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AY提供服务的日本直男性工作者

同性恋聚集区,酒精混合着荷尔蒙嗅味的「猎艳胜地」,提到新宿二丁目,每个人去过的人都会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

 

新宿二丁目

早在江户时代,新宿就是著名的红灯区,日本从江户时代以来曾一直存在合法的公娼,也就是公开登记营业、纳税并接受政府管理的性工作者。

法律上的纵容一直到1956年日本国会通过了《卖春防止法》,法律上规定卖淫将受到处罚,这个法律一直持续到现在,应该说,日本是一个在法律上明文规定有“卖淫罪”的国家。

但在法律上明确存在“卖淫罪”的日本为什么到处都是“烟花柳巷”呢?

首先,日本的法律上所规定的“卖淫”,是专指买卖性交行为,其他的类似性性行为和性服务,都是合法的,甚至肛交都是合法的。

所以风俗店的广告词也顺势改成「风俗业最后的武器——肛门」等,这些风俗店都是以类似性服务作为招牌宣传经营。

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根本无法去辨别客人和风俗女之间究竟是实际性行为还是类似性行为,因此日本一方面有着明确的《卖春防止法》,一方面成为了嫖娼大国。

《卖春防止法》的出台还是给那些“传统”风俗店致命的打击,所以当时的二丁目,是一座门可罗雀的鬼城,但对于当时还处在「地下」的同性恋酒吧来说,却是「沃土」。人少,地价便宜,同性恋酒吧逐渐往此处聚集,地下色彩浓厚的新宿二丁目男同性恋酒吧区的特征逐渐成形。

就在这片欲望天堂里,导演Itako拍摄了一部纪录片《男孩待售》(boys for sale),记录了生活在新宿二丁目「unrisen」的生活。

 

为GAY提供服务的日本直男性工作者

为GAY提供服务的日本直男性工作者

 

影片采访了10个urisen,他们向男人们出售自己的身体,(客户有很大一部分是60岁以上的老人)这些被称为urisen的男孩们,很多是因为离家出走,或跟家人关系闹僵才走向这条路,也有很多人是因为2011年的福岛灾难,灾难发生后,有大批人涌入东京做性工作。纪录片中两名uirsen男孩就来自灾区。

 

为GAY提供服务的日本直男性工作者

 

为GAY提供服务的日本直男性工作者

 

“对我而言,这项工作正在让男人的梦想成真,”

“我们卖掉了我们的身体,男人们买了我们。”

在日本,传统的gay不能像异性恋一样公开生活,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结婚,生孩子,过着所谓的“传统”生活。因此,他们会去新宿二丁目的酒吧为他们的性欲找条出路。

 

为GAY提供服务的日本直男性工作者

许多人带着极大的羞耻,自我仇恨和其他负面情绪。因此,urisen所做的很大一部分不仅仅是性行为,可能在短短的五分钟内,和客人一起洗澡,被客人抱着,让他们洗背,抚摸他们的头发 – 让顾客觉得everything is ok。这是urisen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

urisen通常会在酒吧接客,当没有顾客上门时,他们会在手机上联系之前的客户,询问是否有上门消费的意向。当客户上门时,他们会站起来供客户“检阅”,如果符合他的口味,就会被客户邀请到餐桌上喝一杯,并支付5美元30分钟的交谈。

 

随即urisen会递给客户一个菜单,菜单上有不同的消费项目,大多数客户会对5M这种典型的性体验感兴趣,当然也有客户喜欢一些更硬核的东西。

 

为GAY提供服务的日本直男性工作者

urisen就住在酒吧的宿舍里,房间最多可容纳8名男孩入住。他们中的许多人不喜欢实际的工作部分,但是喜欢在宿舍生活的感觉,大部分的urisen跟家人的关系都不是很好,所以当他们住在一起时,会觉得这是一份特殊的友情,做性工作都有共同的伤疤,他们在同一个战壕里并肩作战。

 

为GAY提供服务的日本直男性工作者

这部记录片最让人感动的一幕是,导演在采访一位18岁的男孩,他解释说他是一名urisen,因为他的家人经济困难,他想帮忙。在采访中,他的胃正大声咆哮着。

“你还没有吃,是吗?”

“不,我还没有吃过晚饭。”

“午饭吃了什么?”

“不,我没有吃饭,也不吃午饭。”

“你吃早餐了吗?”

“不,我从昨天起就没有吃过。”

导演带他去了一家便宜的家庭餐馆,这位男孩望着菜单说:“我可以吃任何我想吃的东西吗,他们有冰淇淋耶”。

晚饭后,他吃了一个冰淇淋蛋筒,就像天堂里一位五岁的小天使一样吃着。

 

为GAY提供服务的日本直男性工作者

为GAY提供服务的日本直男性工作者

“如果我现在把他带回酒吧,那些老头就会扑上来。”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