬礼帽像大礼帽一样硬,但是比大礼帽矮得多,中心主体呈圆形,它的形状像一个甜瓜(实际上,法国人就把它叫做甜瓜)。圆顶礼帽保持盛名,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此后,软毡帽越来越普及。在此之前,软毡帽只是在乡村和打猎时使用,或者被艺术家和某些有个性的人物使用,他们想以此在大众中显出特色。从1945开始,直至今天,帽子不再被认为是男士服饰整体不可分割的部分。回想一下,在20世纪前50年内,没有一个高雅的男士敢于不戴帽子出现在公众面前。

在最近一段时间,一种前面具有鸭嘴形遮阳的帽子在大众中,特别是年轻人中流行,这种帽子来自美国,最初用于体育运动和军队。

佩戴不容易,但是相当优雅

正是因为今天和过去的时代不同,所以只有少数人戴帽子。戴一顶博萨里诺(Borsalino)帽或一顶巴拿马(panama)草帽走在街上,很难不引起别人注意。因此,很多人由于腼腆或对自己的外貌缺乏自信,宁愿放弃使用帽子。但是,毫无疑问,无论是从样式和材料方面,还是佩戴方式上,帽子非常有利于增加人的高雅外观。为了达到良好的效果,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慎重选择:帽顶(就是帽子的中心主体,也被称为“冠”)的大小和高度以及帽檐(tesa)的宽度,应尽可能与脸形和脸的大小相称。一个可靠的比例还应该考虑佩戴的人的身材。在这个意义上,譬如,一个身材低于平均高度的人,不应该戴宽檐的大帽子。但是,矮个子的人也可以从合适的帽子上获益,因为帽子使他显得高一些。

如何选择帽子

经验表明,不是所有样式的帽子都适合每一个人。因此,如果你戴一顶帽子只是为了防寒和遮阳,作为一般原则,最好不要在第一次尝试失败后就停止。在得出“帽子不是为我们做的”结论之前,应该尝试各种样式、颜色和不同材料的帽子。

宽脸或圆脸的人(或有胡子),应该戴帽檐比较宽的帽子,而尖脸或窄脸的人则应戴帽檐相对窄的帽子。对于尖脸或窄脸的人,宽帽檐的较大的阴影,使尖脸和窄脸显得更瘦长;相反,对于宽脸的人则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还有帽顶也要和脸盘大小相称。因此,帽顶的高度应该大致等于前额中线到下巴顶点的距离。这种相称的理论基于这样的事实,即通常男士的帽子在前面下落到额头中间,在后面落到耳朵的上方,这样很合适。为了能够在在购买帽子时迅速判定我们帽子的准确尺寸,考虑到这些准则十分重要。

帽子的尺寸与头的周长厘米数一致;测量的位置是帽子戴好后,帽子的下边缘到达处。很多帽子(特别是那些很柔软的又不是用毡子做成的帽子)随着时间会缩小。因此,在犹豫不决时宁可买一顶“舒服”的帽子,而不是一顶紧束的帽子,哪怕只有一点点紧。不管怎样,所有好的制帽商都有一种工具,可以使随时间紧缩的帽子恢复到原来的尺寸。这是一个木头或金属的模子,分为两半,利用一个螺旋式或杠杆式机械驱动器使这两半分离,这样产生向帽子基部的压力,帽子上部被整理,帽子的圆周线也宽松了。

对于身体不是很高的人的忠告:前额中线到下巴顶点的距离和帽顶高度之间的准确对称关系,不适用于矮个子的人。实际上,帽顶的高度略超过脸的长度,可以给人以身材比较高大的印象。

关于材料,毛毡是最好的。如同乍一看感觉到的一样,毛毡不是纺织品,而是动物毛和天然纤维利用特殊的轧制方法和蒸气作用成形的产品。毛毡很结实。蒸气处理也被用来对旧毡帽或被滥用的毡帽恢原整形,这个工作应该交给有经验的人去做。不过自己也可以动手做,具有很好的效果。毛毡除了坚固和相对的延展性之外,也很轻,有很好的防水性能。高质量的毡帽有一条内饰带,冬季用的是皮革条,夏季用的是坚固的布条,还有一条外饰带,一般用厚重的丝织品或罗缎,用手工缝在帽顶的基部,在左侧有一个结头。在冬季用的类型中,帽顶有一个内衬里,该衬里必须用手工贴敷缝制。在大礼帽的黄金时代,除了用精美的材料(像海狸皮制品或水獭制品)之外,柔软的毛毡帽用染色的丝带镶帽檐边沿,在帽顶的基部加一条极细的绳索,在结头的附近加一个丝绸小纽扣作为最后的润色。不同毛毡帽的价格相差悬殊,不仅与做工和帽子的特点有关,也取决于其流行的程度和制作它的毛毡的质量。

关于风格,依据帽子的特点,在这里可以细分为正式的、半正式的、运动型、休闲的(casul)和非正式的。

传统类型的独特风格

城市帽子的传统样式大概有10个,确实有成熟的风格。这些帽子在市场上非常容易见到,与一系列新产生的类型共同周期性地满足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如果不想经历小小的失望和后悔,最好在以下描述的经过考验的各种样式中选择自己的帽子。

下面是传统样式的名单,这些传统样式衍生了大量的新样式。

大礼帽

关于这种帽子的起源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把它追溯到18世纪英国乡村贵族戴的圆形帽,这种圆形帽是一种文艺复兴风格的大礼帽;另一种说法是,它1775年诞生在中国广东,在法国大革命时期流传到法国。不管怎样,这种通常用发亮或半发亮的缎子和贵重毛毡制成的帽子,从18世纪后半期开始显示出新兴的资产阶级的新的着装方式,反映出他们的理性和务实的精神状态。大礼帽与长西装上衣(燕尾服、骑马装、晨礼服)存在紧密的联系。到了18世纪后半期,大礼帽的使用逐渐减少,让位于一种比较矮的硬礼帽,即与短西装上衣相配的圆顶硬礼帽。有一款成功的庞大的大礼帽,就是被称为吉布斯(Gibus)的,以法国制帽商的名字命名。吉布斯在1812年发明了一套很轻巧的弹簧系统,由此,圆筒形大礼帽(绸缎制)可以折叠起来变成一个圆盘,很方便携带,在需要的时候很容易恢复原形。时至今日,大礼帽(也叫“炸弹”、斗形帽、塔形帽、管形帽、“大号”)仍被认为是一种最正式的帽子,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配合燕尾服或晨礼服佩戴。

男士帽子

1.圆顶硬礼帽

2.特里尔毕软毡帽

3.汉堡式毡帽或叫洛比亚毡帽

4.弗多拉软毡帽

男士帽子

1.蒂罗尔式帽子

2.爱尔兰渔夫软帽

3.帕里埃塔草帽

4.驾驶帽

5.巴拿马草帽

圆顶硬礼帽

白天用的圆顶硬礼帽用毛毡制成,坚硬、圆顶、帽檐边上翘,无疑具有英国风味,19世纪后半期取代大礼帽的位置,20世纪20年代后基本消失。但是,一种黑色改形的圆顶硬礼帽直到20世纪60年代还被经理们和伦敦市的官员们日常使用。在欧洲名噪一时的欧斑鸠色用浅色缎子包边的礼帽,是圆顶硬礼帽的另外一种传统类型。在英国人中,这种帽子以“bowler”、“coke”(一位制帽商的名字)或“derby”被人熟知。灰色、帽顶降低的圆顶礼帽可以与灰色大礼帽互相替代,用在最重要的赛马表演中。

汉堡式毡帽(hamburg)

汉堡式毡帽是一种毡帽,使用了德国城市的名字。但是,英国爱德华七世在19世纪末使它变得出名。一种类似的样式,在意大利叫做“洛比亚”(lobbia),取自同时代众议员克里斯蒂亚诺·洛比亚(Cristiano Lobbia)的姓。洛比亚一直被认为是软帽,但是,根据现代的标准应该定义为“半硬”。洛比亚帽檐包边,边缘向上翻卷,帽顶可以是中等高度或偏高,根基部被条带环绕,有一个贯穿整个宽度的顶部凹陷槽。这是一种具有金融界和外交界特有的正式风格的帽子,它曾经代替传统的硬礼帽(筒形大礼帽、圆顶硬礼帽)。灰色的洛比亚主要用于白天,不过洛比亚也可以用于晚间,但最好是黑色或深蓝色。因为样式和风格经典,现在这种帽子仍然适合有一定社会地位的成年男子,通常与大衣或庄重的轻型大衣相配合。

软毡帽

费多拉(fedora)软毡帽的名字取自维克多利安·萨多乌(Victorian Sardou)为萨拉·伯那德(Sarah Bernhardt)写的音乐剧的篇名。费多拉毡帽特别“多才多艺”,适合于所有风格的服装。起初,它有中等高度、尖细的帽顶,戴着的时候帽檐向上翻卷。过了几十年,费多拉成为具有弹性柔软帽檐的经典软毡帽。由于帽檐柔韧有弹性,当它的前部向下翻卷时,简单地一弹,帽边就回到原来的位置,就是向上。在帽子中心主体(帽顶)的根基部,不能缺少装饰条带。

特里尔毕(trilby)软毡帽也是一个源自文学方面的名字——乔治·路易斯·杜莫里埃(George-Louis Du Maurier)1894年创作的一本小说的主人公——,实际上是费多拉样式的“美国版”。特里尔毕没有衬里,帽檐没有包边,帽顶根基部的装饰条带与费多拉相比更细致。20世纪20年代,特里尔华与风衣搭配,但是,直到50年前仍然存在,被英国人用在非正式场合和乡村。这是一款在帽子处于最“艰难”的时期仍能保持流行的样式,但是,逐渐被更随意的(可折的)爱尔兰渔夫软帽代替。

博萨里诺通常是指一种软毡帽,这个名字来自一个“荣誉”家庭的姓氏,这个家庭从1857年起在意大利亚历山德里亚(Alessandria)为全世界生产帽子。这是一款传统城市用的帽子,既合适白天使用,深颜色也适合晚上使用。

蒂罗尔式(tirolese)帽子

蒂罗尔式(tirolese)帽子产生于奥地利的蒂罗尔(Tirolo)地区。这种帽子,尤其是运动型,一般是绿色(也有灰色),有一条绶带,没有围绕帽顶根基部的装饰条带,也可能有用雉羽或獾毛装饰的结头。它能很好地搭配衣裤异色的套装、罗登呢运动型西装上衣和风衣。最初被温莎公爵使用,后来被喜欢在山区旅行的英国人效仿。

蒂罗尔式毡帽,帽檐中等或偏小,可用罗登呢、深绿天鹅绒或者野猪毛毛毡制作。

爱尔兰渔夫软帽

爱尔兰渔夫软帽是一种用纺织料子(不是毛毡)制作,样式比较随便,不够正式,帽檐很窄并向下翻卷的软帽。它特别适合多变的气候,像不列颠群岛,因为它可以很容易折叠并放在口袋里,以便在随后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雨时掏出来使用。爱尔兰渔夫帽可以用花呢、比较厚重或轻薄(如棉布)的防水纺织料子制作,也可以用花呢和防雨布制作成双面(double face)。爱尔兰渔夫帽的样式非常流行,以至现在可以找到麦秸编制的类型。

演员雷克斯·哈里森(Rex Harrison)在影片《窈窕夫人》(My Fair Lady)中,使爱尔兰渔夫帽在全世界出名。现在,作为运动风格的帽子在城市使用。

驾驶帽(带遮阳的帽子)

驾驶帽(driving cap)是一种纺织材料制成的柔软类型的帽子,一般用花呢制作,出现在20世纪初期,与汽车的普及并行。在那“英雄的时代”,汽车是敞篷的,驾驶帽对驾车的人确实是很理想的帽子。当其他帽子可能被吹飞的时候,驾驶帽很稳固地停留在头上。驾驶帽也有遮阳的功能:保护眼睛不被阳光照射,或者在突发情况下,保护眼镜片不被雨滴打湿。

现在,这种帽子在城市作为运动风格的帽子使用,或者配合休闲服装在其他各种场合使用。

草帽或硬草帽

帕里埃塔(paglietta)草帽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期的产品。帕里埃塔草帽坚硬,具有独特的扁平冠形、中等宽度的帽檐,适合在春夏季佩戴。高雅的男士在10月份以后放弃戴它,第二年春天再使用,表示草帽如同燕子一样归来了。帽顶根基部的装饰条带用黑色罗纹缎制成,在非正式的情况下,也可以是蓝色或灰色的。

巴拿马草帽

巴拿马草帽,尽管它的名字是同名运河所在的国家的名字,它的原产地却是厄瓜多尔。巴拿马草帽用一种矮小棕榈树坚固、有弹性的纤维制成,因此,不会与通常麦秸编的夏季草帽弄混。此外,巴拿马草帽非常结实,在大雨中不会损坏。最好的巴拿马草帽或蒙特克里斯蒂(Montecristi)地区生产的巴拿马草帽存在两种类型:一种是轻巧、柔软,可以折叠的,因此可以被卷成大雪茄形状放在一个专门的木盒子里;另一种则很坚硬,在样式和轻巧方面与前一种相像,但是不能卷起,价格比较低,不过相对于其他草帽价格还是很高的。帽顶根基部的装饰条带,在传统样式中是黑色的,并且不特别显眼,但是也可以是彩色的。有些女士特别喜欢这种草帽,她们把黑色的装饰条带拿开,代之以围巾。从在著名的欧洲温泉区盛行,“统治”了古老欧洲的夏天时起,巴拿马草帽创造了辉煌的历史:从圣佩莱格里诺(San Pellegrino)到巴登巴登(Baden Baden),从蒙特卡蒂尼(Montecatini)到维希(Vichy)。实事求是地说,这确实是一款极其优雅、舒适的帽子,在全世界有数不清的崇拜者。

如何戴帽子

具有平直的帽檐,在眼睛上方不是压得太低的帽子可以给人开朗、健谈的印象;相反,帽檐向下弯折差不多遮住眼睛,会使人觉得拘谨、神秘。这就是说,在一般情况下帽子的佩戴含有戴帽人的倾向性意识(审美意识或者是象征意识)。不仅是帽檐的弯曲,帽子相对于前额和头部的倾斜度也有助于产生一种预期的外观。因此,总是需要在镜子前面做多种尝试,而决不能随便一戴便草草了事。因为“随便一戴”可能面临出现比“随便”更邋遢的外貌的危险。

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对于毡帽绝对不可以抓它的中心主体部分,而只可以拿它的帽檐。当不戴毡帽时,帽檐应该处于它最初的状态,即向上翻卷,只有在被戴着的时候帽檐才弹回向下。

不管怎样,戴帽子的动作要轻,先让帽子的前边下落到前额的中部,然后使后部下落稳妥,同时调整到预期的斜度。这斜度要与戴帽子人的个性协调,至少要与他当时想表现的形象一致。

与帽子搭配的事项

总的说来,帽子的样式和颜色应该与整体的服饰协调。在前面对每一种传统样式的描述中,已经讲到了帽子与比较正式服装的配色和样式协调的问题。帽子颜色应该与大衣或轻型大衣协调,在这种意义上,可以采用的颜色或者可以搭配的颜色是:与蓝色轻型大衣搭配合,帽子可以是绿色或灰色(尤其是在大衣下穿着灰衣服时)的;与灰色大衣搭配时,帽子可以是蓝色、灰色或黑色(尤其是穿黑色皮鞋时)的。

如果不穿大衣,帽子的颜色应该与衣服的颜色或皮鞋的颜色协调。斑鸠色的的帽子是“多面手”,能很好地配合多层次的颜色,棕色(或者驼色)、绿色和灰色。

戴帽子的人一般都知道,戴帽子需要最起码的“礼节”,即使是在像我们今天这样趋向于取消所有俗套的时代。譬如,当进入大厦公共场合或私人场合时,都应该脱帽。过去,存在不戴帽子绝不出门的绅士的时代,他们进入任何一座房子时都要脱帽。如果不这样做,立刻会被认定不是真正的绅士,而是一个粗俗的模仿者。在路上遇到一位认识的女士,“杰出”的男士触动自己的帽檐,表示认出来了并致以问候,或者轻轻地把帽子从头上抬起。这种行为在今天偶尔还会观察到,但是越来越罕见。

帽子的照料和维护

帽子和手套一样,应该总是完美无瑕的。如果对帽子缺乏起码的爱护和照料,尤其是毡帽,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呈现出应该被丢弃的外貌。实际上,由于动物毛轧制的结构,毛毡容易集聚灰尘,因此,毡帽至少应该经常刷一刷。对于丝制大礼帽则应该用一块丝绒布除去灰尘。

如果想对自己的毡帽彻底清洁一下,需要很小心地处理,利用蒸汽并轻柔地刷净。

当帽子被雨水打湿时,待它完全干燥后,才能在“第二时刻”用毛刷刷。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能把帽子放在接近热源的地方干燥,因为它可能缩小。如果毛毡全部或部分失去了“形状”,利用蒸汽可以为它塑形:热蒸汽以出人意料的效果使毛毡面目焕然一新;整理结构和毡毛的方向,使乍一看无法恢复的毡帽重新成形。做法如下:让毛毡帽吸收一些蒸汽,然后用手指仔细地为其塑形;用这种方法消除隆起和伤痕,帽檐也恢复了它原来的方向。软毡帽帽檐边总是向上的。毡帽应该保存在圆形的盒子里,帽檐折叠在它原来的位置上。

应该避免的错误

  • 戴毡帽穿运动型上衣。
  • 戴一顶博萨里诺在乡间旅行。
  • 戴一顶贝雷托帽(berretto)穿驼毛切斯特菲尔德大衣。
  • 戴一顶灰色或黑色毡帽,穿军用风衣。

应该避免的丑陋现象

  • 具有皮制长遮阳(帽舌)的帽子。
  • 具有红色绒球(pompon)的帽子。
  • 麦秸编制的头盔。
  • 黑色得克萨斯帽(texano)。
  • 具有绶带和雉毛的博萨里诺帽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