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模美女要成为历史了吗?

好莱坞性侵丑闻全面爆发之后,全世界女性响应互联网#Me too#运动,开始在各行各业反对一切将女孩当成玩偶的行为。

2018年2月初,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1宣布将永久取消“举牌女郎”,其官方声明说,“举牌女郎这一形象不符合赛事品牌和粉丝们的价值观,与现代社会的风俗背道而驰。”

当然对于很多痴迷F1的赛车铁磁来说,这新闻就好像詹姆斯邦德站出来说,本次行动将由007先生单独执行,007女郎?不存在的。

美艳的F1赛道女郎

除了体育运动之外,已经有96年历史的国际著名车展日内瓦国际车展也宣布取消美女模特站台表演。

从前,每一辆新款兰博基尼旁边,都会站着一个小姐姐告诉你开兰博基尼要搭配什么样的女朋友……

而如今的日内瓦车展没有了香粉魅影,只能在黑科技方面斗狠过招…….

而作为Me too运动旋风重要战场之一韩国,韩国双龙汽车正计划取消“展台宝贝”(他们的男模和女模一般都穿着性感的运动装,在业内非常有名。)同样,包括丰田和日产在内的大型汽车制造商也下线了车模。

而玛莎拉蒂、吉普和阿尔法·罗密欧等品牌的生产商则计划让车模穿更多的衣服,这样就不会显得暴露。

首先第一步,请不要把V开到肚脐眼儿了

一项保护女孩儿的运动,似乎正在让车模这个行当成为历史。但其实香车美女组合的诞生也不过100多年。

世界上第一位制造出汽车粉红传奇的女人名叫贝尔塔,是世界上汽车发明者之一卡尔·奔驰的妻子。

在卡尔·奔驰事业遭受挫折与困境时,他的妻子贝尔塔则一直扮演大胆啦啦队的角色,不管丈夫造的神马玩意儿,她都敢坐上去,冒着生命危险驾驭它,并夸耀其性能。

贝尔塔开着丈夫鼓捣出来的大玩具试行了100多公里,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试车者和女驾驶员,也是历史上第一个“香车宝贝”。

现代针对汽车的商业广告和宣传促销真正开始于19世纪20年代。是因为那个年代,垄断带货王头衔的,基本是且永远是丰乳肥臀的美女。

人们发现,如果把一位有吸引力的年轻女性和一辆崭新的汽车放在一起,就会大大吸引男性群体的眼球。当一个男人拥有了一辆豪车,就标志着可能会有无数美女排着队坐上副驾驶…...

各种让人脸红心跳的汽车营销活动,让男人魂飞魄散。

那些年老司机们还能拥有这样的擦车女郎,现在大马路上,拥堵时刻,你只会见到枉顾安全意识,用脏抹布扒着你车窗乞讨的大妈。

玛丽莲梦露也曾经拍摄过这样的豪车写真,她敞开自己的大衣,你敞开你的钱包。

而这位小姐姐,为了证明汽车后备箱的惊人容量,甘愿把自己折成两折,伸个腿儿都是爱你的形状…….

1950年代过后,性自由思潮将情色风吹向各大车展——性感的女模特成为经销商们招揽顾客的法宝。

1965年,美国底特律车展,车模们打扮成花花公子兔女郎的形象

多年来,“车模配名车”已成车展一大亮点。看车模,成为许多人去车展的原动力。有些车模甚至“培养”出一批忠实的“粉丝”。

1993年老外把车模这招引入到了中国

中国的第一代车模,有点儿特别

但你要说机车美女这么潮的组合,中国其实也老早就有先例。新中国第一批车模,就是在国家百废待兴之际,投身社会主义建设的劳动能手,他们也是中国第一批拖拉机女司机。出厂自带劳模范儿BGM:突突突突。

而较为商业化运作的专业车展模特,则要到了90年代。日本某知名汽车公司首次在1993年的上海车展上大搞美女+香车的热闹场面。自此,车模就成为了车展上最抢戏的风景。原始野性的钢铁野兽遭遇到让人血脉喷张的顶级美女,知名车展的入场券变得一票难求。

甚至有些车模妹子凭借高颜值和专业性收割一大批粉丝。比如兽兽、曹阳 吴雨婵,以及“车模女神”李颖芝。

李颖芝

2012年的北京车展,李颖芝凭借一身水晶钻裙美过当天所有豪车,一战成名。

车展模特为什么不流行了

但渐渐的这种形式大过内容的商业秀开始显得空洞。对于专业车模来说,不仅需要姣好的外形。

很多模特经纪公司就吃过亏,车模的外形没毛病,但就是对自己所代言的车型一无所知,面对提问者,场面一度很尴尬,只能求助汽车公司的职员。还有一些火辣辣的外模,因为文化不同,而做出一些触碰国人底线的撩拨姿势,让车展主办方十分尴尬。

如果说不太懂车,带给厂商的伤害还属于天真无意,有些妞儿则大玩儿春光乍泄,下衣失踪,和总有1000种方法露给你看的呵呵的戏码。从车展回来的骚年,常常忘记自己看了什么车,而只记得妹子们裙摆的无边盛景。

2017年的上海车展不再有车人斗艳的画风

好吧,不管什么原因,车展站台小妞们消失后,能够真正吸引眼球的,只剩下了汽车本身的魅力。兄弟们也别急着默哀,这似乎不是一件坏事儿。

未来汽车商将更注重于座驾性能,猛攻科技。致力于用安全舒适,外形惊艳,百米1秒……等等“去伪存真”的关键词吸引真正的汽车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