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内心的声音《国王 武士 祭司 诗人》

内心的声音

我们可以认为,生命有一个最基础的进化模式:从低水平的意识和体验,向 高水平的,或者更深的体验和意识发展;从一个零散的人格身份,发展成为 一个坚固结构的人格身份。这样的过程是自动的,无论成功与否,每个人至少都有这样的趋势。 阅历丰富的男人知道,生活是一场持续的搏斗。它的目标是获得内心的 安宁,以及毫无畏惧的给与和接受爱的能力。在这一场发现与成长的征途中,我们的内心有很多不同的力量在争夺我们的注意力,因为我们的人格不仅仅只有一种声音-实际上,我们的人格及其复杂,其中有许多不同的 声音在争夺我们思想的主控权。有时候一些新鲜陌生的声音让我们感到心旷 神怡,醍醐灌顶;有时候一些声嘶力竭的声音让我们感到恼火异常,内心狂躁,它严重地遮避了我们需要听到的心声。于是,我们开始怨恨自己。

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辨认出这种声音,并且友好的对待它们。这样它们才能找到它们归属的位置,从此停止在我们心中的肆虐,让我们的内心变得更加完整和坚实。有时我们必须将一些内心的 声音压低,而将另一些声音升高,就好像让男中音变为女高音,让男低音成男高音。

我们如何去定义这些内心的声音?瑞士心理学家荣格给我们提供了一个 蓝本:无意识原型 – The Archetypes of the Unconscious 。在诸多心理学,心 理咨询领域的研究者们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不管是谁,对自己内心的绝大部分声音没有任何意识,只有当危机出现时,这些内心的声音才会呼喊出 来,以一种难以对付的各种症状:人格分裂,抑郁,狂躁,等等展现出来。 而不管这内心的声音是通过症状最终以爆发的形式表现出来,还是在平常的 心理咨询中,梦中 – 人与人之间的这些外在展现有超出想象的雷同。 有大量的证据表明,我们的内心结构源自同一个蓝本。在病态研究之外的艺术,音乐,文学领域,我们也发现了同一蓝本,而正是这人类的共性, 给这些领域也提供了长盛不衰的可能。

每个男人的内心里的这套蓝本,都可以在后天经过引导,提炼,去达到他最高的,成熟和宏伟的水平。就像我们所拥有的学习语言的蓝本一样,每 个人都有达到高超语言造诣的可能性。然而,社会中的人并不平等,在语言 水平上,和在个人的成熟度上具有千差万别。 这中间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影响来自于我们的原生家庭。在我 们从出生到10几岁的时候,父母几乎决定了我们的一切。随着我们和原生家 庭之外的人越来越频繁的接触,我们的人格继续被周围的人影响,而且也开 始被自己的信仰,生活环境,后天的学习继续塑造。 林肯曾说,父母给了一个男人前半生的长相,而后半生的长相是自己给 的。其实,林肯说得并不是长相本身。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我们相信“面 由心生” ,林肯的这番话实际上指向的是男人的内在修养,即你后半生的内 在修养完全靠你自己创造。长相是一个人的内在气质的一个外在表现形式。

我们无法决定我们的父母,但我们可以去理解蓝本的构成,它在成长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今后会往哪里去,倾听它们的声音,它们的歌唱,理解他们想告诉我们什么。

不管现在我们内心的声音究竟如何,我们应当对驯服它们充满了信心, 相信,我们完全有能力让它们从嘈杂的喧嚣变成悦耳和谐的歌唱。而本书所 使用的符号和象征,是我认为从全球人类文明,和当代生活角度上最贴切 的,它集合了荣格和他大量的跟随者的研究。我们现在将要深入的了解这些原型: 国王,武士,祭司,和诗人。

深入的了解这些原型: 国王,武士,祭司,和诗人。

不论是男孩还是男人的内心,都由这些原型组成。每个原型主宰着我们 每一部分的心智,对待世界和他人的方式。在依赖机制原型(男孩心理)和责 任机制原型(男人心理)中间,存在一条清晰的界限。从男孩心理出发,在模 型中清晰的划定了一条进化的道路,引领男孩看到更开阔的生命景致,同时 打下男人心理的根基。此外,在每个原型的坐标轴上,不仅分为不成熟和成 熟两个阶段,在男孩和男人的阶段内还各有一个金字塔,在塔的顶点可以找 到原型的中心位置,在塔的左右角分别是正负阴影位置。当我们不能激发一 个原型的中心位置的时候,我们会自动的被这种原型的两极的阴影所控制。 当我们意识到一种原型在我们的人格和心理中占有过分强大的统治地 位,必须用其它原型的力量来平衡它时,或者当我们意识到我们依照阴影面 中的积极或消极来行动(而不是完整而成熟的一面)的时候,心理的治愈和整 合就会发生。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本书所要探讨问题的核心部分,男孩和男人的区别是什么。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