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世界只有中国人和日本人在玩弹幕?

「大郎,该吃药了…」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俺也一样!」

这些四大名著影视剧里的名场面,承包了 B 站网友近一个月的笑点,也让 B 站 6 月新上线的老版四大名著电视剧,跟着火出了圈儿。

上线一个月来,该剧集总播放近 6000 万,有 636 万条弹幕,74 万人在线追剧,至今仍稳居 B 站电视剧排行前十。

到底是什么样的魅力,让我司那位平常张口「某车型前杠设计微调」,闭口「汽车车漆的白至少有 10 种写法」的钢铁直男同事,都突然在办公室里看起了 87 版《红楼梦》呢?

当然是弹幕的力量!

当宝黛初见,弹幕集体变成粉红,王夫人讲宝玉是混世魔王时,弹幕说,「王夫人:我给你个高能预警。」

《西游记》里,母亲咬唐僧左小趾做标记,弹幕:唯一吃过唐僧肉的人。孙悟空偷吃蟠桃,弹幕:桃饱会员。

《三国演义》里,刘备在家种菜浇水,弹幕更是生生将韬光养晦的场面刷成了 QQ 农场。

视频弹幕

在 B 站的弹幕里,当年蹲家各自偷看电视的孤独小孩们,可算找到组织,恨不得把十几年来攒下的机灵劲儿,一下子全都给抖光。

这种「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感觉,是 B 站弹幕用户最核心的体验追求,也是 B 站生态能够区别于爱优腾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一点,早在十几年前日本始祖级弹幕网站 niconico 动画的成功过程中,就已被反复验证。

日本学者认为,互联网时代,人们倾向于在拟态环境中构建身份认同,弹幕为观众提供共同存在的虚拟场所,观众在场所中发言、互动,并通过他人的发言确认自己是否与这一集体相容,满足自己构建身份认同的需求。

人们生存于网络的时间比例越长,对这种拟态环境内身份认同的需求就越强烈,所以 Z 世代中出现弹幕文化,是信息时代的必然。

可如果说弹幕是当代人一种普遍的心理需求,那么为什么除了中国和日本,世界其他国家却都没有成熟的弹幕文化呢?

中日之外,真的没有弹幕吗?

要问为什么,先问是不是。

中日之外,真的没有弹幕吗?

是的,没有。

日本,是全球第一个出现弹幕型视频网站的国家。2006 年 12 月,为了将 YouTube 视频右侧的评论栏换一种展现方式,实现更强烈的同屏观影效果,「niconico 动画(仮)」上线,首次将用户评论叠加到视频荧屏之中。

这种形式一经问世即大受追捧,短短一个月后,2007 年 1 月,niconico 页面浏览量即突破 1 亿。2008 年 5 月,全站视频总播放量突破 50 亿,到 2016 年,总付费会员数超过 256 万人。

日式弹幕文化也迅速应运而生,很快,所有 UP 主都不得不在自己的视频下标明「弾幕禁止 / 弾幕自重 / 弾幕推奨 / 弾幕歓迎」等标签,来照顾粉丝属性。

2006 年后,AcFun 和 bilibili 相继将这一形式引入中国,也很快催生出了别开生面的中国弹幕文化。不仅在流视频网站上红红火火,也在线下大荧屏上破位出圈。

视频弹幕

2014 年,《纽约时报》登载一篇文章,惊讶地向读者介绍了一种名为「弹幕」的神秘东方现象。文章称,现在中国的年轻人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坐在影院中沉默地观看电影,他们会拿起手机发送短信,将自己的评论送上巨幕。

这则新闻所谈论的,是 2014 年《小时代 3》在北京几家影院所做的弹幕电影尝试。在那次尝试中,观众可以通过手机发送评论给影院,经影院处理后,观众评论会以弹幕形式在电影屏幕上实时滚动。

纽约时报评论,不知这会是「电影观众最可怕的噩梦还是未来最酷的浪潮」。

如今 6 年过去,弹幕在中国已成滔天巨浪,在欧美却仍是猎奇的谈资。人们也许曾听自己的亚洲朋友热情安利过这种视频形式,并好奇地进行尝试,但最终基本都会头晕眼花地皱着眉头,叹一声「什么玩意儿!」。

在欧美,目前拥有比较接近弹幕形式的,只有游戏实时流媒体视频平台 Twitch。Twitch 于 2011 年在美国旧金山创立,在它的视频右侧,有一个侧窗,可以实时滚动评论,有点像我们目前直播中评论滚动的形式。

它提供给用户在线交流评论的可能,但并不会以弹幕的形式呈现在视频中。

YouTube 也是同样,不仅不会出现弹幕,连字幕都少得可怜。

在某些欧美视频播主眼中,唯一能接受的弹幕,只有星战开头。

星球大战片头

对于这种情况,国外网友没有任何不适,只有中国和日本网友感到接受不能。

为了在 YouTube 上也能享受弹幕的快乐,中日网友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于不可能中创造可能,强行开发出各种 Chrome 浏览器插件,给 YouTube 加上了弹幕功能。

不过由于大多是用爱发电,这些插件淘汰速度极快。目前尚还能用的,有日本网友开发的 TUBETUBE、支持 Crunchyroll& Hulu & Funimation 的 DanMage,以及中国网友开发的 Dmooji 弹幕君。

YouTube《甄嬛传》

相比于不过四五百用户的前两者,拥有一万加用户的 Dmooji 弹幕君已经算业界一哥。不过从 YouTube《甄嬛传》的弹幕体验来看,它的主要用户群体仍然是中文用户。至于其他用户较少的视频,插件会自动爬取一些视频下的评论充作弹幕,让屏幕显得不要太过冷清。

值得一提的是,这款插件目前在 Chrome 商店收到了 1284 份评价,总评维持在 5 星,可见对许多国人来说,满足弹幕需求着实是一种刚需。

在英语圈外,韩国、泰国、越南等国,也都没有成熟的弹幕文化出现。

这种奇特的文化现象,究竟原因为何呢?

搞点评这种事儿,其实是中日的传统艺能

回顾我国的历史传统再来想,弹幕这东西能在这里爆发,也是其来有自。

其实搞点评这事儿,一直是我国的传统艺能。

不过古人边看边发表评论,不叫弹幕,叫批注。

批注批得一般,是种自娱自乐,批得好了,就能刊印全国,和天下同好共赏。批到登峰造极,到了朱熹《四书章句集注》的水平,还能当考试教材,荼毒一代又一代有志青年。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远的咱们不说,还说回四大名著。

批《水浒》的才子金圣叹,和批《红楼》的大拿脂砚斋要是放到现在,一定有一群弹幕追在身后喊等等。

金圣叹批注的《贯华堂第五才子书水浒传》,至今仍然畅销。书中每不出三句,必有他的一条「弹幕」,其中套话一套一套。

开篇讲宋太祖降生,书中道:「朝圣人出世,红光满天。」金圣叹小话儿立刻跟上,【圣人出世,红光满天;妖魔出世,黑气一道。】

倒拔垂杨柳一节,讲泼皮张三和李四在菜园想将鲁智深踹进粪坑,智深心生疑忌,暗忖:「这伙人不三不四,又不肯近前来,莫不要颠洒家?」金圣叹夹批,【张三李四,不三不四。】

若遇到看得畅快之处,就一通夸奖【写得好】【写得出色】【写得妙极】【妙妙】【绝妙】。

对于讨厌的角色,黑得也是不遗余力。金圣叹最看不上的是宋江,认为他假仁假义假忠假孝,是个小人,于是抓紧每一个场景去加以佐证。其中固然有说得在理之处,也有很多现在看起来,形同杠精。

譬如书中说到,宋江从还道村脱险回到梁山,在聚义厅上急问「老父何在」,金圣叹夹批【一片权诈。孝顺不在口说,孝顺亦不在人前,凡属口说及在人前者,皆强盗,非孝顺也。】

当然,金圣叹不仅是个弹幕作者,还是一位擅于二次创作的剪刀手 UP 主,由于不待见梁山好汉最后被招安并为朝廷战死的美好结局,他在自己的《贯华堂本》中,将第七十一回后的被招安、征方腊等情节全部删除,增入卢俊义梦见梁山头领全部被捕杀的结局。成全自己理想中,「108 好汉全部斩立决」的完美结局。

这一做法,史称「金圣叹腰斩水浒传」。

金圣叹批注的《贯华堂第五才子书水浒传》

同样厉害的点评家,还有脂砚斋,脂砚斋点评的《红楼梦》,和《红楼梦》本身一样,养活了许许多多的红学家,可谓功德无量。

他的评论,没有金圣叹一般的跳脱飞扬,但胜在沉静细腻。写黛玉眉眼之美,书中道:「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 脂砚斋批:【奇眉妙眉,奇想妙想。奇目妙目,奇想妙想。】

讲黛玉入贾府一路所见,脂评【写得清,一丝不错】,很有一种语文课代表解阅读理解的感觉。

除脂砚斋外,仅道光年间出版的《红楼梦》评本就不下数十家。

此外《聊斋志异》、《儒林外史》等书,也有大批文人提笔点评。要不是技术条件所限,盛况未必弱于今天。

古代日本深受中华文化影响,这份点评的本事自然也没有落下。与中国文人一样,日本文人同样精擅注释与点评。紫式部的《源氏物语》问世后,考据和点评本层出不穷,《源氏译》、《奥入》、《永水抄》、《紫明抄》、《河海抄》、《源氏秘诀》、《湖月抄》,每一本都曾名噪一时。

到了当代的动漫文化语境下,这种潜藏在文化根底里的第三者视角,甚至在弹幕文化的互动下,发展成了官方吐槽。

现代中国人的点评本能,在语文课上养成

中国的语文课,向来与外国不同。

当欧美的教材还在集中于单词、语法的教学时,中国孩子已经开始做阅读理解了。

一场近代革命过去,语文传统里这份轻术而重道的老根脉,倒是没有断绝。

一个合格的中国学生,也许搞不清什么是主语谓语宾语,什么是谓语状语从语,但一定知道记叙顺序里有顺叙、倒叙、插叙、平叙、补叙;一定知道环境描写的作用是交代环境、渲染气氛、烘托人物心情、推动情节发展;一定知道分析人物形象要讲外在形象、内在特点、人物身份;一定知道如何在长长的文章中寻找线索,提炼主旨。

把简简单单的作品,诠释得作者都要惊呼「原来还有这层含义」,是每一个中国学生寒窗十载的练就的超能力。

「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是一句病句吗?请问作者鲁迅为何要这样写呢?

有学生回答:一棵枣树指作者自己,另一棵枣树指和自己有一样目标的人。所以在鲁迅看来,两棵枣树是有区别的,这不是病句。

有学生回答:由于是秋夜时分,作者可能看不分明,这说明,作者先写一颗是枣树,而后出门仔细看后得出的结论,另一颗也是枣树。所以并不矛盾,反而衬托出秋夜光线昏暗的特点。

有学生回答:这种故意重复的修辞格的运用,有一种电影中慢镜头的运用的意味,很好地突出了文章的中心。

还有学生回答:鲁迅,作为历史上一个十分正直的作家,他的笔就是枪,他说学医医不好中国人。一棵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给人莫名的压抑感,这样更能体现出那个时代的黑暗。

熟练掌握这份哈勃望远镜般的观察精度,也难怪四大名著里的每一个穿帮镜头都难逃弹幕法眼。

30 秒内找到文章重点,1 分钟内写完答案的本领,全被用在了弹幕之中。

《西游记》里,悟空给国王治病

《西游记》里,悟空给国王治病,带领师弟们连夜制药,弹幕提炼主旨,【无证经营,动物作坊】。

唐僧长大见到母亲,饰演母亲的女演员音容不变,弹幕立刻联系上下文指出,【吃了唐僧肉果然长生不老】。

当浮力公式驾鹤西去、三角函数付诸东流,唯有语文的影响,依旧长长久久。

中日使用的汉字比英文更适合呈现弹幕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语言。

观察弹幕出圈的国家不难发现,中日两国都是汉字使用国家。

相较于英文等表音字母,表意的汉字在信息熵上明显更胜一筹。

所谓信息熵,指接收者在接收到语言符号之前的不确定程度大小。这种不确定程度越大,在你接收到语言符号的那一刻,所获得的信息量也就越多。因此,语言的信息熵,是一种衡量语言负载信息量多少的指标。

信息熵越大,语言负载的信息量越多,信息熵越小,语言负载的信息量越小。

根据我国学者冯志伟的计算:一个汉字的熵为 9.65 比特,法语一个字母的熵为 3.98 比特,意大利语一个字母的熵为 4.00 比特,英语一个字母的熵为 4.03 比特,德语一个字母的熵为 4.12 比特,俄语一个字母的熵为 4.35 比特。

在同样的符号长度下,汉语所负载的信息量明显高于其他语言。

这也就使得言简意赅、内涵丰富的弹幕,在汉语语境下成为可能。

虽然英文里也有许多缩写词汇,能够精炼地表达丰富的含义,但从信息熵的绝对量上来说,屏幕上单位面积内能呈现的信息量,还是远低于汉字的。

也就是说,当满屏幕英文弹幕铺满时,人们很难快速从中抓取到相应的信息,反而很容易看得头晕眼花。

36 氪旗下英文媒体 KrASIA 的一篇文章称,弹幕之所以在欧美地区无法流行,就是因为扫读困难,视读效率低的缘故。

不过,虽然没有弹幕文化诞生,欧美人在虚拟空间身份认同的构建上,还是找到了自己的解决之道。

「反应视频」也悄然在 YouTube 上抬头

就在弹幕文化在中日兴起的稍早几年,「反应视频」也悄然在 YouTube 上抬头。

这种记录自己观影心得的视频,吸引了无数人在线观看。

它所表达的内容核心,与弹幕极为相似,通过观看反应视频,观众同样能够获得在虚拟现场共同观影的快感,也同样可以建立虚拟世界中的身份认同。

只不过,这种视频牺牲了一定的即时性,加入了丰富的表情与肢体语言,更加独具欧美特色。

在虚拟空间里寻求共情,是信息时代里人类共同的精神需求。

但面对这同一种需求,中日和欧美国民却分别选择了文字和视频两种截然不同的解决方案。

这一方面是受客观因素——文字信息熵——的制约,另一方面也是受民族性格等主观因素的影响。

当亚洲人还在园林中寻求曲径通幽的雅趣时,欧美人已经将灌木剪成了一览无余的方块,当亚洲人盛赞中庸之道与老庄哲学时,欧美人早已举起暴力革命的大旗。

对于相对内敛的东亚人来说,潜藏在屏幕背后发表意见,无疑能带来更高的社交舒适度与更强的安全感。

而对于热爱 Party 到不顾新冠病毒的欧美人来说,真人出镜才足够爽快。

其实不论是弹幕还是反应视频,人类在虚拟空间里寻求共情的核心需求永远不会改变。至于形诸于文字还是形诸于肢体,大概就是内敛与外放的不同民族,在历史与血脉中形成的自然选择。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