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大戒色吧正在面临威胁

“色情行业联盟正在猛烈摧毁我们的家园,亚历山大·罗德斯被无情地诽谤,我们急需你的支持!”

美国最大戒色网站nofap(不撸)近期在首页发出了一项众筹,面对社会各界的疯狂打压,CEO决定走联邦诉讼程序,并呼吁戒撸的兄弟们献出一点爱心。

看来会员们十分给力,很快20万诉讼费的目标即将达成。

美国最大戒色网站nofap

熟读过我们往期内容的朋友应该知道,除了杂牌军www.停止撸管就现在.com,美国正统的戒色矩阵nofap“不撸”有着不可撼动的江湖地位。

美国最大戒色网站nofap

29万余网站会员和69万论坛成员在这里共度余生,固守戒撸一线的他们有着共同的名字“撸航员”(Fapstronauts),彼此尊称“戒撸侠”(fapstinent)。

即便遭受黑客的裸照袭击也无法摧毁这片净土,春风吹又生,痛改前非的义士前赴后继,将戒撸进行到底。

他们把自己戒撸前后的照片不遗余力的分享,和同仁们一起共创清明无垢的无撸之国。

上图非网友自拍分享,而是宣传照自制meme图

岂料现在社区又到了危情时刻。

树大招风,这要从“不撸”创始人,亚历山大·罗德斯(Alexander Rhodes)讲起。

亚历山大·罗德斯(Alexander Rhodes)

2011年,21岁的宾夕法尼亚州小伙罗德斯在reddit开创了一个子论坛nofap。

还在谷歌做程序员的他,原本只是想通过社群与相同境遇的朋友聊以慰藉。

亚历山大·罗德斯(Alexander Rhodes)

罗德斯告诉CNN,从11岁开始,色情信息便无孔不入扰乱正在学习计算机的他。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事态愈演愈烈。

“那些广告弹窗我一开始不感兴趣,只是好奇。直到发现里面的视频内容相当硬核,我开始坠入深渊。”

亚历山大·罗德斯(Alexander Rhodes)

常年遭受邪淫蛊惑的罗德斯,颓靡的表情和无力的身心看得出他活得言不由衷

“从最初的一周一发,每天一发,再到一天十多发,我难以消受却无法停止去做,那时我才12岁!我变得虚弱而自闭,不愿交朋友,直到现在依然如同行尸走肉。”

在谷歌的日子他具备了更多的业务经验和技术积累,他用这些知识来创办nofap。

亚历山大·罗德斯(Alexander Rhodes)

他12岁沉迷脏片,这是他想让父母了解的话

让罗德斯没想到的是,饱受脏片摧残的男人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Nofap论坛成员快速壮大,两年之内翻了两番。

罗德斯意识到有必要将论坛扩充为网站,www.不撸.com最终建立。

戒色网站nofap时间线

不撸帝国蒸蒸日上,每月有大约100万位好事之徒到访。网站以年龄段分区,每个色气攻心之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然后带着悔恨和自责离开。

戒色网站nofap

发帖忏悔,打卡共勉。人们在这里写下沉痛而真挚的文字,同病相怜的网友给与关怀与支持。

社区内一派祥和,戒撸者并肩同行。

戒色网站nofap
戒色网站nofap

随着网站规模的扩大,罗德斯五年前辞去了谷歌的工作,并在父亲给与的5万美金资助下,将一所教堂的一半废弃空间改造成办公室全力经营自己的事业。

这里清心寡欲环境优越,但他选择对福音派人士保持距离。罗德斯认为自己与他们的观念并不十分契合,即使当中许多人想要投资他的产业。

像其他任何互联网产品一样,不撸网站的广告流量和周边商品是罗德斯的收入来源,他坦言目前处于收支平衡阶段,并非大规模盈利。

“我不是什么商人,我只是被邪淫缠身的罪人。”

一方面是利益团体的拉拢,一方面是色情行业的打压,夹在中间的罗德斯越发难做。

几年前黑客的裸照攻击是对手策略的一部分,有人试图入侵nofap的服务器但未能得逞。

紧接着罗德斯父亲受到脏邮件袭击,而他本人也收到了死亡威胁。

罗德斯在“终止性剥削联盟”研讨会上发表讲话

遥想十多年前,脏视频还处于地下发展阶段,而如今它们堂而皇之成为了主流娱乐。

据2019年统计数据,P站已发展成继油管后的全球第二大视频网站,全年访问量高达420亿次,平均每天有1.15亿次观看量。

据2019年统计数据,pornhub已发展成继油管后的全球第二大视频网站,全年访问量高达420亿次,平均每天有1.15亿次观看量。

用户之间发送了超过7,000万条消息,视频评论区遍布1,150万条评论。

脏视频连接众多人员,以此为纽带的社交网络藏污纳垢,促成了线上线下更多不合法的交易。

与此同时,各路媒体开始联合心理学家表态。自撸减压,促进血液循环,增强自信等等言论分门别类。

这无疑是解放思想运动的一部分。选择自撸如同选择自由,人们撸得其所,求撸得撸。

自我安慰的科学内涵:你不会对你的触发器上瘾——事实上那可能对你有好处

自撸有副作用吗?自撸是普通而健康的活动几乎没有副作用,许多奇怪的主张围绕它,比如失明,这些大都不真实

“这是一场阴谋!如同贩卖酒精和毒品的商家形容的那样,一旦尝到甜头,你将覆水难收。”

强撸灰飞烟灭。凡事都有两面性,更多P站消费者意味着更多戒撸侠,不撸帝国的成员高速增长,人们开始向外发出声音。

拒绝脏片,保持身心的克制和洁净逐渐成为一种不可忽视的诉求。

来自《赫芬顿邮报》不撸崛起:为什么年轻人戒撸

互联网黄片伴随着不撸社区的壮大——但这能帮助其他人吗?

《时代周刊》:靠互联网脏片成长的男人为什么开始主张废掉它

《时代周刊》:靠互联网脏片成长的男人为什么开始主张废掉它

戒撸志士涌向各个平台,油管上相关分享视频高达百万播放量

戒撸侠Brohit告诉《独立报》,两年前的自己像是患上了成瘾强迫症。他对生活中的任何异性感到恶心,只有屏幕里的完美身材才能让他傲然站立。

像是身处苦海,唯有不断上手才能获得片刻欢愉,生活暗无天日。

《独立报》:“它给了我超能力”:男人说戒色如何改善了他的生活

《独立报》:“它给了我超能力”:男人说戒色如何改善了他的生活

自从加入了nofap他便逐渐脱胎换骨。Brohit声称自己现在目光如炬,头脑清晰,浑身是劲。

如今他已攻破戒撸700天的大关,成为社区的模范骨干。

“感谢nofap,感谢罗德斯。我已经获得新生,相信你也可以!”

21岁的Joshua Davidson告诉《赫芬顿邮报》,他的遭遇和罗德斯如出一辙,自从发育期就开始堕落,是nofap拯救了他。

“如果你还意识不到脏片的危险,你终将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神经症医学家Nicole Prause多次公开批评nofap社区,认为极端的戒色将导致更为严重的后遗症。

反对阵营囊括了不少心理学者,他们表示nofap用过时而错误的理论组成宛如传销般的盈利团体。

罗德斯最终选择以诽谤罪进行上诉,几十万戒撸大军纷纷力挺。这便有了文章开头的众筹一幕。

不撸创始人起诉一名为自撸正名的神经科学家

“这样的污蔑还会继续存在,只要色情行业还在发展。”

“公道自在人心,而我将反抗到底。”

罗德斯这样表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