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工作的四个技巧

作者:古尔浪洼(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04140756/
高效工作

我曾经多次提到过高效的工作技巧,其中最推荐的方式,是将一件持续时间较长、过于耗费人的精力和时间的工作,像切香肠一样,切成很多个小段,坚持每天做一点,逐步做完。

这样的好处是,那些看似很难完成的长线任务,也可以用较轻松的方式完成。

但对于一个会工作的人而言,仅仅知道分解任务,持续完成是不够的,有时,他也得学会在某个时间段,集中精力去做完一件事。这种能力,可能与会分解工作,能在时空跨度较大的情况下,持续完成工作一样重要,甚至可能更重要。

比如,写一份有深度报告,可能需要花费七八个小时,有两种方式,有个人采用的方式是,每天腾出一小时来,花了连续七八天来写完这份报告。而另外一个人,则是调整自己工作时间,特意调整出周末一整天的时间来,干脆躲在房间里,不接电话,也不参与会议,花八个小时一口气写完报告。

结果,那份花了一整天写出来的报告,无论是深度、广度、系统性、实用性,都比花了七八天写了报告的人要胜出一筹。

实际上,这种“花一段时间,在一件事情上”的做事方法,是一种更高要求的工作能力。相对于可以在分心情况下,一点点做完事情,这种不分心专注把事情做完的能力,对人的要求更高。因为这种专注,可以更容易把人的认知能力推向极限,并更容易让一个人创造出新价值、改进技术,让他人更难模仿。

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曾经花了整个夏天的时间,在纽约采石场农庄的一座小屋写作《汤姆历险记》,为了保证自己能够进入深度工作状态,写作的小屋离主屋很远,远到家人必须吹号角才能提醒他吃饭。

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微信、微博、电话、手机等等通讯工具和沟通工具,很容易会打断我们正在做的事,而一旦打断我们的注意力,再回到之前一样的工作状态和质量水平,就要额外花很长的时间。

在加上,一个公司,让人表现之处太多,所以,很多不能真正做出成绩的人,就会透过“装忙”,乃至干脆就“瞎忙”,来现显示自己的价值。而这些浅薄的,没有太高价值的工作,比如一天处理很多email,开多次会议,去多个地方,写一堆很想详细却缺乏“干货”的笔记……

反过来,这种只追求忙,缺少关注“深度”的工作方式,可能会永久损伤一个人,乃至一个公司深度工作的能力。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那我们到底怎样做,才能避免漂浮在表面,从而真正深入去工作呢?

也并不是很难。麻神理工学院计算机博士卡尔·纽波特,为此专门写了一本书,就叫《深度工作》,他在这本书中,提出了四种可以让工作深入的方法,如下:

(1)禁欲主义

通过摒弃或把肤浅职责最小化,从而实现深度工作的最大化。

例如: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唐纳德·克努特关闭了自己的电子邮箱,只提供一个邮寄地址,由助理将写给他的信件进行分类,挑选出最重要的第一时间交给他,其它信件则每三个月集中处理一次。

(2)双峰哲学

将个人时间分成两块——深度工作时间和开放时间,将某一段明确的时间用于深度追求,余下的时间做其他所有事情。

在深度工作时间里,双峰工作者会想禁欲主义一样,追求高强度、无干扰的专注。

在开放时间里,工作中以完成任务,满足需求,达成目标为目的,不把专注作为首要目标。

这两块时间可以按周划分,例如每周2~4天做深度工作,余下的时间为开放时间;也可以用天来划分,例如每天上午做深度工作,下午为开放时间,处理一些日常工作。

写了畅销书《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成功课》的亚当·格兰特教授对时间的安排,就是个非常好的双峰案例。

为了研究课题,他经过协调,将自己的所有课程集中安排到一个学期,因此,剩下的另外一个学期的时间,他就可以专注于自己的深度工作。

在这个他安排了深度工作的学期中,他又按照周实施了双峰法。他大学每月分两到三次,每次选出2~4天的时间过彻底的禁欲生活。在这几天里,他会关上房门,为电子邮件设定不在办公室的自动回复,不受干扰地进行自己的研究。

而在深度工作时间之外,格兰特教授又会变得非常开放,也很容易接触和沟通。

格兰特教授的这种方式,实际上也适合我们这种每天需要去上班的上班族,而且也很容易模仿、学习和执行。

(3)节奏哲学

轻松启动深度工作的最好方法,就是将其转化成一种简单的日常习惯。

怎么转化呢?比如采用链条法:每天完成任务后,在日历上打个红×,保持一段时间,就会形成链条,然后努力让链条不断掉。

这样做的目的,是创造出一种工作节奏,让你不需要投入精力便可以快速进入到深度工作状态。

这种做法比较符合人类的真实天性,更加容易为我们所接受,并逐渐形成雷打不动的习惯,从而支持我们的深度工作,确保我们能够定期完成一定的工作。

(4)新闻记者哲学

在日常的日程安排中,随时可以插入深度工作。

写了《乔布斯传》的著名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还在《时代周刊》做记者时,想写一本大部头的作品。因为他没有太多整块时间,如果要完成他想写的大部头作品,他就得在空闲时间,随时转入深度工作模式,苦心打磨他的第一步大作《聪明人:六个朋友和他们创造的世界》。

正是采用了这样的方法,他在完成他的第一部900页的同时,还可以用一天大部分的时间做记者,并成为了美国最优秀的杂志记者之一。

希望这四个方法对想开展深入工作习惯的你,有所帮助。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