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内裤究竟能穿几年?

我那个文豪舅舅告诉我,男人的内裤保质期只取决于被别人看见的次数,如果某条内裤从未被别人看见过,那它永远都是你的新内裤。

我不禁望向他胯下那条褪色的裤衩,汗蒸室的雾气仿佛正在拉扯即将崩线的裤腰,我忽然明白过来,我可能不会有舅妈了。

“一条真正的内裤是需要被调教的,你要用身体去触碰每一颗裸露的线头,它会根据你的习惯改变自身的构成,就像是一首反复斟酌的诗歌”,舅舅用手轻抚着他的裤衩,讲到:

“不要相信别人,也别相信广告,ta们只想看到我们穿新裤衩。”

我想起了我那条穿了五年的内裤,那是前女友给我买的,她同时也扔掉了我高中买的第一条裤衩。

上周跟她看电影,她讶异于我仍然穿着这条她买的内裤,还说什么其实她也忘不了我,我觉得她脑子有问题。

有人讲,穿着没有磨合过的新货,就像是在穿别人的内裤,连走路都觉得羞耻,总感觉自己不慎做了贼。

但有时遇见了磨裆的便宜货,你又希望来个人替你穿上两个月。

每条存活一年以上的内裤都是男人的宝具,它早已跳脱了时间的约束,变为了印刻在石碑上的,一条不朽的内裤。

就像是摩的师傅的皮大衣。

可总有人想让我们把宝贝丢掉。

博尔赫斯说过,“它不受时间限制,不可计数,等于零,它是最后也是第一头野牛。”

我认为这就是在讲男人的内裤。

有种说法是,在脏局喝光两瓶假茅台不能算是交情,哪怕在KTV共唱一首友情岁月也不过是泛泛而谈的礼仪。

只有真正的铁哥们儿才敢对你露出那条多年以前就存在的内裤,这可能是在澡堂的某一个夜晚,也可能是宿舍楼道的偶然相见。

上次开完同学会,几个曾经的室友拥挤在一个塞满小卡片的标间里,我脱下廉价西装,打断了他们推销理财与重疾险的话术,在他们的注目下,亮出了那条大一时候买的内裤。

我没有忘记他们眼含热泪的模样,我明白他们的确是涌现了一些大学时的记忆。

后来有一哥们儿私下告诉我,他们都是被熏的。

其实内裤肮脏与否,跟裤龄并不存在太大的关系。

这依然是舅舅告诉我的。

“其实越旧的内裤越抗菌,被肥皂冲刷了两年的内裤是大肠杆菌的天敌。”

有时候,男人的内裤就像男人的房间那样,在异性眼里与自己眼里,根本就是两回事儿。

你女朋友每次去你屋里,都会指着一团团散乱的卫生纸,怒斥你的脏乱差,而你总是以还没有长蘑菇为由进行反驳。

“我觉得挺好的啊。”

其实没有什么事物能配得上永远这俩字,太阳会熄灭,地球会流浪,连昨日的尿渍也会被今天的汗液所覆盖。

一条内裤不能陪男人们永远的走下去,而我们能做的不过是为他们争取一个名分。

记住,它们一点也不脏。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