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书机不拿来订人,难道炒菜吗?

曾经年少爱猛男,爱他们肌肉比脑袋大,爱他们把世界干得稀巴烂。但后来才发现,只会干仗不会缝伤口的猛男只能算莽汉,拿订书机把伤口订上的才是真的塔扶盖。

大概已经忘却了有多少次,我得眯眼才能看完壮士自救,一般都一手掐住伤口另一手拿着订书机往肉里订。

这种视觉效果带来的震撼,远胜拿刀舞钳取子弹,自己取子弹充其量只是小孩逞英雄做给人看的表演,拿订书机订肉才是自我救赎的终极形态。小时候也看不明白,只觉得恶心渗人,长大了才明白其中深奥的比喻。人类不过是一本本书,有的人出厂已是精装书,但更多人还是平装书。而书有了破损脱页,也就是人受了伤,就需要订书机来修复,订住了伤口也修复了人生。

不得不说,在那些飙野激情的电影里看到这么伟大的比喻,光是眼泪不足以表达我受到的震撼。于是我也偷偷买了订书机,不装订书针假装给自己订肉,还要模仿电影里野汉的痛苦表情。我始终还太嫩,无法自己完成救赎成为一个塔扶盖。

订书机订肉是一个实用技能,就像马达在火星时的遭遇。没有朋友孤孤单单,不小心受了伤开了口子,叫天叫地都不行,只有拿起订书机,哪里有口子订哪里,简单方便就是稍微疼点。订书机也是不敢去医院的杀人犯偷偷治疗伤口的首选,亡命之徒不配享受正经医疗服务,他们每个人都精通自愈之术,有时感觉华佗在世给自己治病也就这么回事。

最劲的塔扶盖用订书机给自己缝脸,不管脸上有多大口子,掏出订书机照着镜子就是一顿猛订。事成之后那张脸凶狠吓人,塔扶盖也进阶到另一个境界。当然不是每个野汉都有这种境遇,破脸需要很大勇气,更多人在身上开口意思意思就行了。

不管你是流落外星的浪子,还是极端凶残的凶犯,订书机都不带情感不管身份。它们只认肉体,只在需要的时候出现,用力一推就把身上的烈焰峡谷收拢成一线天。再猛烈的创伤只当没来,把肉钉上就是原地转生,没有顾虑没有烦恼,捡起武器又是一条野汉子。

所以学会了订肉就是个保命技能,以后走哪都带上订书机,退可缝伤复体,进可当武器制裁敌人,攻守兼备天下无敌。最重要的,带订书机到处走不犯法也没人管。

订书机作为武器,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见谁不爽拿出来对着他,他就傻了,闹不清什么情况,一下子也不想打架,只想找出一叠文件给你乖乖递过来,求你给订上。这架还没打,气势上已绝对压倒对方。当然,拿出订书机对着别人一顿猛订,本身就是很有仪式感的动作,像是康斯坦丁的武器,把对方躁动邪恶的灵魂用订书针封印起来。

曾经我以为只有我发现了猛汉秘籍,但学会上网才知道世界之大无野不欢。有的外国野汉已经上手模仿电影里的塔扶盖,拿订书机怼额头,然后就是一顿猛订。

痛不痛?能问出这话的孩子,还不知道这世界本来的面目。

更有野汉老游戏新玩,把大轮盘与订书机完美结合,转到哪个部位就拿订书机怼哪个部位。

这游戏规则清晰玩法简单,本着诚信游戏的态度,玩家不得不坦然面对每一发订书针。无论是额头脸颊舌头,还是手臂大腿屁股,订哪个部位听天由命,这针由天不由玩家。

皮肤缝合器

我就说电影里不是骗人的,我一直坚信。直到看见外国野汉的视频,看得我哭瞎了眼,又一次检讨自己的懦弱胆怯。还是做不到,还是下不了手,只能把想象中的勇武投射到这些野汉身上。

皮肤缝合器

我也给哥们吹嘘过拿订书机订肉的塔扶盖标准,哥们听了之后,不多不少沉默三秒,然后朝我竖中指说:“什么订书机,人那玩意儿叫订皮机。早就有了,专门拿来订伤口,你还真以为随便拿个订书机就行?个傻叉。”

皮肤缝合器

挨了一顿训之后,我灰头土脸回家上网浪淘,才发现这玩意早被医用了。订皮机,也叫皮肤缝合器,伤口缝合器,专门用于外科手术伤口缝合,代替缝合线和针头。

皮肤缝合器

重要就在于方便易用,能节省很多时间。外科手术那都是争分夺秒,皮肤缝合器简化了伤口缝合,为医生节约时间,也减少了伤口感染几率。

皮肤缝合器

皮肤缝合器也有多种价位,越贵的整得越复杂。当然也可以买最便宜的放在家里,小伤小口消毒后用缝合器体验一下订肉的感觉,也不是不行。

但口子太大还是老老实实上医院,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想成为塔扶盖。这是我成熟以后给人最大的劝告,但如果你真的想要成为一个塔扶盖,请你不要告诉我,以免让我再次自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