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顶级男公关的生存哲学,比传销语录还令人充满干劲

Roland

华灯初上的歌舞伎町街头。

男公关们从各自私人理发师那里出来后匆匆赶往店里准备投入灯红酒绿的战斗。

在虚妄如洪水般四溢却又无比真实的一番街上,这群以嘴为刃西装革履的男人像猛兽一样扑向路中央的羊脂球。

据相关从业人员透露,歌舞伎町这地每年入行的新人有上万,而能坚持半年通过实习期的只有不到百分之一。

有来自地产公司的社畜干了三个月连水费都交不起,一周接不到一个客夜夜独自醉倒在场子后门楼梯。

有人刚过实习期业绩就已是历史第一。是真的昨天还在吃土,今天就马桶都是纯金。

今天我们来听听这片丛林之王的声音。

他们的语录可比快手更现实,比现实更扎心。

城咲仁。

2000年歌舞伎町爱本店出道。

生于东京,家里开中华餐厅。

城咲仁从小练空手道,高中毕业玩乐队,从事音乐行业未遂后抱着闯一闯的想法成为了一名男公关。

入行仅半年就成了店里的头牌,之后五年蝉联NO.1,税后年薪1亿日元,歌舞伎町人称亿元男。

早年正当红时日本媒体对他做过一期一日跟拍。

城咲仁语出惊人,上来就表示自己坚持做饭从不吃外卖甚至都不下馆子。

在他眼里别人眼中高级的食品是速食出锅的垃圾。

大概不少人会对此嗤之以鼻,不过我想他一定很讨婆婆们的欢心。

与几乎所有同事包括天下大部分男人不同。城咲仁在爱情面前不当丁点舔狗。

不过叛逆的背后不是男拳上头。

城咲仁从大自然中学习规律把自己视为花朵,他认可吸引而不是捕捉。

蛮力不仅可能弄伤蝴蝶的翅膀还可能夺走它的生命,做一束致命的花朵,让猎物在甜蜜中快乐舒适的坠落。

那么城咲仁是否就一直顺着这条康庄大道走下去了呢。

在男女联谊技法这块同为牌面的Roland与城咲仁如出一辙。

男公关Roland

Roland。

2010年兼职走穴,2011年东京大学肄业后出道。现自己在一番街上开了家三甲规模的男公关店,同时也是主持人、艺人、模特、美妆品牌董事成员,90后。

Roland已经不仅是店里的头牌而是整片歌舞伎町的NO.1。单日业务曾创业界记录达3000万日元,光是在男公关这一个业务上Roland的年入收入就近5亿日元。

平日间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对男公关来说更是尤为可贵。

与十年前一番街上最靓的仔城咲仁相比,Roland说话还要更骚一些。

自恋是他的名片。

男公关Roland

早上起床第一件事照镜子看看自己有没有变成别人。

别人睡觉前卸妆,Roland睡觉前卸仙气。

对爱情涉猎过浅的人笑他太疯癫,不过有经验的人都为这种能迅速拉近二人距离的语言技巧感到惊艳。

除了自恋铺张浪费是他的另一大特点。

Roland

买表从不问型号,让手下扛着几大麻袋现金全款现结劳斯莱斯。

Roland的消费观点是不求甚解心动就要。对Roland来说购物前还要先把各种资料文献了解个遍那就和上班没区别了。

而这个男人的传奇还远不止此。

Roland

人常容易被眼睛所见的事物蒙蔽。

自从Roland或城咲仁这类公关工作从事者的浮夸生活在互联网上曝光后,上面的那些抽象语录就成了公众对他们的刻板印象。

不过试问一个成天只知花天酒地胡吃海喝的弟弟何德何能担当得起NO.1呢?

在跟拍城咲仁那期节目中,拍摄那天恰好赶上城咲仁发工资。

记者问他怎么规划,他这样说:

记者早上去城咲仁家采集素材,碰上他刚起床。

宿醉后的城咲仁没有像大多同行一样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找女友撒娇,他习惯性的打开电视,分析综艺节目学习交际知识。

上班前的理发间隙,城咲仁也不忘翻阅时尚杂志学习装扮知识。对业务的敏感与随时学习的意识才是这位头牌真正的底气。

他干的已不是工作而是事业,这种员工身份老板心态才是这位业界头牌的魂。

因为先天缺陷导致的后劲不足,从男公关转型成综艺咖的城咲仁没几年就把自己榨干了。

玩不动艺能又回不去场子,降不下去的生活标准让城咲仁变卖掉珠宝车房,一度沦为一番街路边仰天吸烟的普通中年人。

2018年日媒又对他做了一期跟拍。

节目中记者问目前身为餐厅经理的城咲仁:虽都是服务行业,但现在的工作是否比当年轻松一点。

城咲仁说不。

时隔十三年,物是人非什么都在变。而城咲仁的工作态度却从一而终。

有这样的觉悟,我想即便再过十三年他也依然是那个NO.1。

失败的人各有各的原由,而成功者则是出奇的相似。

镜头转向Roland这边。

在对待工作方面,Roland同城咲仁一样极致严谨。

以及完全源自内心的热情。

Roland

Roland做过一期跟拍节目。

拍摄时恰逢Roland为自己新店选址。

在一处楼盘内,经历过之前面好几次的PASS,中介和跟班们以为Roland对这个地方应该是满意的。

然而站在窗边看到对面屋顶有晾衣架的Roland转头就走,即便这个细节很不起眼甚至房东自己都没发现,Roland说看到这个客人会难受。

当然Roland表示他自己坐台的话倒是无所谓。

因为对他而言就算是地上铺张席子放两酒杯他也能营造出凡尔赛宫的氛围。

相比城咲仁,Roland更多了些运筹帷幄的智慧。

也正因如此他才得以在同辈还苦苦守着APP问富婆“在吗?”的时候,翘腿斜靠在王座上享受从生产资料飞升为国王的惬意。

在讲究辈分尊卑的日本,Roland不让自己的员工以哥弟相称。

“这里不是靠溜须拍马就能上位的宫廷,公关要的是业绩。男人自己会选择尊重谁,强迫只会积累矛盾。与其表面上用些浮夸的敬语不如当面对撕,凭本事论身份更实际。”

而他的管理模式也是金钱先行简单透明。

开业半年就已在有着400多家竞争对手的歌舞伎町营业额前10证明了他的理想与实力。

另外Roland在Twitter上与网友的互动也是非常精辟的。

无耻而又高雅,幽默并且犀利构成了这个失足东大高材生那该死的魅力。

从一番街亿元男城咲仁到歌舞伎町帝王Roland。

你可以看到自信、聪明、努力像是三把祖传的圣剑始终贯穿着这两个呼风唤雨的男人。

把镜头拉远,将焦点放在全世界,成功者的腰间也无非不是别着这三把大宝剑。

这些顶级男公关语录或许有些抽象、有些中二、有些夸张。

不过同时也是风趣的、真实的、深刻的。

最后请大家喝一碗Roland sama亲自熬制的乌鸡鸡汤。

在这档节目中小时候进行过专业足球训练,一直期望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Roland,以慈善家身份与莫德里奇吹牛、与卡洛斯握手、与菲哥对脚后说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