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主义者如何面对现代经济危机(1)序

作者:生存沙龙
微信公众号:survivalsalon

 大部分人对于生存主义都很极端,要么认为电影或小说作品中的概念和想法与现实毫无关系,要么笃信世界末世说。

  生存主义者来自各行各业。但究其本质,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信任现代社会具有容灾柔性,相信社会体系是很脆弱的。我们都明白不能等别人来救我们,而应该尽力把自己从所处的危险或桎梏的局面中解救出来。

  而时至改革开放40周年的今天,在伟大国度领导下,各层面都蒸蒸日上。大多数人都并未像我们的祖辈那般经历过经济崩溃和社会崩溃。但就在50年前,这个国度也还经历过人类史上少见的特殊事件,盛世与末世或许只是一线之差,有些危机也许就隐藏在水面之下。

  很多生存主义者想知道如何为它做好准备,以及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你懂的如何用火弓和棍钻木取火确实很棒,但这不会帮助你解决在经济下行期里遇到的任何生活问题。

  这是一个现实主义的课题,我更愿意称它为“现代生存”而不是城市生存,不想让读者认为它只适用于城市。它适用于一般现代生活,除非你住在南极洲的一块冰下,它也特别适用于经济危机后的生活。

生存主义者的类型

  我无意抨击任何生存主义者的准备方式,也不想为每个人挂上各种“X党”的称谓。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所设定的灾害和背景不同,准备的方式也不尽相同。每个生存主义者都应该经常反省自身,诚实面对自己,审视自己准备的不足。既然是一种生活方式,那在长长的岁月里,慢慢磨砺它使之更佳即可。

  有些生存主义者设定的是外敌入侵,有些觉得世界会被丧尸占领毁灭。大多数这类生存主义者通常喜欢尽可能地远离其他人,他们认为距离和信息的隔离,会使他们摆脱混乱下严重的犯罪问题,只要没有犯罪问题,就可以正常生活劳作。但现实是,历史上全球各地都上演过很多次事件,津巴布韦内战期间,数千农民被有组织的犯罪分子袭击并遇害,混乱地区的农民被迫组织起自己的队伍,因为他们意识到他们面对暴力入侵时是多么的脆弱,混乱时期在农村郊区,律法的帮助根本无法到达。

  也有一些生存主义者,花费大量金钱购买装备,刀具和战术器械,但是你会发现他们的家里甚至没有储存一周的用水。而那些昂贵的装备看起来很新很少使用。那些更“户外”的人会在露营时会用一下他们的刀具和武器,而且其中大部分人甚至无法很好地磨利自己的刀具。

  有些人会更好地规划储备体系,他们通常收入不错,并花费大量资金储存一切你能想象到的东西,但对这些人来说,购买东西要比实践更重要。他们会拥有金钱和物资,但是他们的家人并不知道他在干嘛,这更像是他们生活中的收集爱好。却完全缺乏合适的计划训练与家庭意识。

  有些人则专注于射击和军事战术。他们会花费大量的弹药并且长于射击,或擅长搏击体术,但当他们离开运动场时,情景意识却并不高,这些技能更像是一项运动。他们储存的食物很少,实用技能也很少,他们嘲笑金融财务备灾的想法,因为他们每年赚的钱够日常花销,所以也不存钱或投资,只是假设他们会一直有工作不会失业(错误的假设),也认为他们的工资将保有和现在相同的购买力(再次错误)。

  还有一些患有“原始小屋综合征”的生存主义者。它主要研究19世纪的技能,锻造,诱捕,木工,打造简单机械,动物饲养。这些生存主义者认为,人们会回到工业革命前。虽然知道如何做一些农活,木工和一般修理是很有用的技能,但从技术保存和技术储备的角度来看,整个社会并不会回到过去。如果认为某些古技能是SHTF之后赚钱的好方法,这肯定会让你失望的。在SHTF之后,制作木桶小车或陷阱不会让你发财,你需要用现代化的眼光来研究调查经济崩溃后的市场到底需要什么。

  最后有一小部分生存者,把生存主义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为自己争取权利,拥有装备,最重要的是,他们有思想和培训。这些都是爱好自由,独立思考的人:医生,警察,企业主,律师,教师和学生和各种职业人士。他们知道他们需要各种技能在各种可能的情况下生存下来,他们也明白必要的商品和服务能很大的提高他们的效率和生存概率,他们通常拥有自卫的武力并接受使用培训,也有几份不同的应急计划和储备生活品,并建立财务容灾储蓄和分散的投资。

  在我看来,这是最明智,最理智的方法。他们没有等待某些影响全球打破现代社会结构的事件的发生,而是在准备时继续他们的生活。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很好,但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比99%的人做好了更多的准备。

经济崩溃后的社会状态例举——阿根廷2001年

  2001年12月,阿根廷的经济态势走到了不归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尽管没有看到阿根廷政府愿意偿还的迹象,却一直向阿根廷借钱并推迟其还款时间表,尝试着保持美元对比索的“可兑换性”及汇率。但很明显,阿根廷当局无意偿还所欠的数十亿美元。

  阿根廷当局把累积的外债被转移至阿根廷人民身上之后,局势在全国各地发生了一系列的暴L抗议和全面混乱。在2001年12月20日B动期间,有超过三十人遇害。阿根廷当局宣布军事戒严,银行账户被冻结并且经济活动完全停止。

  同一天,费尔南多德拉鲁阿总统辞职。后来的一周内出现了四位总统并相继辞职,他们似乎都无法控制局势。 2002年1月2日,Eduardo Duhalde被国会任命为总统。

  阿根廷被称为南美粮仓,是一个食品生产国,但居然每天都有孩子饿死,因为他们的父母负担不起食物的价格。失业率超过25%,而通货膨胀也使他们的货币按小时减少价值。

  利用官方渠道,一些人会在银行或机构以官方汇率购买大量美元,然后在街上以民间汇率出售以赚取利润。比索兑美元的官方汇率和民间汇率,就像天堑一样横在普通民众面前。曾经阿根廷比索以1:1的比率与美元挂钩,在当局宣布贬值不久之后,比索兑美元达到3:1的汇率。而在街上,民间汇率相差更大,通常是4:1。

  那段时间的阿根廷治安非常混乱。虽然在首都区及其他省会首府城市的中心地区,情况有所控制,但无政府状态在农郊和更远的地方持续了一个多月。

  到今天,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很多地区都还是危险区,这在当地是常识。警察尽其所能保持安全的幻觉,可有时甚至连这样的幻觉也没有,有很多地方甚至连警察都不敢进入,除非他们有装甲车辆作后盾并以数百人同时进入。

  无论你问阿根廷的哪个阶层的民众,在2002年的大部分时间内,他们的生活都很疯狂。秩序首先在首都城市和市区恢复,然后才扩散到相对富裕的周围郊区,最后才是农村远郊地区。

  2002年1月,当阿根廷的银行们首次关门时,情况变得很糟糕。商店不接受刷卡,而现金很难取出。

  在经济崩溃的第一阶段,银行,自动提款机和信用卡不能正常运转时,现金肯定王。

  随着银行账户被冻结,臭名昭着的“corralito法”被用来设法阻止银行挤兑。规定每个人每周只能限额提款250比索(当时等值400元人民币左右每周取现额度)。在当地找一台可取出钱的ATM机就相当于外出打猎,得花好几个小时找一台有现金的ATM机,很多时候都会空手而归。

  而在当时,能尝试去取现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对25%的失业率和75%的贫困人口而言,连每周250比索都是奢侈品。以1:4的汇率兑换250比索价值62.5美元,在一个可乐卖1.50美元和麦当劳卖4美元的国家,这只能很勉强糊口。当时工人的平均收入是每月250美元(合现在人民币1750元月薪)。而在危机爆发前一年,平均为每月841美元(合人民币5800元月薪)。仅仅几个月,阿根廷工人的薪酬就从拉美地区最好变成最差。

  当银行重新开放时,他们不得不执行一些安全措施,树立起排队路障和大量额外的安保人员。那些被强制换汇关闭美元账户的储户每天都会出现,并用盆,管子和锤子击打银行外墙,“把我们的钱还给我们,你们这群小偷!”。由于有钱的ATM变得极其罕见,所以当银行重新开放时,每周到银行排队提取250比索的人群相当巨大。

  与此同时,精英们将带着装满钱的手提箱离开这个国家。他们在政府内部和银行内部有联系,所以他们有这种“特权”。“大鱼”在他们的账户被冻结前就换好了现金并离开阿根廷,他们有内幕消息,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一些精英被隐藏的摄像机所拍摄到,表情非常沮丧,带着几件行李坐着他们的私人飞机离开,这些行李大到可以装下一个人,里面塞满美元。他们肯定有一些财政避税天堂可以去。

  有些家庭幸运得逃脱了“corralito法案”。

  “对不起,我们现在没有这么多现金。你明天再来看看吧?”银行的柜员说。

  “等一下,”一个身为财务的母亲客户质问柜员:“你告诉我你们全银行没有1000美元?!”

  显然这家银行没有或不想把它取出给这个客户。这个母亲立即动身去市中心这家银行的总行,并在当天取出了她账户里所有的钱。

Tips:当某些情况下,你对取现有疑问的时候,别犹豫,尝试一下取现,马上就能知道情况是真的有很糟了嘛。到银行里,告诉他们你想提取账户里所有的现金,看看他们的反应,如果银行柜员说“好”,并告诉你等一会儿,那么你可以想对安心并取一部分。但如果柜员开始搬出各种规定和理由和借口,那说明情况确实很糟,你应该尽快取现并获得尽可能多的现金。

  而在银行重新开门之后,民众“美元账户”里的美元被以官方汇率强制兑汇为阿根廷比索。有了紧急法令,这就是合法的行为,而且无论如何,当时的阿根廷当局也都这样做了。就这样,他们一笔一划地拿走了66%的阿根廷人民辛苦赚来的钱。总的来说,这种情况对每个人都不利。经济冻结,没有工作,你可以做的选择余地不多。

  当时阿根廷的经济行为陷入了寒冬,这仅仅是开始。犯罪,通货膨胀,FB,文化标准和生活方式普遍退化。基础设施的崩溃以及公共教育溃败。

  就道德层面而言,在经济崩溃后只会同样崩溃。会发生更多的赌博,更多的出卖肉体交易,更多的药物滥用和交易,更多的单身妈妈和更多的多父家庭。

  甚至可以看到各种算命,巫毒,和“黑/白魔法”的巨大增长。在一个人们几乎绝望的世界里,对于健康,工作和感情等不确定性问题的“知识付费”市场将会非常好,这太常见了。甚至犯罪分子在他们外出犯罪前都会拜访他们的“巫师”,以求保护他们顺利。

  犯罪毫无疑问是经济崩溃后将要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军事培训和经验将会很有用,但严格说来,还是有许多本质区别。军队是个巨大组织,军队技巧是基于庞大组织合作的设定下,这和你独自一人或只有你和你的家人的自卫技巧是不一样的。军事战术和野外生存确实很有价值。但在经济崩溃的社会环境下,社会知识经验、金融信息和技巧、医疗卫生经验等,绝对比野外生存经验更有用。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