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使用手册(2)拆开女人看一看

女人使用手册 第一章

拆开女人看一看

女人是什么?定义可谓五花八门,千奇百怪,莫衷一是:女人是水做的,一代文学巨匠曹雪芹说;女人如花,梅艳芳的歌里如是唱道;女人是一本教科书,是一所学校,成功男人如是说;女人如衣服,有自大狂妄的男人不屑道;女人是毒品,深受其伤的男人这样哀叹;女人如歌,女人是春风,女人……女人到底是什么?奉劝女人使用者——男人还是亲自动手拆开女人看一看。不过,各位大可不必动用什么改锥、罗丝刀、扳手之类的低级工具,全方位的拆装还是用用IQ、EO最为便捷,且省时省力得多。

女人的产品性质

想要仔细阅读女人使用说明,必需首先明白这样一个概念——女人的产品性质是什么?这个由男人的肋骨而在一天之内诞生的生灵,却让男人为之思索了万多年的——女人,她,到底是什么?

——你不要以为女人是脆弱的,她们的微笑和眼泪足以征服整个世界!古今中外名人都试着来评价过女人,最近在一本杂志上看过一段这样的评价,在笑得前仰后合中,却也带了些小小的思考……

  • 荀子: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女人。
  • 苏轼:古之女性,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 陈涉:男人安知女人之志哉!
  • 郑板桥:男的糊涂。(含义是女的聪明)
  • 韦小宝:我对这个女人的佩服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 顾城:黑夜给了女人一双黑色的眼睛,女人注定要用它来征服男人。
  • 张宇:我承认都是男人惹的祸。
  • 雪莱: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含义是女人很快又可以穿裙子了。)
  • 恺撒:我来了,我看了,我被克娄巴特拉(埃及艳后)征服了!
  • 拿破仑:不想征服男人的女人,不是好女人!
  • 巴尔扎克:一个能思想的女人,才真是一个力量无边的人。
  • 屠格涅夫:先相信女人,然后别人才会相信你。
  • 伏尔泰:我不喜欢被征服,但我誓死捍卫女人征服男人的权利!

其实,人们对女人的了解,特别是具有权威性的解释,许多来自中外名家的著述和评论。中国古代圣贤孔孟对女子的封建论道,可谓当今世界最早为女子标定的最完整的律条之一,它的核心是男尊女卑。他们把女子与小人等同起来:才女无德,丑妻为宝,夫妻关系就是主仆关系,女人的美德是顺从,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从一而终”的女人,才是值得歌颂的贞节烈女。梁实秋在《女人》一文中说:“女人善变,多少总有些哈姆雷特式,拿不定主意:问题大者如离婚结婚,问题小者如换衣换鞋,都往往在心中经过一读二读三读,决议之后再复议,复议之后再否决,女人决定一件事之后,还能随时做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做出那与决定完全相反的事,使人无法追随。因为变得急速,所以容易给人以‘脆弱’的印象。但这脆弱,并不永远使女人吃亏。越是柔韧的东西越不易摧折。女人不仅在决断上善变,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别针位置也常变,午前在领扣上,午后就移到了头发上。三张沙发,能摆出若干阵势;几根头发,能梳出无数花头。讲到服装,其变化之多,常达到荒谬的程度。外国女人的帽子,可以是一根鸡毛,可以是半只铁锅,或是一个畚箕。中国女人的袍子,变化也就够多,领子高的时候可以使她像一只长颈鹿,袖子短的时候恨不得使两腋生风,至于钮扣盘花,滚边镶绣,则更加是变幻莫测。‘上帝给她一张脸,她能另造一张出来。’‘女人是水做的’,是活水,不是止水。”

然而,国外的大多数先哲,名家却不然,好像他们天生就对女人仇视,在他们的作品和言论中,偏见和诅咒是从不可缺的佐料。就连在古希腊大哲学家鼓吹的理想国里,尽管男人和女人可以从事同样的工作,学习同样的技艺,妇女甚至要同男人一样去效命疆场,但他们认为这并不意味着男女的价值是相等的,因为男子“在各方面都超过妇女”。柏拉图在《国家》一书中又重复了这一观点:“男人和女人的天赋是一样的,男人所追求的也是女人所追求的,但是总的来说,女人劣于男人。”而对女性有着非同一般感受的尼采认为;妇女一旦驱除了“怕男人”的习惯,希望获得自由,她就丧失了自己“最富有女性的本能”。这套理论的概括就是尼采的那句名言,“是去找女人吗?别忘了带上你的鞭子。”

名家毕竟是名家,每一条诠注都让现代人如此侧目。女人的性质分析报告看来要费些周折,却也给了我们不少启示。暂且不下什么定论,当大家看完此书,想必心中定有了自己的答案。

公平而论,不管女人的性质如何,男人总是离不开女人的,女人也离不开男人。男人和女人是一对矛盾的综合体,并非是主客与主从关系。男人从女人那儿得到的不汉仅是实际的服侍,而是母亲般的哺育。男人需要的不仅是女人的服从,而且是她们的感情。所有男人与女人交往的目的,“想得到的不是被迫的奴隶,而是心甘情愿的奴隶,不是单纯的奴隶,而是他的心腹。”(密尔《论妇女的从属地位》)。然而,女人总想过女人的生活,人总想过男人的生活,彼此都想把对方拉到相反的方向去,结果是南辕北辙,男人不断地批评女人,女人也不断地指责男人。于是,对女人的解释,也就成了男人一生所欲解开而终末解开的谜。

弱者不弱

“女人,你的名字叫脆弱!”莎士比亚曾经这么说。女人在男人的眼里,的确是个弱者,是个极需男人来保护的动物,男人也常常以能够保护女人为荣,如果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便常被人视为无能。这给大多数的男人造成了一个经久不灭的印象,女人就是男人的依附,从而使男人们忽略了女人自身的力量。女人的力量通常是属于阴柔类的,他们善于借力,懂得把握温柔的女子大多能够获得成功。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她们可以顺应自己的需要做出各种各样的形态,而且个个风情万种,变化多端。“上帝给了女人一张脸,她可以另外造出一张来”,所谓百炼钢也怕绕指柔,大多数女人深知其中道理,她们的一颦一笑可牵动形势,所以有“回眸一笑百媚生”,有“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能量。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不惜“斯文扫地”。世间女子的笑都很动人,自以为刚猛的男子常常因此掉入温柔的陷阱。因此,女人的“温柔一笑”通常就是那“温柔一刀”。

女人还爱哭,女人的泪腺通常都比男人发达,眼泪也算是女人的致命武器。遇见不平时女人哭,受伤时女人哭,受到惊吓时女人哭,有时候什么也没有时女人也会哭。女人当她们的眼泪是人生的调剂品,她们的眼泪总是收发自如,忽而如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忽而有如“长江之水,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女人们深知眼泪的攻击力,聪明的女人总是用自己的眼泪来攻克男人坚强的堡垒。

此外女人还爱“说”。女人的嘴除了吃饭,接吻,用来说话的时候居多。飞短流长,说东道西是世间女人一个特有的本事,而且不需要培训。大多数女人都懂得利用男人的耳根子软的毛病,她们或撒娇,或温柔的附在男人的耳旁私语密语几下,要求通常能够得到满足,说到动人处,天上的月亮男人也会想办法帮她摘下来。

忽略女人的力量,有时候对男人而言是一种“灾难”,所以有古人云“红颜祸水”,大约算是一种自省。在女人看来,其中自然有诬蔑的成分,不过,从中也可以看见女人的力量之大。比如妲己,比如吕后,比如武则天,比如慈禧,这一个个人物都在曾经左右过历史。

当男人受伤的时候,聪明的女人总是站在男人身后鼓励他,给他重新站起来的勇气和信心,女人的力量在于她可以给男人以力量。女人通常都不要直接面对困难,当困难来临时,男人总是走在女人的前面。让男人去做强者吧!女人们仿佛很无可奈何的说。于是世间的男人都一个个兴高采烈地以强者的姿态去冲锋陷阵。

世间的女人则一个个躲在一旁偷偷地笑,不过男人们大可不必心存不满,孰不知,世上没有白吃的晚餐,强者的头衔自然没有那么好戴的。可是谁是弱者呢?恐怕男人们已经胸难成竹了。

跟着感觉走

有人说,女人是情感筑就的生命,感性思维丰富,理性思维欠缺,这话是不假。

有这样一个笑话,是男士们一直津津乐道的:晚宴上,火箭专家向大家透露:“最近,我们要把几只老鼠送到火星上去。”话音未落,一个美女插嘴说:“这样灭鼠,成本太高啦!”

女人凭直觉办事,觉得事情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调查研究,不进行理性思考。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没有发言权,女人照样发言。她们自我感觉良好,根本不把别人的意见当回事,漂亮女人尤其如此。因为女人觉得,跟着感觉走爽极了。

跟着感觉走是女人的一大乐趣,是女人的办事方式,更是女人的特点。

有一次,一位女记者和几位男士一起出差。旅途无聊,就打牌。女记者不太会打,他们就让一个最会打的人做女记者的“对家”。结果女记者一点儿不快乐,从头到尾都不断地受到这位“对家”的批评,一会儿说女记者没算好牌,一会儿说女记者拱错了猪,弄得女记者莫名其妙。

后来,“对家”生气了,女记者也生气了。女记者说这还叫娱乐吗?整个一个受训嘛!“对家”却说,你们女人做事怎么这么糊里糊涂的?女记者再次强调了女人做事就是凭感觉的,成天算计是男人的天性。“对家”顿时无话。

的确,女人打牌很不愿意前思后想,算计来算计去,总是凭感觉出牌。输了莫名其妙,赢了也莫名其妙。但这并不影响她们从中得到乐趣。后来,重新分给女记者一个脾气最好、却不太会算计的男人做“对家”。结果俩人心平气和,竟把那两位工于心计的家伙给打败了。每次打完一局,三个男人就吵成一团,互相分析如果哪张牌换一种出法会怎么样。女记者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只好独自喝茶,但这并不妨碍女记者时常地赢。所以说,女人凭感觉不一定就要做错事,有时,甚至女人凭感觉所作出的决定,常常是非常英明的。

不过,这也要因人而异。有的女人感觉十次,能对一次也是万幸,而有的女人却福运连天,左感是对,右感还是对,不禁让人对她挑起大拇指。不过,女人的感觉灵敏,还是有一定的科学依据的。因为据科学家分析,女人那个专事逻辑思维的脑不及男人发达,天生地缺乏理性。但在语言能力上和感知能力上却很强,感知力成为女人跟着感觉走的坚强后盾。

女人的直觉运用在生活中,往往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有一个女人,有一回家里的热水器突然坏了,怎么也打不燃火。她丈夫说有空了送出去修,可她却觉得没有大问题,就踩上凳子,用螺丝刀把热水器的外壳打开。一看,原来是个蟑螂爬到点火孔里堵住了出口。她用夹子夹出已经烧黑了的蟑螂,热水器就恢复了正常。小保姆在一旁不解地问,你怎么知道是那儿的问题?她说我也不知道,凭感觉呗。

可在平日的生活里,“凭感觉”是个贬义词,常常连中性都不是。比如当你做错了一件事,人们指责你时就会说:你简直是凭感觉!意思就是你怎么一点儿都不动脑子,盲目从事!可见,凭感觉做对的是碰的,做错的是正常的,女人们要善用自己的感觉才对。

还有一点是不能不提的,在与人的交往上,女人的直觉就更明显了,或更起作用了。一群人聚在一起时,往往是女人最先感觉到其中的微妙,然后拿出自己应有的态度;家里来了新客人,往往是作妻子的告诉丈夫,这个人你最好少交,不怎么样。或者说这个人挺好,是个朋友。丈夫总是将信将疑。但从以后的情况看,妻子的话往往百分之九十九是说对了的。所以,男人对女人的感觉应该本着不能不信,却不能全信的态度,千万不能盲从,更不能一脸的不屑,因为那样做的后果将是非常严重的。

你总是心太软

每一个人都知道,女人的心要比男人的软。

女人在爱抚幼小,同情弱者方面表现突出;并且她还经不起别人哀求,见不得悲惨场面等等。因此,女性的含情脉脉和男人的冷酷无情,似乎成了现代社会男女形象的剧烈的反差。

女人易动情、心肠软,是由于她们比男人更容易产生“移情作用”。

所谓“移情”,意指一个人感受到他人正感受着的情绪。即一个人将自己置身于他人的情绪空间之中。

研究表明,女性是很容易产生“移情”作用的。甚至在新生儿的研究中也发现,女婴在听到其他婴儿哭声的录音时,也以嚎陶大哭来予以应和。在感情移入上表现出的性别差异是明显的,尤其是少女们,在这方面的得分通常都很高。

心理学家马丁霍夫曼认为,女性容易产生“移情”作用,可能与她们喜好体验损害他人的负疚心理、设身处地考虑他人的境遇有关。

譬如,一只猫因偷吃鱼而被打折了一条腿。在男人看来,这只猫完全是咎由自取,根本不值得同情。而女人则对这一点视而不见,她只是觉得把猫的腿都打断了,太狠心了!这只猫太可怜了……

一般地说,女性比男性情感细腻,也比男性更乐于流露感情,因而显得“心肠软”。

男性在表达情感的空间较女性小,这也是受传统文化的影响。譬如,小男孩一哭,便会有人对他说:“勇敢点儿,还是男子汉大丈夫呢!”

情绪化的行为在男子汉身上从来不被社会所接受。传统看法认为情绪与思想无关,情绪化的行为是不正常的表现,是一种弱者的和孩子气的表现,是作为各种社会活动的主导的男子应当压抑和避免的。男子汉的形象只能是,“硬汉”。

比起男性来,由于女性一向被视为弱者,情绪化的行为在她们身上能为社会所容忍。

这种差异使男女在遇到难题时的反应也不同——女性偏重于寻求或给予感情上的支持,如给予同情等;而男性则偏重于采取行动、着手解决问题。

这也是夫妻间常常是妻子更爱向对方谈自己问题的原因。即使妻子有一天突然不肯对丈夫透露自己的不安情绪,那只是因为她不想用自己的苦恼去麻烦对方,或是担心从丈夫身上得不到自己所期望的情感上的支持。丈夫不对妻子谈自己的问题,则是由于他认为妻子知道以后也不会对他有任何实际上的帮助。

总而言之,由于“移情”和负疚感是目前人们所知道的重要的新社会情感,而对于新社会行为,女性比男性具有更高的感情发展基础。“心肠软”是人类最美好的感情精品之一,它使人们自觉地产生利他行为。女性是尤其能表现出这种自觉的同情心的。我们无法想象,如果世界上没有了“心肠软”的女人,它会成为什么样子。

女人天生就爱美

女人天生就爱美,为了美,女人才会竭尽所能去折腾。大家可以看看,商场里有一半以上的东西是卖给女人用的,化妆品,女人用的最多;衣服,女人穿的最多;鞋子,仍然是女人穿的最多。美容院里的美容项目,大多数是女人去做的,花了不菲的金钱后也不知道效果到底怎样。

也正因为女人爱美,常常会走入极端,甚至美丽看成高于一切的东西。男人倘若不了解这种心理,就不免吃大亏。

英国伊丽莎白一世有个宠臣叫罗伯特,在女王面前是个大红人,有一天早上十点钟,正当女王梳洗打扮之时,罗伯特未经通报便走进女王的居室,刚刚起床的女王与平时判若两人,头发灰白,两颊没有胭脂,除了君主的威严外,几乎毫无动人之处。女王不动声色地将手伸过去,让罗伯特吻,吩咐他到外边稍候等待接见,罗伯特得意洋洋,以为女王对他百依百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等来的却是一道立即监禁的御旨。原来,当罗伯特退走之后,女王从侍从手中接过一面镜子,看到了自己衰老的容貌,不由得又气又恼,便把这股火发到罗伯特身上。不久,苏格兰发生叛乱,女王迁怒于罗伯特,将他判处死刑。

闻名中外的唐代杨贵妃也在美容方面有癖好。据《开元天宝遗事》记载,杨贵妃有两个“雅癖”。其一是凌晨游后苑观花,口吸花露,其二是平日含玉咽津。花露中的花粉中含有多种维生素,有促进细胞增殖作用,因而可以抗衰老。玉有“润心肺,助声喉,滋毛发”的作用,含玉咽津又是一种口腔运动,由此可以促进脸部肌肉运动和血液循环,有助于消除皱纹,保持光泽,这与国外流行的嚼口香糖美容有异曲同工之妙。杨贵妃虽然天生丽质,但她驻颜有术,深得唐玄宗的欢心,不能不说要归功于她的这两个“雅癖”。

爱美以至于成为“雅癖”,往往会使女性做出许多有违常理的事情来。女人一般都会被小小的虫子吓得不敢迈步,轻者大呼小叫,重者甚至会昏厥过去。但一想到能变美,这份恐惧心立刻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爱德华时代,英国女子为保持苗条体形,酷爱吞食线虫。线虫是一种寄生虫,能把人所吃下的大部分食物消化掉,因而人不会发胖,但身体却会受到严重损害。伊丽莎白一世统治时期,英国出现了许多朱唇美女,但她们的红嘴并不是天生的,而是把一甲虫捣烂,将其浆液涂在唇上所造成的效果。

女人大多爱干净,但爱美成性的女人却不惜将动物的粪便弄到身上。古代威尼斯女郎为了使头发漂亮,四处寻觅狮子尿往头上洒,然后到阳光下晒。尿中的酸性物质有漂白作用,因而可以使金黄色的头发变得更加动人。古阿拉伯美女则用骆驼尿洗头发,骆驼尿有一股很难闻的臊味,但为了头发闪亮也顾不得这些了。埃及艳后克莉奥佩特拉也有一个古怪的美容习惯,用鳄鱼粪加驴奶调制成糊状擦在面部,想来味道也不会好闻,这种方法却能保持皮肤滑嫩洁白,因而她很乐于坚持,而且秘不示人。

现代人要比古代人懂科学,以上这些有害的美容方法已经被抛弃了,但明知有害而为之的毛病却一犯再犯,属于全球四大新病症之一惧胖症就是美容癖的故态萌发。惧胖的主要表现是节食成癖,患者大多为

少女。为了追求苗条的体形,她们不像古代人那样吃线虫,而是直接把住嘴巴这一关,能少吃就少吃,能不吃就不吃,到了非吃不可的时候,也拣那些含脂较少、热量低的东西。在惧胖患者中盛行一种呕吐法。有些人忍受不了大鱼大肉的诱惑,但又害怕发胖,便在大吃一顿之后,立即跑洗手间催吐,把吃过的东西全部吐出来。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而导致全身功能减退的女人数不胜数,每年,全世界都会发生多起节食者身亡的实例。

为了美丽,美国俄亥俄州有个二十五岁的女孩,为了改变自己的容貌。先后动了一百次手术。在她动过第101次手术后,不幸死于手术并发症。曾经荣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某电影女明星,几乎全身上下都动过美容手术,总共花费上百万美元巨资,仅乳房整形术就动过了三次。

看看上面女人的所作所为,就知道女人的某些本质。不要妄想去改变本质的东西,只要没有到达疯狂的地步,男人尽可以睁一眼闭一眼。女人爱美,所以就不停的折腾好让自己永远是美丽的。因为她们坚信这样一句话: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我折腾,我美丽”已渐渐成为女人的口号。既然女人乐此不疲,就让她们折腾好了,因为,女人为了美丽是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男人还是少撞枪口为妙。

我哭故我在

“眼泪是女人最厉害的武器”。女人是感性的,女人是爱哭的。高兴时哭,悲伤时更要哭;激动时哭,气愤时更哭得难以控制。据说曾经有好事者做过计算,说女人平均一生中所要流出的眼泪的重量超过自己的体重。

女人哭起来是会让旁观者心疼的,在女人哭的时候一般情况下,作为男人总是手足无措的。女人的眼泪可以化解矛盾,女人的眼泪可以消融分歧,女人的眼泪可以使胜负的天平向自己倾斜,女人的眼泪可以博得同情和舆论的支持。而且据最新资料显示,哭,对女人来说,也是非常愉快的。哇哇地哭过之后,心情特别痛快。而且,哭也正被越来越多的女人认定是理所应当,有益健康的。正如一个以哭见长的长发美女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哭,故我在。我在,故我哭。哭怎么啦,我只是排泄我身体内多余的水分而已。”

可见,哭这一行为背后潜伏着一种近似于快乐的内涵。这一点,男性肯定是看得不够透彻。而且,男人们往往愿意把自己看作是施害者,女人一哭,就担心自己是否做了什么坏事,一个劲儿地想去安慰。这恐怕多多少少与男性那种自命不凡的心理有关,他们骄傲自大地认为自己是强者,女性是弱者,需要自己来给予保护,这就导致了他们把女性的眼泪都看成是悲伤的、可怜的表现。

其实,许多时候,女人的眼泪中,好像隐藏着一种与悲伤没有多大关系的、仅仅是生理性的东西。实际生活中会遇到这样的女人,动不动就哭,越劝她越哭得厉害。这种类型的女人,可能就是在以哭为娱乐吧!

既然女人认为哭是天性,抛开心理需要的哭,只谈一方面——打动男人的哭,不免要以自己的经验,来介绍几种哭的方式,这样的哭肯定对男人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年轻的姑娘以大抽大噎,泣不成声的哭法为宜,但如果已做了妻子,就应以手稍稍遮脸,或者略微背过脸去,只露秀发,不妨径直把嘴咧成一字形,声泪俱下地哭,这样反倒会有魅力。若是老太太,即使拧着鼻子,一边团弄沾满鼻涕的皱纸,一边大声地哭,也不会有失体统的。

总而言之,女性依其年龄的不同,在哭的姿势上多少有些差异,但无论何种姿势,都能各成体统,而且很有感染力。然而,男性可就很难说有什么好的哭姿了,即便有的话,也当以欲哭强忍时的表情为最佳,若是当真落起泪来,恐怕就不不成体统了。就算是男人,也有想哭的时候,然而却不让落泪,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看来,眼泪是只有女人才能使用的武器。

诚然,上帝也做得不错,在赐给女人眼泪这一柔和武器的同时,也相应地把臂力或怒吼这类粗野的武器交给了男人。

究竟谁的武器好?人们可能各有所好。如果单纯从强度考虑,怒吼和臂力似乎要占上风。但是,强尽管强,却像核武器一样,很少能用到。在大量小规模的、短暂的争斗中,它似乎很难派上用场。但眼泪就不同了,随时随地都可以使用。无论是撒刁、献媚等,这些全都是女性的专利与武器。男子汉拿来一用,可就不是可爱而是可笑了。

南北女人大比拼

中国的南北地理差异决定了南北女人的特性。南方女人温婉,北方女人爽直。把两种女人放在一起做个比较,不禁让人大跌眼镜。

南方女人和北方女人是同事。同一单位同一办公室。两张办公桌,一南,一北。北方女人说南方女人怕冷,自己先要了朝北的桌子。南方女人的办公桌上四季盛开着鲜花。百合或是雏菊,有时候是香雪兰。

每天阳光总是第一个照到南方女人的身上。北方女人说,笼罩在金色阳光里的南方女人最美了。

北方女人的办公桌上文件、杂志成堆。杯子里的开水记不得是昨天还前天倒的。北方女人从外面采访回来,渴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端上就喝。

后来,南方女人只要到办公室,就会先给北方女人泡上一杯茶放在她的办公桌上。

南北方女人各据南北方。偶尔从忙碌间隙抬首相视一笑。各自办公桌前的电话此起彼伏。

北方女人那端似骄阳如烈火,时常能听到北方女人冲着电话大声嚷:“这事周六不落实,看我抽你。”

南方女人那端似涓涓细流:“好呀,你看……怎么样?”

北方女人直率、尖锐,忍无可忍时,冲谁都骂娘,管他老总还小记。

南方女人款款细语,却句句绵里藏针,没有人敢小觑。

这一南一北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女人成了单位的一道风景。以致老总经常感慨地说: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看这单位里有南方女人,有北方女人,才有意思。

第一眼看到南方女人,北方女人就喜欢上这个说话温柔,娇巧的女人。南方女人也非常喜欢北方女人的开朗直率热忱。两人遂惺惺相惜成为好友。

跟南方女人在一起,久了,北方女人开始每周买鲜花回家,学会了给老公做地道的水煮鱼,给家里的餐桌铺上桌布,舍得花钱给自己买漂亮性感的内衣。家里常备着用鸡架或龙骨熬的高汤,煮面条或烧汤时加上。果然比用白水煮出来鲜美。也像南方女人一样每周用木瓜、银耳等煲汤。“女人最适合煲汤滋养了。”南方女人说。

南方女人变得越来越开朗。开会争论到高潮时,也骂人:“他姐姐的!”轻柔的声音像唱歌,让大伙儿笑得差点儿直不起腰。南方女人和北方女人都从对方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但骨子里,南方女人依旧安静淡恬,柔美可人。男人一视之下,那白皙的肤色,玲珑的身姿,柔婉的话语,那些人世间生活的审美愉悦是一下子就可以感觉到的。她们更多的了一种家园与秩序,是和平之域的使者,是歌舞升平岁月的象征。她们让人记起安宁和谐,她们更像一个吟诵着生活甜美韵律、口中衔橄榄枝的白色鸽子。你看到这样的女人,心开始变得安静,没有骚乱,没有焦灼,内心渐渐平复,沉霭如水。这些安安静静随时守分的女人,更让人到悠然自若、爽心悦目。她们在淡泊中体现的柔情,在矜持中显示的神秘,会让男人在温和的抚爱中渐渐沉沉睡去……她们清高冷傲,也慵懒绻缱,她们的确在熄灭某种热忱与激情。她们也有恹恹不快的时候,但她们分寸适当,在她们身上,那种野性的如烈焰般激动人心又摧毁人心的壮阔不已的情怀已是很少见到。她们更多的是被文明文化的礼仪风范所规定的秩序中人。

而北方女人虽然学会了煲汤滋养,但血性一点没改,她奔放、热情、粗砺、爽朗,虽然这种性格在最开始时并不是豁然呈现的,她们必须在你走进这灵魂以后,才会逐渐了解与发现。这是一颗什么样的灵魂!这灵魂中充满了暴风骤雨,并且充满大的热情和渴望。只有一种单一表面审美视线观照的人,会在这样的女人面前感到失望;然而,你进入了这灵魂,你将会为之久久吸引……

北方贫瘠的土地和苦寂的岁月,孕育了她们分外的多情与热烈,那在匮乏之中升腾起的渴望、感觉以及想象力,已穿越地表而入深奥。这女人在和平的日子里,她不属于秩序与规范,她的骚动不安也惹人心烦;但是,在你——在男人——濒临困境险厄艰辛的日子,这女人则身上迸射出无私的牺牲、崇高的爱等等炙人的火花。

北方女人是男人在穷途末路中帮男人打江山的女人。

她们仿佛是专为承担噩运而来。在秩序中她们难以安生,而在动荡的日子则激扬焕发出她们憎爱分明的感情。她爱则爱切,热辣辣不顾一切地去爱;恨则恨深,恨不能将一切撕成碎片。她需要极端,她不要中庸。她需要靠在一个男人肩头息歇,是因为这个男人比她更有力量,让她放心;或者,她径直走来,自己去扶助受伤者,她自己品咂在仁慈宽宥的抚爱中如圣母般的情感。

南方女人没有北方女人的刚毅,因为春水荡漾的江南,只能走出柔弱的粉色女人,江南湿漉漉的空气润泽了南方女人的皮肤,也润泽了她们的心。南方如水如雨如梦如诗如画。

踩着碎石款款细步的南方女人,风,吹不皱她们的皮肤;雨,打不残她们的青春。她们曲雅俊美,对人世也总温和一笑。

南方女人在婚姻爱情上要的是安稳平和,选择慎重,婚姻之于她们显得格外重要。她们也做浪漫的梦,但行为上则格外恪守妇道。而且,无论文化怎样使她们走向现代与时尚,而她们本能地更恐惧前途莫测内心渴望一种稳定结构的婚姻。她们并非一定要把婚姻看作神圣,只是她们实在不愿意担了风险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闯荡奔波。她们不愿作这种说来颇现代实则自己很受难的冒险。

南方女人并不清闲,但她们依旧在忙碌匆匆中留给人的印象是一份轻悠,她们把具体的生活内容调理得完美精致,她们勤勉孜孜有条不紊地做事,消受此岸的甜蜜和幸福。就这样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她们在平和安详的日子里生活久了,想不起要破坏和摧毁什么然后再建设开拓什么。

而北方女人总是风风火火,她们勇于开拓却又敢于破坏。她们虽然也渴望一种牢固有力的婚姻及秩序,但当她们与既定的生活秩序和常态的现实发生冲突决裂时,她们也会坦然的面对一种既定事实,而没有眼泪和哀告的刚烈确使男人最后真正的心寒,那么,解体就解体吧。她们把幸福拱手出让,她们秉赋了强烈的现代意识,北方女人就这样成了现代主义者。她们不是唱着生活的小调,而更多的在吟咏生存中意味深长的歌。

北方女人于是流浪和叛逆,这些充满叛逆的北方女人,往往让男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不爱,你怎能忽略和遗忘那轰轰烈烈让人燃烧不已的永恒情感?可你又恨,恨这内心无法安宁的女人在把世纪的最佳风景带给你以后又同时把残破废墟的另一景观向你打开。

想起南方女人,总能感受到那低眉敛目、娇怯柔驯如睡莲般轻盈;提到北方女人,也总见她们好似那甩着短发,匆匆行进路途,包打天下如刺玫般练达。但谁又能真的说清南方女人与北方女人的独特?这两道美丽风景的背后蕴藏了多少风韵与才情,恐怕还得慢慢品味,值得男人用尽所能去深思了。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