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超人尼古拉・特斯拉的成功之谜

  • 本文转发自36Kr
  • 作者|Jane
  • 地址 |www.36kr.com/p/5177662
  • 本文译自Medium原标题为「What made Tesla a genius? Lessons learned from Nikola Tesla」的文章。

编者按:尼古拉・特斯拉是著名的发明家、机械工程师和电气工程师,被称为「发明20世纪的人」。年幼的特斯拉在受到强烈闪光刺激时眼前变化产生幻象以至于夜不能寐,为了能够获得片刻的安宁,小特斯拉每天晚上不得不在大脑中完成一次次「虚幻」的旅行。

17岁时,特斯拉惊奇地发现,自己能够充分利用想象力,完全不需要任何模型、图纸或者实验,就可以在脑海中把所有细节完美地描绘出来,和实际情况没有丝毫差别,后来特斯拉发明创造都依靠了这种能力。然而他的成功并不单纯依赖这种「超能力」,纵观其一生,我们能获得什么启示呢?

尼古拉・特斯拉

我的待读书单中大约有400本书,如果你处于类似的情况,你就会明白,在机会成本如此之高的情况下,决定下一步读哪本书有多么困难,因为还有许多其他非常好的选择。然而,几天前我决定读一下尼古拉・特斯拉的自传「autobiography of Nikola Tesla」,以下是我读完这本书后,总结的一些想法。

在尼古拉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他就体验到并注意到自己拥有不可思议的想象能力和高度的感知能力,起初他认为这些能力对自己的健康不利,但应用到发明上时,这种「诅咒」变为了他的超能力。

我的方法与别人不同,当我有了一个想法之后,并不急于投入实际工作,而是开始在想象中构建这种想法。我在脑海中就能改变结构,改进和操作设备。对我来说,在思考中运行涡轮和在工作室里实际操作都是一样的。

如果他的那些了不起的发明没有展示出这种力量,那么从他的话中我们也能看到这一点:

有一段时间,我完全沉浸在描绘机器和设计新形式的无尽乐趣中,那是我一生中最完整的、最幸福的一种精神状态。想法源源不断地涌进大脑,我唯一的困难就是要牢牢抓住它们。

当我读到这里时,下面的想法突然闪过我的脑海:假设他的「特异功能」是他的「竞争优势」和释放才能的主要原因,使他能改变人类文明,那对于普通的我们来说,是否也存在一条途径来做到类似的事情呢?

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就可以实现,对吧?或者至少在理论上,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让我们有能力将实验成本在时间、金钱、精力上降至零,让我们拥有这种能力,又不受这种天赋的诅咒。我们现在就拥有这样的能力,这是我考虑到的第一点。

大多数人都沉浸在对外部世界的沉思中,却完全忽视了自己内心在发生什么。

想象一下一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卡尔・荣格(Carl Jung)和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三者的会面,即使他们一直谈论的是烹饪,那也必定会是一场很好的辩论。

刚读书中前几页的时候我就发现,无论是处于哪一种情况,特斯拉都非常强调在各个层面上的自省。他甚至以这种方式进行写作,描述了外部世界和内部世界分别发生了什么,以及它们之间是如何相互关联的。

缺乏观察无知的一种表现形式,是许多病态观念和愚蠢观念盛行的原因。

书中展现出勇气在于,尽管他反复经历极度的痛苦和不适,但他仍然仔细观察自己的反应,并试图理解发生的一切之间的因果关系。

这告诉我们什么?伟大的思想,以及个人的发展和前进的先决条件,就我目前所能理解的而言,似乎是:无聊、焦虑、不适、痛苦等等。

而当这些情绪出现时,我们通常会做什么?我们会回避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出现这些情绪。更糟的是,如今的我们还有社交媒体和其他易上瘾的东西,比如吃,Netflix,性和其他享乐主义追求,因此更加使我们失去了面对自己「恶魔」的机会。而且,这也就是荣格在鼓励我们面对自己影子时所提到的。

如果你能更多地面对自己,你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或者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想我们永远不会知道。

在他的整个童年时期,为了让自己的父亲和家人幸福,在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领域之外,他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如工程学、物理学、数学等。

尽管在开始「真正的工作」之前,他有很多健康问题,但他总是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而且从未动摇过。在1873年差点死于霍乱之后,他和他的父亲决定最终去学习工程学、物理学和数学。

有一次,在玩自己发明的一种弓的时候,他描述道:

我和叔叔一边沿河散步,一边练习我的弓。太阳正在落山,河里的鲑鱼很有趣,时不时会跃向空中,闪闪发光的身体在一块突出的岩石背景下形成鲜明的轮廓。当然,在这种有利的条件下,任何一个男孩都有可能打到鱼,但我进行了一项更艰巨的任务,而且把我打算做的事告诉了我叔叔。我要把一块石头扔向这条鱼,把它打到石头上,劈成两半。说到做到。我叔叔看着我,几乎吓得丢了魂,惊叫道:「Vade retro Satanas!」(中世纪天主教驱魔公式,用来击退任何可能发生的邪恶事件)。过了几天他才又跟我说话。

我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确切原因,但他似乎不太在意别人的意见,也不考虑自己的行为给别人带来的后果。他专注于做他头脑中想象的和想做的事情,怀着最好的愿望,并对结果释怀。这是多么美妙的一课啊。

我不确定这种行为是源于他的反社会人格,还是他有意识的决定和控制,但这并不重要。惯例总是符合现状,这就是惯例的定义。如果你不想打破惯例,你将永远无法看到你天赋的全部潜力。这是一种高风险、高回报的策略,但对于那些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人来说,除了这样做,没有其他切实可行的选择。

特斯拉最关心的从来都不是通过自己的发明赚了多少钱,也不是他的发明的直接效用。他考虑的是怎么做才能对后代产生最大的影响。

我坚信补偿法,真正的回报永远与付出的劳动和牺牲成正比。这就是为什么我确信在我所有的发明中,放大发射器将被证明是对未来文明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发明之一。我作出这一预测并不是因为它必将带来的商业和工业革命的思想,而是因为它使许多成就成为可能的人道主义后果。

他接着说:

最大的善意来自于促使统一与和谐的技术进步,而我的无线发射机正是如此。

他这里所说的开创了无线技术的发明我们今天都在使用,并且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是心理上可以理解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知道历史。

对此我的想法如下:随着文明和技术的进步,我们需要做的「工作」越来越少,因为技术将以越来越少的人力创造同样的生产力。因此,如果我们应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更具体地说,就是整体动力理论(如下图所示),我们会发现大多数人和系统/制度都是为前4种需求(生理、安全、爱/归属感、尊重)而建立的。

马斯洛需求层次

马斯洛需求层次

如今人们沮丧,因为整个系统是反向工程为了钱,地位,权力和所有其他处于前四层的需求,而我们需要的是自我实现,通过增加社会影响,通过表达自己,通过艺术、音乐、革命性技术,或者通过给予。

动态需求层次

动态需求层次

上面的插图展示出一旦你满足了一个需求,下一层的需求对你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这就是我的假设所说的我们只看到自己正在满足的需求,而没有考虑到有其他的坏处。

历史从来没有等价地考虑过这些。在饥荒、疾病、干旱、战争和其他灾难中,尽管我们无数次濒临灭绝,但人类还是设法生存了下来。因此,在那些情况下,除了少数例外(希腊、神职人员、知识分子、皇帝等等),我们不应该讨论自我实现需求。

但现在,随着人类的进化,人们在各个方面联系更加紧密,我们也许能够做到这一点,并专注于我们需求的下一个层次。这就引发了有关普遍基本收入和其他措施的讨论。

最后我想引用特斯拉的书中的一句话,希望大家都能读一读。

和平只能是普遍启蒙和种族融合的自然结果,我们离这种幸福的实现还很远。

也许并没有那么远。但也许是我错了。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