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一名带学位认证的忍者

最近,一位45岁的日本老哥大学硕士毕业了。当他走出校门的那一刻,立即成为了当地各路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三桥源一

就是这位正在砍树的老哥,三桥源一

起初,所有人都以为三桥只是个痴迷高考的中年宅男,但没过几天人们便惊愕地发现,三桥桑已经默默在维基百科上拥有了姓名, 理由很简单,三桥是目前全世界唯一一个拥有忍者研究学位的人。

三桥源一 百科

几乎在毕业的同时,三桥就有了属于自己的百科

如果未来有人对你说他是忍者,千万别以为是中二病晚期,而且他说得很有可能是真的…对于童年抱着漫画过日子的一代人来说,这样的故事确实有点梦想照进现实的意思,搞不好小时候在操场上放过的狠话,就要实现了。

“伊贺流忍者的想法”

我不免对三桥的母校三重大学多了一分好奇,打开官网,我顺利地在“人文学部”找到了专业的入口:

国际忍者研究

已然成为该校热门专业(左下角)点击率很高,但报名情况不太理想…

当然,三重大学可不是一家“忍者学校”,忍者研究就如同佛学,属于人文社科类。所以即便你精通所有佛学奥义,也不太可能成为佛,只是外人总觉得你已经具备了成佛的一切要素…

忍者专业从2018年开始开始到现在,每年都只有很少的人报名,对于这样叫好不叫座的情况,校方给出了霸气回应:

“每年大约有三名学生报名,我认为有需求。”

至于为何开办这样的学科,校方如是说道:

“主要是为了让伊贺重振雄风。”

周杰伦

伊贺这俩字最早还是杰伦告诉我的…

在忍者横飞的南北朝时代, 伊贺和甲贺就是全日本忍者行业最能打的两大集团。

伊贺流忍者博物馆

如今的伊贺流忍者博物馆,再悠久的历史也逃不过萌娘化的宿命

伊贺忍者更像我们传统认知里的忍者,主要靠接活儿过日子,上了战场基本六亲不认,只听大名(客户爸爸)的。和成天琢磨医疗的甲贺忍者不同,伊贺忍者精通催眠和巫术,喜玩火,利用火遁之术在烟雾中来回穿梭…现在看中二至极,搁当时绝对是偶像派。

伊贺忍者书

伊贺忍者书,乍一眼看以为是在结印,其实是体术

三桥在学校里所受的教育是典型的伊贺流,相当于封建日本特工培训,想想也不觉得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过去的两年里,三桥疯狂修炼忍法和武术,还要严格遵循忍者的生活方式。除此之外,他还潜心研究了忍者各项基本技能,比如毅力、力量与耐心,甚至还要了解农业…毕竟在过去,忍者们每天也是要种地的。

为了和传统忍者看齐,三桥每次亮相大多也是一身黑,但从楼顶往下跳这样的操作就大可不必了…

“有一次考试,他们让我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穿越一座山,但当我开始的时候才发现那座山竟然是个景区…”

鉴于当下已经是法治社会,就算是忍者也得有正经营生。三桥在伊贺地区开了一家旅馆,靠着自己学会的农业常识种植水稻和蔬菜,同时通过自己的道场传授武术和忍术。

提起这位优秀学生代表,老师们也是赞不绝口:“三桥是个大大地热心肠,他就是为了忍道而生。”毕竟这本来只是一个以文化课为主对专业,老师们也没想到三桥真的活成了忍者的样子。

成为忍者有多难?

去日本玩一趟可以有很多理由,看忍者表演绝对算一个。不过除了三桥这样持证上岗的案例,其他大部分忍者目前的作用基本类似泰国人妖,多属于演艺行业从业者。

成为忍者究竟需要怎样的素质?我去 日本忍者理事会的网站上看了看,要点较多,但我还是总结出了几点必备要素。

1、手里剑

忍者必须学会的玩意,很多人从小就在漫画里对它耳濡目染,杀人于无形,厉害得很。

手里剑

不过由于已经被纳入管制刀具,忍者行业也就进一步提高了门槛。为了延续传统,理事会希望手里剑成为一项全民皆宜的养生运动。而扣上了竞技体育的帽子后,画风大概如下:

手里剑

赛前热身

手里剑

大力发射

对飞镖有所建树的朋友大概率可以很快上道,这将助你迈出成为忍者的第一步。

2、忍道

在理事会的网站里,忍道拥有自己的专有入口和页面,地位无须多言。

忍道

经过初步了解,我无不对忍道流露出好感,究其原因,无人能用语言解释,这似乎有关玄学,直到我看到了官方对忍道的释义:

浏览器的翻译太过蹩脚,我用10级中文大概总结了一下,四个字: 和气生财。果不其然,亲切感只因我等社畜早已在此方面(尤其是前两个字上)有所顿悟…

3、秘术

最后的部分注定最为禁忌,但也大概率妙不可言。秘术,才是决定忍者段位的关键环节。

既然是秘术,就不会轻易让人发现,最终我搜遍全网,终于在油管上找到了一部比较像样的课程,上传者为“忍道频道”。

这部分我没什么想说的,具体能练到什么程度,应该就看个人造化了…精通了以上三点,你已经具备了成为忍者的基本要素。

试着成为一名忍者

作为一个装备党,就算精通理论知识,没有趁手的装备我也是不会出击的。所以我找到了忍者理事会网站的官方指定设备商,先把装备配齐。

伊贺黑色9件套

“H类型”我帮你们看了,不是你们想的那种

一套普通的伊贺黑色9件套,大概需要花费800人民币,但厂商的一则提醒似乎也有道理:

想想确实有些可疑,所以我最后选择了一个在人群里非常不可疑的颜色。

忍者服

接下来是武器,按我平时扔飞标的命中率,大概100个手里剑才能杀死一个敌人,而它们需要花费我2874元,而且我的兜里显然也放不下它们。

成本确实有点高…

看来如果活在过去,我的经济条件与命中率似乎都不足以为大名(客户爸爸)效力,只能成为忍道的传播者,毕竟那也是我最擅长的事…

当然,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也完全不必气馁,因为从2016年开始,日本忍者的申请人数大幅下降,表演忍者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甚至有人开价2000美元招募仍然未果。如果你已经上面的忍者三大要素,同时有了一套趁手的装备,接活儿完全可以接到手软(一天100美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