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她织一件毛线内衣吧……

男人向来喜欢来些刺激的运动彰显气概,但你不知道的是,针线活这种看似女性专属的淑女活动一旦落在猛男手里——就没姑娘们什么事儿了。

没人会说他娘炮吧
认真的男人帅炸了

当今社会,男人做任何有女性特质的事都会被嘲讽娘炮(比如男人怕晒打伞就是矫情)。是时候去除这些偏见了,没有什么比寒冷的冬天,一双暴露青筋的大手在针线之间游走更美妙的画面了。

一个会织毛衣的男人,不亚于国宝

你以为 Kenneth为奶奶编织“毛线比基尼”,这样的事情只发生在电视上,不,他虔诚的孝心感动着天地,一针一针把美丽的图案注入在热辣的bras上,满满都是对老人家深沉的爱。

世界总是多元而矛盾的,就像美国的摩托党左派人士,各个都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拿着铁棍砍刀与人交谈,把犯罪当消遣,堪称最危险的一群人。

来吧兄弟们,还有几个妹子没有得到我们的围巾

自从虎头帮老大爱上了编织,来交保护费的都可以得到一条手工编织围脖,看到自己管辖区域的每个人都带着帮派围巾,他们的满足感、自豪感油然而生,势必用生命保护和温暖这片儿的人民。

一只手可以斩铁,另一手却织了条毛围脖

刚刚从火场走出来的消防员,常常看着生命流逝,心中的抑郁需要医生治疗才能继续穿梭火线,但最近他们不再需要心理医生了,一项跨越性别的手艺占领了他们的双手——编织。

只有编织才能找到短暂的快乐

对于跑长途的货车司机,没有比为家中的小甜甜织一件漂亮毛衣更欣慰的事了,过去喜欢的图案要纹在身上,现在喜欢的图案就编织在身上。

在编织面前每一个秃头大汉都变成绕指柔

保罗从祖母那学来的编织技术让他欲罢不能,每周末都是他的编织时间,他在楼下的大排档叫一杯啤酒边喝边织。由于小伙做这个实在稀奇,吸引了无数妹子围观,上到八旬奶奶,下到八岁少女,都变成了他的迷妹。

居住在拉米大街的老兵黑老大,一直致力于与不公平歧视对抗,皮肤的颜色和信条的选择,以及男人和女人最终将拥有相同的权利,都是他的终身课题。为了实现针织的平等,退伍之前他甚至提出应该鼓励士兵在军营中开设编织工程学。

坚持自己的男人永远会赢得更多尊重

黑老大的建议得到了军部一小搓人的支持,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着针织是军营中必不可少的课程。

有些士兵在世界各地处于孤立的地点,平时除了训练、巡逻根本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无聊的他们便拿起了手中的自制毛衣针,选用绿色毛线可以搭配平时的迷彩服,就算织的不好都可以当做吉利服野战的时候穿。

作为班长的二蛋,一直想在兄弟们中间树立高大勇敢的形象,但一到特殊任务跳伞就开始肝颤,想展示其气拔山河的雄姿谈何容易,于是他用织毛衣来缓解紧张的情绪,不但解决了恐高的毛病,终于在士兵中树立了威信。

青春期暴躁的士兵们纷纷效仿他的做法,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之余,附加值还能得到一件温暖的毛衣。

只有心中那块净土神圣不可侵犯

大卫是推崇编织的极端分子,他的视觉系异装癖常常令人感到震惊,同时他编织时更会引起围观,但他始终坚持自己的选择,他说:“开始他们感到奇怪,然后就习惯了。”

他用编织排解着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

这世界上果然只有我最爱我自己

在过度拥挤腐朽的牢房里,充实着各式血腥暴力事件,巴西监狱更加如此,每一个囚徒都是极端分子,每次打架都有视死如归的劲头,犯人们常常因为闹事到处淤青,帮派战争更让几百名罪犯在狱中丧失生命。

编织让监狱生活更美好

自从设计师入住监狱把技术带给了犯人们,他们的生活变从打杀中的斗殴日子变成了五彩毛线的小裙子生活,每次开班瞬间爆满。

因此设计师们还在监狱举办了时装秀,让犯人们看看姑娘们穿上自己织的小裙子有多美。

在Adriano Marrey监狱的时装表演

无独有偶,马里兰州的罪犯在近年来直线下降,原因也是在监狱中推行了“编织政策”。

一名多年从事编织的大妈去监狱600名男性囚犯面前问了一句:“有人想编织吗?”

结果监狱炸了,所有犯人兴奋的报名参加。由于这项活动开展,监狱中释放的犯人们再犯罪的情况有所减少,现在她再去监狱开班发现上课的人数都少了。

小伙子们对编织的热情甚至超过了晚饭

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监狱外的毛衣娱乐人数从一个没有,已经变成了规模五百多人的团队,这其中不乏一些曾经在监狱中重拾信念的年轻人,他们出狱后报名参加了“编织俱乐部”。

每一件穿起来的毛衣都倾注了热情

圣地亚哥广场上,一群西服革履的小伙,拿着毛衣针开展了一场赤裸裸的毛线运动。他们是毛线编织俱乐部的成员,为了打破传统观念,证明男性编织不娘,他们以身试法,开始这项行为艺术。

“一群老太太在广场织毛衣不会引起关注,但我们却是围观的对象”。

在温暖的阳光下,这样的萌差更使绅士们显得伟大

这个俱乐部可以说是人才济济,从工程师到化学家,从英语教授到营养师大多数都算成功人士,他们每月聚会编织,并把俱乐部公司化,定制了高级材料,让女性不再对编织的男性心存见地。

纽约的男士毛衣俱乐部更注重实用主义,QueerJoe是毛衣编织爱好者,他召集起所有热爱这项手工艺的叔叔大爷坐在一起编织,还会定期去农场剪羊毛、干农活,获得一些羊毛,纺织成毛线,制作成品,然后出售,收入令人惊喜。

很多名人都爱织毛衣

题图的鹰眼插画,就是从一张演员杰瑞米·雷纳织毛衣照片中得到的启发

卷福在《神探夏洛特》里一边推理一边织毛衣,编织让他的头脑变得灵活

《蚁人》的扮演者保罗·路德最爱的衣服便是手工编织毛衣

《反恐24小时》、《阻击电话亭》基弗·萨瑟兰,织个枪套

《哈利波特》中的斯内普用魔法棒织毛衣

其实早在一战期间,手工编织即已成为主流,因为当时的物资匮乏,前方补给跟不上,编织就变成了一项门槛不高,却可全民参与的项目。英国王室和政府大力宣传,使得大批绅士加入了这场编织战,势必要跟淑女们一争高下。

战士们在织毛衣
1939年正在编织的青年

早在1915年监狱的犯人们就已经开始织毛衣了,美国新泽西的外科医生认为,编织可以激发出男性大脑的无限潜能,对智力也有好处。

军方开始在战士中开展编织课程,但最后发现,织毛衣不但可以减压,还能疗伤,更是一项基础求生技能。

1915年某监狱的犯人正在学习织毛衣
1918年美军用编织为受伤的战士做康复治疗

科学除了证明织毛衣的各项好处之外,还有一点是男性比女性更适合织毛衣,而且无论从质量到美观、复杂程度上,都要比女性优秀,速度也普遍高于女性。

对织毛衣心存芥蒂的兄弟们,拿起你们的毛衣针勇敢亮剑(针)。而姑娘们也得稍加重视,说服你的男孩为你织件内衣,此举必定会唤起他的内心柔软。

另外:遇到会针线活的男人就嫁了吧

编辑=翟瑀洛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