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完Boss直聘的Boss后,我决定跳槽

编辑: 西伯利亚大钻头策划: 谢浴缸

前阵子,我们写了一篇Boss直聘上部分老板与求职者嘴臭大战的文章,发出后引起了读者们的热烈讨论,也留下了许多问题悬而未决。

总有人问我们:“找不到工作,得怪谁啊?”

我想,这个问题我们也没有答案,不如直接采访下主人公,BOSS直聘的BOSS,看看他有什么看法。

BOSS直聘 赵鹏

当我们路过BOSS直聘的员工办公区后,我们开始发现,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这跟我们想象中的Boss直聘不太一样,来之前我们觉得这儿可能是一个格式化高速运转的冰冷招聘机器。

但现在发现,他们居然可以把工位搞得这么妙趣横生,观察下来还有些细节,不加班和双休就直接贴在墙上。

Boss直聘办公室
Boss直聘办公室

而这满满当当的手办,让我们恍惚间以为走错到了B站。这些看起来非常不直男的白色小人儿,是他们的吉祥物——“直直”。

我们不禁疑惑,这真的是一家互联网做招聘的公司吗?

因为知道的是,BOSS直聘算是中国比较头部的互联网招聘平台。

所以我们更加好奇,一个规模如此巨大的公司,他们会如何看待我们所提出的“为啥会有一些boss如此嘴臭?为什么Boss直聘原来的广告如此奇葩?Boss直聘上怎么有很多HR?”这些问题。

Boss直聘

于是我们径直去采访了老板赵鹏其人。

面对带着一肚子问题的我们,赵鹏老师摆摆手说录像就免了,有什么问题我们直接开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打针,不吃药,坐着就是跟你唠

于是我们试图先聊一点轻松的,拉拉家常来打开局面。

和赵鹏老师寒暄之后,我们却总结出赵鹏的许多独特爱好,摇滚、种地、研究宇宙。然后很容易得到一个结论:“赵鹏其实是赵朋,朋克的朋。”

赵鹏发过的一个微博配图

赵鹏听摇滚,最早要追溯到大学时期,那是90-94年前后的事情,那一代的中国大学生气血仍然很旺,“那时听Beyond黄家驹和崔健他们的磁带,感觉很有意思”。

以年份推测,他当时听的应该是这几张。

赵鹏刚刚上大学的时候,娄烨正开始拍摄第一部电影《周末情人》,主演是马晓晴,贾宏声和王志文。

赵鹏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的时候,北京乐队唐朝与魔岩三杰在香港红磡举办了《中国摇滚新势力》演唱会。

2003非典那年,赵鹏老师又喜欢上了林肯公园,并一直听到现在,或许赵鹏加班的时候,都得整首《Numb》听听。

一个70后CEO听了这多年摇滚乐我们觉得可能是件很酷的事, 所以我们问赵鹏老师,你觉得你酷吗?

但他却说:“我不酷。我需要尽量少犯错误,所以这种人很难酷得起来。

我最酷的时候,可能是我读一本书, 这本书,通常作者死了好多年了,但是我发现他边写边耍得高兴的那股子劲头,我就会给他指出来。

我说:嘿,我发现你的了,那会儿你写到这里,为毛你这么高兴啊?”

但赵鹏最喜欢的书,作者还没死,书名叫《三体》,作者叫刘慈欣。

三体

我们从赵鹏老师多年的微博中发现,确实如此,他甚至还在网上专门跟人探讨过《三体》和《流浪地球》的联系。

我不禁怀疑赵鹏是否也在虎扑有个小号,与人争论过詹姆斯到底能不能单挑得过银背大猩猩。

除此之外,赵鹏最喜欢的企业家也是颇具科幻色彩的人间钢铁侠“马一龙”(即马斯克)。

他的原话是:“马一龙,这个人,有本事,办正事儿。什么是正事儿,就是跟全人类的现在和未来有关的大事。”

马斯克

那我们就更好奇,一个把目光投射进宇宙,甚至有些科幻狂热的中年成功男性,业余都在搞什么?

赵鹏老师却说:除了读书,业余只喜欢两件事:“走路和种地”,因为可以带来“平静”。

赵鹏实在是一个太矛盾的人物了。

赵鹏酷爱科幻、未来,但他最喜欢的电影,却是一部爱情电影,叫《燃情岁月》。从94年他大学毕业那一年上映至今,已经看过无数遍。

这一通问下来,我们甚是迷惑,因为从赵鹏老师这些精神爱好上看,他很难用某个标签一以概之。

我的脑中甚至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画面:一个成功的70后CEO在田间种地,耳机里放着“如今只有残破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夜幕来临他扛着锄头走在乡间小路上,偶尔抬头仰望星空,脑子里全是半人马星系和space x 的近地轨道火箭。

来自于关东摄影网——@晨光@

赵鹏就像是一个矛盾混合体,或者说复合型70后。

这让我们更加打算一层一层剥开这位CEO的内心世界。

当气氛渐渐放松下来,我们也不说废话了,径直向赵鹏抛出了最好奇的问题,“你读过我们这篇文章吗?”

但话刚出口,我们就感觉有点儿草率了。

因为来之前我们打听过,Boss直聘的前台都是退伍老兵,我们担心下一秒赵鹏嘴角一动就立马冲进来几个工装大汉带我们体验回旋投掷。

结果赵鹏老师却平淡地回答道:“是我的小伙伴转给我看到的,而其实这种事情我们平时就知道一直存在。”

于是我们松了口气,这样就可以跟读者交差了。接下来我便忠诚地把文案记录在了Word里。

他们知晓的方式主要来源于用户投诉通道,因为这类投诉是需要提供图片证据的。

有证据,他们就会处理。而根据情节严重,他们会将其区分为两种:

一、“偶尔这么干的,会打电话沟通一下,提醒他以后别这么干了。要是骂人太难听的,可能会封禁账户几天。”

二、“而经常这么干的,可能会永久封禁账户。”

赵鹏觉得“这种人哪里都有,但是从全平台看,比例不高”。

对赵鹏来说,他也在不断被刷新着对人类的认知。用他的话来说,很多事情在之前是“万万没想到”的。

“2014年那会儿,一个月服务几千人,那会儿并不记得有人很暴躁地骂人。”

“而2020年这会儿,一个月服务好几千万人。于是看的见的就多了。”

所以最后也许总会有那么1%的人,被聚焦之后, 就成了我们浮世绘的放大镜。

boss直聘是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职场放大镜的呢?

我想,最早应该追溯到世界杯期间,从BOSS直聘的洗脑广告反复冲击我们神经的那时说起。

赵鹏深知这些广告洗脑的原因,因为他深知 广告和审美虽然存在着交集,但更多的是两回事。 广告的主要目的就是传播,要做广告,就得先认真做好传播。

“白花钱,没效果,肯定难受。”

但曾经投放世界杯的广告,让Boss直聘从一个招聘小App正式一跃成为主流移动招聘平台。

BOSS直聘的“BOSS”,也让赵鹏有了更深的理解,“县官”和“现管”都算“老板”, “谁能拍你的板,谁就是你老板” 。

谁能掌握你的“回车键”,谁就是老板

赵鹏老师在回答问题时,惯用短句,十分迅速、不重复。

但在问题得到解答后,若还想要探究赵鹏为何会形成如此独特的性格与作风,那就需要深入研究下他的人生。

电影《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剧照

1970年赵鹏出生在山西省长治市,在他出生的那年1月,长治市电信局和广播站才刚试制成功一种适合农村需要的广播、电讯联用的载波广播机。解决了长期以来农村广播时不能打电话、打电话时无法收听广播的问题。

赵鹏,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叔叔、舅舅、姑父都是军人出身,规则、自律与底线是从小耳濡目染的东西。

上世纪70年代,长治钢铁厂区

同年,有一位叫贾樟柯的,出生在山西汾阳。

如果再往前数两年,李彦宏出生在山西阳泉。

再往后数三年,贾跃亭出生在山西襄汾。

贾跃亭

把赵鹏放进同时代同地域的名人中,你会发现一些区别。

因为他是这些人中最不爱出名的。

贾科长后来成了第六代导演的领军人物,镜头里有对旧时代理想的挽歌和新时代理想的瞭望。

李彦宏创办了百度,我小时候搜作业答案靠的都是百度,而他这几十年来究竟做了些啥,这个懂得都懂。

而贾跃亭曾经制造过中国企业生态最为膨胀的理想,后来以至于胀得太大飞得太远至今不见踪影。

魔岩三杰之一的张楚说过,他们是受理想教育的最后一代人。

但赵鹏呢,他拥有理想,但他却一直不爱对着媒体的话筒谈理想,这让他显得更为沉默、神秘。

赵鹏做的事儿,其实更与他的“遗憾”有关。

在山西长治这样一个小地方,1989年高考以全山西省第三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

而那年山西的文科生, 仅有他一人报的志愿是北大。这不能不说有一些理想主义者的做派。

90年代大学生

1994年,赵鹏从北大法律系毕业,那一年我国第一个外汇交易中心———深圳外汇交易中心成立,新时代的冲击与外来信息的灌入,让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觉得这片大地上到处都充满了发财的机会。

90年代 深圳

当年赵鹏踏上时代的绿皮火车,并没有一帆风顺,甚至上个车厢台阶,赵鹏都差点跌了个趔趄。

比起迷茫和苦难,赵鹏与大家的经历其实差不多。大学毕业后找工作,他去了100多家单位,参加无数招聘会,5月份了还一点影子没有。

他有时破口大骂、有时眉头紧锁,而当时找不到工作的他,根本不敢想象,他会在2014年创办一家公司,帮许多年轻人找到工作。

最终,赵鹏终究没有选择去深圳、香港或者美国。

他在时代窗口下,当上了公务员。

到了1999年,赵鹏却踏踏实实干到了团中央办公厅调研处长。

但那一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突然下海,通过五年时间在智联招聘从公关经理做到CEO,带领智联扭亏为盈。

而当智联已经朝着光明的方向稳步进发后,他又突然选择出走。

智联招聘时期的赵鹏

时间就在一切猝不及防中,来到2012年,那一年末日论甚嚣尘上,在电影《2012》里,巨浪淹没了上海的一切财富,有些绝望悲观的年轻人们开始迎接世界末日。

但在12月18日的时候,赵鹏却如常地发了这么一条微博,向粉丝们发起了3个提问,好像无人评论。

赵鹏得不到答案,但他在内心里寻找着回响,2014年7月13日,想要完成青年时未竞的遗憾,赵鹏发布了boss直聘的APP

创办的那一天,赵鹏发了这么一条微博,说的就是世界杯见

“根本就不是一帆风顺这么回事儿”,赵鹏发展boss直聘的时候,似乎每年都在经历着2012的风浪与迷茫。

2015年初,boss直聘没钱发工资,赵鹏撑过来了。

2016年,boss直聘的管理员账号被拉勾网某员工破解、盗号,最后还提醒App store官方删除了Boss直聘应用,导致一段时间内,苹果用户都无法正常下载Boss直聘。这次风波,最后也以拉勾方道歉告终。

boss直聘当时做的一个讽刺拉勾网的广告

撑过2018年经济萧条后,到了2020年,如今的boss直聘已有近2000名员工, “至少有100多人是我自己招进来的”。

2020年,回望2012年“末世”的那三个问题,赵鹏似乎也有了答案。

他遗憾于当初高中分文理科的时候没选理科,“如果学物理或者化学就好了”。

他遗憾于在不惑之年之前“有很多很多没有尽心尽力的时刻”。

于是,可能出于对2012年的回首与补偿心理。赵鹏在企业内部设立了BOSS直聘研究院。

因为全世界有40亿人要靠着“职业”这个鬼吃饭。但是这个事儿,竟然没有一门自圆其说的科学。他觉得这件事他来做,可以有。

如果你们是X博士的忠诚读者,也会发现我们经常引用Boss直聘研究院的数据。

似乎在每一次人生即将趋于稳定的时候赵鹏总是急流勇退,为了一个新的想法头也不回开始下一段旅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不断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

你可能会问赵鹏你是理想主义者吗?但你可能又咽了回去,因为他喜欢种地,也是干就完事了,他“活在现实”里面。

但我又不能彻底指出赵鹏是一个利润指向的企业老板,因为好像他也听着摇滚、研究着机器人,“我揣着希望,我就撑得住。”

最后,我问起赵鹏老师,他是否听过今年很流行的前浪后浪的说法。如果说他是前浪,那他对后浪有什么想说的?

“前浪是注定会死的,世界注定是你们的。”

“每一浪都有各自的苦难”,他补充道。

大概,贾樟柯的理想,最终要放飞在小武的自行车后座上。

可能马斯克的理想,最终要放飞在那辆上了太空的特斯拉上。

而研究着养老机器人,听着摇滚的赵鹏,正在寻找着下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