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男人原型Man Archetypes《国王 武士 祭司 诗人》

男人原型Man Archetypes

父亲的手

男人的重生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内心迅速成长, 由首先出现的武士(The Warrior)带领,逐步唤醒所有的其他男人内在结 构:祭司(The Magician),诗人(The Lover)和国王(The King)。

当这些原型被开启后,男人的内在心态和外在生活会和前面的男孩截然 不同。在他的世界开始被放大之前,武士至高无上的纪律,是一切的开段。

武士 The Warrior

武士原型

男性启动仪式结束后,一个生活在依赖心理机制的男孩,开始走向了以 责任机制为主的男人。随着英雄的死亡,武士第一个上线。 传统的武士形象,是充满攻击性,战斗性的。很多人认为,武士的这种 攻击性能量另女人感到不安。睁眼看看全球范围内的暴力和犯罪,人类历史 的绝大多数时间由战争书写,就不难知道,攻击性能量在人类社会中无处不在。

心理学家普遍认为,这些上升了阶层的攻击性源自男孩幼年的愤怒。这些愤怒被压制多年后,堆积成了不可挽救的恶魔能量,通过难以用传统界定 的方式释放了出来:所有的上司对下属的剥削,人之间的欺诈,股市的操纵,高科技武器的研发,等等,都是这种愤怒的展现。 实际上,这些都是对武士原型的一种曲解。我们需要问自己,既然武士能量经常爆发而造成毁灭,为什么它仍旧存在于男人的心智中?为什么在人 类进化的长河里,武士的特质没有退化掉?

攻击性是武士的阴影,并非他中心位置的能量。武士的中心地带,是战 斗地带,他是推动男人为目标行动的最基本元素。他把我们从被难题带来的 的被动位置,转向主动位置。而恰当,适宜的战斗,是有建设性的。

世界上有很多需要被攻击,被毁灭的东西:诈骗,腐败,独裁,不公正,臃肿的官僚体系,缺乏热情的职业。武士如何知道他的攻击性是适宜恰当的?他通过清晰的思考来判断。武士是一直清醒的,警惕的。他知道如何 专注他的心智和身体,知道他想要什么,而且知道怎么得到他想要的。

同时,武士也是一个战术家,他能够适应变化作出最好的判断和战术。 他知道自己占上风还是下风,是否能击败敌人,完成任务,是否应该临时隐 退,是否需要独辟蹊径。

和英雄的最大不同是,武士非常清楚自己的能力范围。英雄从来不知道 天高地厚,他对自己的能力抱有一种浪漫主义的幻想。而武士了解现实,没有丝毫的妄自尊大。他对自己的能力和要完成的任务,有脚踏实地的作风。 他的行动从来不“过头” ,从来不显摆自己。武士从来不用过分的行为来试图 证明给别人或者自己,他具备有他所希望的能力。

由于武士的上线是英雄之死的直接结果,你可以认为,武士是死过后重 生的英雄。因此,他拥有一个英雄不曾拥有的宝藏:直面死亡的能力。

一个英雄是从来没有正视过死亡的。相比之下,武士能够感觉到死亡随 时都有可能降临,因此,一个被武士能量引导的男人知道他生命的短暂 – 这 并不让他感到悲伤,反而让他充满了生命力。而这种强烈的内心体验只有他 自己知道,而且从不外露。因为他知道,那些男孩们是不会明白的。

他用这种对生命的激情,引导他做每一个选择,一个武士把每一件事做 的程度,就像是他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天一样。“犹豫”这个词在武士的词 典里不存在。因为犹豫会产生怀疑,怀疑会产生麻痹。麻痹就会导致最终的 失败。他100%得投入到生活中,从不犹豫不决,从不麻痹。 武士的中心能力是他的行动力。-这种行动并不是盲目的,它背后的强 大的支撑来自于训练。而训练,则要求武士具有至无上的纪律。纪律不仅指时间,还有方法,力量,准确度,控制。内在外在,身体上的和心智上 的。武士深知,他必须先控制自己的心智,然后身体才会跟随。

武士的纪律性,让他着眼于长期建设性目标,并能够忍耐身体上和心理 上的痛苦,去得到自己需要实现的目标。因此,武士原型的出现,是从这个 男人降生以来,第一次开始拥有“超越个人的责任感”。

当一个男人去为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场运动,一个大于他自己的 事物而活着的时候,他成为了一个拥有成熟武士原型的男人。在这个阶段 里,他的全部生命围绕着这样一个超越自我的使命,个人的得失则是完全次 要的。

对于当代30,40岁的巨婴们,个人的得失仍旧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当他 们看到为数不多超越自我的武士时,总会嗤之以鼻并加以嘲讽:太崇高了 吧!他们说。而武士从不会去跟这些孩子们辩解。在这些男孩们经历自己的 转变之前,他不会理解什么是超越自我的责任。 当周恩来总理日理万机,为国家鞠躬尽瘁的时候,他不得不牺牲大量的个人需求,爱情,婚姻,财产,他失去了很多人都能够得到的一切。在外交 和内政方面的策略和效果,显示出来的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品质。周恩来总 理,可以被认为是一个真正的武士。

武士用一腔热血抚摸这个世界的同时,却从不陷入个人的感情之中。当 一个男人在强烈的武士能量的占领之下,必定会导致他在感情上会显得疏 远。这并不意味着他是没有感情的,而是,他生命中重要的决策从不建立在感情之上。这样的男人对女人来讲是巨大的挑战,一方面是他的成熟所带来 的吸引力,另外一方面,是他对使命的投入危及到的个人感情。大多数女人只能望洋兴叹,只有心智非常成熟的女人,才有能力去辅佐一个成熟的武士,共度此生。

就像前面说过的恶霸和懦夫一样,当武士如果没有和其他的原型结合好 的时候,一个内心孤立的武士,他带来的阴影也会让正常的生活充满负担。

+ 正极:虐待狂 (The Saddist)

由于武士本身在感情上是疏远的,这种疏远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虐待狂面 对性的态度。女人对虐待狂来说,并不是去亲密的,而是玩物。最典型的是 被请到军营里的慰安妇,和战地的妇女经常面临强奸的危险。这不是简单得因为男人在战乱时趁机施展兽性,而是在天面临生死的战争中,武士能量的迸发,导致他虐待阴影能量的上升,让强奸成为了一个特殊的战争现象。

虐待狂把自己驱赶到生命的边缘。我们知道这样的人:医生,律师,创业家,政客,经常工作到很晚的经理,施加压力给自己的员工,强迫自己的 员工加班。所有的工作狂人格,都是一种指向自己的暴力倾向。这些男人能 忍受痛苦完成很多工作,然而他们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健康。最终以工作劳 累而心脏病发作的男人比比皆是。

他们的妻子或者女友时常在感情上被疏远,而痛苦不堪。更不幸的是, 当她们和男人的真爱-事业竞争时,希望往往是渺茫的。这些男人会经常和自己的秘书,下属,前台接待等,崇敬他的女人发生关系。这些关系并不是感情,而是虐待狂的一种能量释放,或者,一种暴力。

心理学家相信,武士驱使自虐的能量,来自于深深的焦虑和不安和找不 到自我价值。当一个武士没有国王(The King)的命令去服从的时候,他生命变得毫无方向,能量无从释放,于是会开始到处施展他们的战斗能力,攻击他人,攻击自我。 这种暴力随处可见。战争中,士兵虐待和残忍的杀害战俘,军营训练中 长官或者老兵对新兵的施暴和侮辱,家庭中,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实施 身体暴力,还有更匪夷所思的,内心上的自我暴力。

– 负极:受虐狂(The Masochist)

当武士的能量指向自己的时候,他倾向于自我的暴力,让他不仅自己自虐,而且还喜欢受虐。尤其是当这个男人感到自己无法拥有武士的能量,他会自然而然的把这样的能量投射到别人身上。于是,你会发现他们什么工作强度都能忍受,上司说什么都说答应,允许别人持续得冒犯,侵犯自己的权利。他感到自己没有能力,抑郁,没有目标,得过且过。活在别人的虐待中似乎是唯一的让他能感到“还活着”的方 式。

然而,就像其他原型的阴影一样,受虐狂实际上是一个面具。如果权利落在他的手中,他很有可能会突然爆发,自己突然变成一个经常压迫员工, 以摧残别人生命为乐的虐待狂。

Pages: 1 2 3 4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