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主播刷了5个火箭,后来发现她是我表哥

当你打开直播网站,寻觅到某位秀色可餐的美少女,她喜欢挡住镜头抽烟,并且这位美少女还会在下播前低吟一首《成都》,那你多半是遇见了我表哥。

不是上面这个,但基本上是这个flow

我表哥年后表示他要去广东打工,与他之前放贵利的工作不同,他这次想要赚一些明亮的钱。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是去广东当美少女了。

他出发之前,我陪他去潮流广场搞了一套JK制服,但我没想到这是他给自己买的。

图文无关,仅供参考

那套JK制服让我想起了一段直播间往事,我第一次网恋在那里,那位主播叫做小雪,也爱穿JK制服。

现在回忆起来,小雪应该也是一位表哥,多年以前,他的表弟陪他去买了那件令我沦陷的制服。

图文无关,仅供参考

在小雪变声器失效的那天,我早上八点就开始给她刷火箭,直播间的水友劝我理智消费,但我没有听,并称呼这为爱情。

到了下午三点,我耳机里突然传来了一阵男性呢喃,清晰且确凿,小雪却让水友不要惊慌,他今天肯定能修好变声器,很快就好。

我恍惚间再次望向他的ID,就如我每个夜晚都会做的那样,ID上写着laoli1990

那时候我才知道,他不是小雪,他是老李。

他是我欲望的残躯。

我从此再也没有看过美少女直播。

图文无关,仅供参考

后来我表哥给我透露,市面上好一点的变声器能模拟明星的声音,他入门的那段时间喜欢用林志玲,现在常用的是王菲那款。

小雪,或者说老李用的极有可能是淘宝最便宜的变声器,讲话讲快了就要宕机,他的同事陈叔就是这样倒台的。

表哥的直播间里弥漫着尚且年轻的孤独,属于这个时代的少年们在这里听天由命般的透支信用卡,然后涅槃为中秋节表哥递给我的中华。

他们有时发现了表哥的胡渣,就换个直播间,也不去揭穿什么。

图文无关,仅供参考

每十个女主播里就有一个爷们儿,有些人会尽量避开这位感情骗子,但也有人会更加兴奋。

小伟就挺喜欢看女装大佬的短视频,按照他的话讲,如果她只出现在视频里,她就是美少女,这跟不体检就是没生病一个道理。

图文无关,仅供参考

通常来讲,不是所有人都会深究女主播的性别,只要胸前有货,话中带嘤,那她就是一位女主播。

就像绫波丽与娜美,没有人会在乎是哪位画师描绘了她们。

图文无关,仅供参考

有上进心的主播会去淘宝上置办一些专业设备,例如义胸。

罩杯任君挑选,走萌系路线的选小一点,像表哥这种专钓离异熟男的,就往大的造。

图文无关,仅供参考

说话也有讲究,声音不能太嗲,要刚好刺破观众孤独的夜晚,每隔十二分钟要撒个娇,欲拒还迎。

当然,也有人会直接飚男中音,气氛到了就远程结拜,这是市场需求。

图文无关,仅供参考

表哥说,他们这行就像是导演,镜头中不过是他们创造的泥人,他们只负责点燃男孩的火焰。

我只觉得他还是回来卖贷款好一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