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尺寸的幻想与论证

人性是相通的,其中有一条,对于尺寸的幻想。

几乎是所有的情色小说,乃至春宫画都涉及的内容。

旧时著名性教育教材之一《灯草和尚》就多次描述尺寸问题,而且描述方法各有不同。

其中有非常直白的描述,

……和尚将夫人掀倒,提咎九寸长,三四寸的粗麈柄插将进去,夫人啊哟一声,觉得生门里塞的满足,身子已是酥麻了。和尚一抽一顶,顶了百十来顶,便抽出来,在生门口故拽一拽,夫人闭著眼,只管呼呼的叫:“心肝,下面那里淫水儿,犹如贮水放闸流将下来了。”

灯草和尚的由头是幻想一个灯草变成的“和尚”,既可以作为性器,相当于现在人用的跳弹,也可以真的变成一个和尚。我有点怀疑,王小波小说中管自己的某个部位叫“小和尚”,出处应该在这。

灯草和尚的和尚可大可小,大了之后变成身高9尺有了“九寸长,三四寸粗”的器官的真和尚。宋元时,十寸一尺,一尺合31.68厘米,明清时一尺31.1厘米,那么九寸怎么也有25厘米以上了,从秦代开始到隋朝,一尺的尺寸为23-30厘米左右,那么最低的计算方式,9寸也得20厘米以上。

当然,作为幻想出来的意淫对象,尺寸肯定要比男人真实的尺寸大一些。那么男人们的尺寸到底是怎样的呢?

在灯草和尚中,夫人的说法是

“我家老爷六寸长的麈柄,又极粗大,尚不济事……

同样我们按照上面的计算方法,“老爷的尺寸是14厘米到19厘米左右,从夫人的描述中,这个尺寸应该算不小的,但是仍旧“不济事”,这种描述方式一是体现了夫人的淫荡,为后面与其他人的性生活作为引子,另一方面也是提醒作者,“尚不济事”,说明这个尺寸应该是中等偏上的。念及灯草和尚的流传年代应该是隋唐以后,所以尺寸为19厘米更为可信。

广大男性同胞没必要对比这个尺寸自惭形秽,这种混合着神仙鬼怪的言情小说撒谎也是情有可原的。比较而言,西门庆作为世情小说的主角,潘驴邓小闲的他,也在意尺寸问题的。

他曾经给潘金莲讲了个黄段子,说

一个人死了,阎王就拏驴皮披在身上,交他变驴。落后判官查簿籍,还有他十三年阳寿,又放回来了。他老婆看见浑身都变过来了,只有阳物还是驴的,未变过来。那人道:『我往阴间换去。』他老婆慌了,说道:『我的哥哥,你这一去,只怕不放你回来怎了?由他,等我慢慢儿的挨罢。

小毛驴

这只小毛驴敲可爱,你们不要幻想它长大的样子,答应我,好不好?

这个段子和许多年前“没什么事儿,就是不想活了”的段子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潘金莲为此说别的女人是“捱惯了驴的行货”,其实这个说法很适合她自己。因为西门庆潘驴邓小闲的驴,说的就是尺寸。

那么西门庆的尺寸是怎样的呢?《金瓶梅》中交代得很清楚:西门庆自幼常在三街四巷养婆娘,根下犹带着银打就药煮成的托子,那话约有许长大,红赤赤黑胡,直竖竖坚硬,好个东西!有诗单道其态为证:

一物从来六寸长,有时柔软有时刚,软如醉汉东西倒,硬似风僧上下狂。

所以西门庆的尺寸和灯草和尚里的老爷一样,应该是19厘米左右比较合适。因为西门庆用各种催情药,对那话儿也动不少心思,所以除了尺寸,形态和气势上比较不同,即软的时候也比较长,可以“东西倒”,硬起来的话,是“直竖竖坚硬”,说明角度好。

当然,这个尺寸不是固定的,书中描述西门庆吃某种药物之后,“只见奢棱跳脑,挺身直舒,比寻常更舒七寸有余”,那就是20公分以上。

这种形态的好处,书中也有描述,又一次和瓶儿做不可描述之事的时候,因为银托子在工作的时候硌得不可描述部位疼,李瓶儿就要求换了道具。换完之后的体验是:这个显得该多大又长出许多来,你不信摸摸,我小肚子七八顶到奴心。(此处七八可以理解为八成,马上的意思)

这大概是女人对于男人比较重要的夸赞,灯草和尚中也有类似的语句。夫人去庙里与一个叫明元的和尚私通,

这是在经历9寸灯草和尚的尺寸之后,“明元上身一顶,直顶过花心。夫人道:“啊呀!穿过我小肚子了。”

这位明元和尚就是诸多情色小说中都出现的,通过和留宿的女眷睡觉获得布施的那种淫荡和尚,所以他轻车熟路,经历的女人不会少,但是对夫人的评价很是受用。第二天早上送别的时候, 明元见四顾无人,搂住亲嘴道:

“奶奶,我曾陪过芳树与若干妇人,再没奶奶这样有趣,不说别的,只想奶奶说穿过我小肚子这一句,叫我日思夜想怎了。自此一别,再不能勾进小肚子里去了,苦恼!苦恼!”

由此可见,广东话中有一句叫“顶你个肺”,其实不能细琢磨。

光有尺寸是够就够?也不见得。宝宝我作为好奇的“人性研究者”曾经鉴赏过不少天赋异禀的爱情动作片,有的尺寸的确是非常夸张,但是并不见得一定好用。

关于好用,古典小说中有诸多描述方法,比如西门庆的好用一般都是“两个时辰”,“足有一个时辰”,天已微明这样的词汇,很自然描述的是时间,一个时辰两小时。其中和奶妈章四,光激战部分是1个小时,对此西门庆早有预警:

章四儿,你好去叫着亲达达,休要住了,我丢与你罢!……顽了一个时辰,……搂着睡到五更鸡叫时分散。

相信各位能明白“你好去叫着亲达达,休要住了”和“足顽了一个时辰”是怎么回事。

《灯草和尚》对于功能进行了量化,

和尚一口气抽了千来抽,又顶了百多顶……约有一个时辰。长姑(夫人的女儿)道:“住一住罢。”和尚且不抽出,定了一会,见长姑喘息已止。和尚又兴云雨,连抽带顶一千多回。

所以,1200下大约2小时,每小时大约600下,一分钟10下,因为是连抽带顶,所以从技巧上看,这个和尚和西门庆的疾风骤雨不同,而应该是公狗腰那般灵活平仄;当然,这只是半程,全程应该是2个钟头,2200次以上的公狗腰的活塞运动。

公狗腰

公狗腰是这么动的所以比较耗时间,图片来自网络。

这是小说中对于虚拟人物的尺寸形态和功能的描述,历史上对于“事实”的部分,并没有更低调。

比如中国历史上最著名对于男性的消费是武则天。

武则天的男宠薛怀义“伟形神,有膂力”且“有非常材用,可以近侍”(《旧唐书》),意思很明白了,做男宠的核心竞争力非常突出。新唐书对其评价是伟岸;而由太医升级为男宠的沈南璆被《唐史演义》描述为“南璆房术,不让怀义,武氏恰也欢慰”,著名的张昌宗、张易之兄弟,也留下了关于尺寸和能力的记录,《旧唐书》卷78《二张传》张昌宗向武则天推荐哥哥张易之说:“臣兄易之器用过臣(指其阳物更为巨大),兼工合炼(又善于炼神丹,通道家房中术。”器大活好还有技巧,最后武则天召见后发现张易之果然“阳道壮伟”,大为欢喜。至于到底有多大,多好,没有具体的问题记载,但是像武则天这样,经历过李世民父子之后,再次经历薛怀义等人,还能钟情与张氏兄弟,也说明二人的确有过人之处。

武则天的男人们没有更为详尽和直观的描述,但是另一个男人的记录还是给后人留下了一些念想的空间,这个人就是嫪毐。吕不韦发现了嫪毐的“奇异之处“,将其引荐给秦始皇的母亲赵姬,结果嫪毐和赵姬在后宫还生了两个孩子,最终因为想谋篡王位被灭。

《史记-吕不韦列传》中对嫪毐的奇异之处有很直观的描述:“以阳具为轴,穿入用桐木做的车轮中绕庭三匝而不坠”。就是说,器官可以用来举重了。这里没有直接说尺寸,但是却描述了坚硬度之类的其他特征。

从马王堆汉墓中出土的文物看,古代最小的桐木车轮直径也有93.8厘米,而且上面还为了坚固还会配以金属。直径一米的桐木车轮配金属,可以被他轻易挑起不说,还能在院子里走好几圈。对于嫪毐来说,这真是“吃饭家伙”,若论“卖屌求荣”能超越嫪毐的人不多。

各位看官也没必要对尺寸的事情那么介意,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尤其男性读者,但凡想想人物命运,无论嫪毐,还是薛怀义、沈南璆或者张氏兄弟等,傲人的尺寸和奇异的能力,最终都挡不过“不得好死”的命运——大家还是好好活着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