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NASA工程师花样作死,竟拿自己喂鲨鱼?

巴哈马的鲨鱼聚集区里,即将发生一场意料之中的屠杀。

一个男人走进了水底的大铁笼里,用一大包血将鲨鱼吸引过来,想看看它们会不会真的吃掉自己。

这是油管up主Mark Rober的硬核实验。它不是一般的“外国人为什么这么少”系列,在玩命之前,他已经做过一个非常严谨的测试了。

为了分辨哪种血液对鲨鱼更有诱惑性,他分别采集了19升哺乳动物血、19升鱼血分别倒在冲浪板上,观察哪只冲浪板会吸引更多的鲨鱼。当然,为了控制变量,他还准备了一张空白冲浪板。

实验结果很明显,鱼血下的冲浪板收到了鲨鱼140多次青睐,所以鱼血荣幸地成为了引愿者上钩的饵。

随后,在鲨鱼活动最频繁的巴哈马运河水底,Mark打造了一个“人形防鲨笼”。

这个笼子设计的并不那么结实,旁边还留有可活动的缝隙。在游蹿的鲨鱼旁边,他穿上铁质防护服,打开手持摄像机,迈着太空步,一步步跳进笼里。

“咔”的一声防护笼盖子关闭,保护措施完毕,实验开始。

从笼子的间隙里,Mark Rober开始往外倾倒鲜鱼血,嗜血实验进行的非常顺利,很快,一群闻到血腥气息的鲨鱼就聚集到了周遭,开始围着笼子打转。

血腥味越来越浓,周围的鲨鱼也越来越兴奋,有些不满足地开始撞击笼子,场面一度非常焦灼。

越来越多的鲨鱼被引了过来,发疯一般地攻击笼子,甚至试图从缝隙钻进笼里。

几条鲨鱼眼看着就要破缝隙而入,此时Mark已经瑟瑟发抖,手持的gopro画面里的镜头疯狂晃动,他一边惨叫着朋友来救命,一边疯狂地将近在咫尺的鲨鱼试图踹走。

千钧一发的时刻,朋友及时出手吸引了一部分鲨鱼的注意力,他这才狼狈逃了出来……

事实上,Mark能去巴哈马,本身是一件非常玩命的事了。

他去年已经做好了初步实验计划,而由于疫情影响,他一直不能将后续喂鲨鱼的完成,因为巴哈马不许美国人入境。民航行不通,Mark很着急,只好找到了自己在Discovery工作的朋友,两个人干脆整了一架私人飞机,在空无一人的独家旅游小岛上,完成了这个实验……

开着私人飞机去喂鲨鱼,有钱人的生活里,的确有我想象不到的快乐。

而Mark Rober不仅有钱,他总有一些奇思妙想。

除了这则入虎穴食虎子的硬核视频以外,前段时间Mark Rober一则和松鼠斗智斗勇的vlog挺火。

他家的庭院外面,总能发现有偷吃核桃的小偷,是一群聪明机智的松鼠,不仅偷吃还把自家的鸟赶走。于是Rober灵机一动,制作了一个障碍跨越跑道。

这个跑道一端连接着松鼠经常出没的入口,一端连着它们最爱的食物,目的是想看看松鼠们能不能为一口吃的拼了命……这大概就叫恶趣味吧。

这座障碍桥并不简单,它有好几重关卡,有吊桥,有卡扣,有诱惑陷阱,还有障碍跨越项目;

有三只松鼠接受了挑战。最开始他们总会被困在关卡前,但是很快Mark发现,这种灵巧、聪明、机敏的生物,突破每一个关卡都总用不到2天。

最开始还差点错掉进深沟,等到后面,他们就都可以健步如飞地旋转、跳跃不停歇了。

安徽卫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男生女生向前冲有被冒犯到……

一个被各大卫视拉黑的闯关选手,仅用时17秒04

Mark做过很多个这样的实验装置,而改变他人生的,其实是一个万圣节T恤设计。

在此前,他是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的一名工程师,做某个实验室的架构的工作。在NASA工作的9年里,他7年都在研究好奇号火星车,闲余时间就在油管发一发视频……看起来NASA的工作也不是非常忙嘛。

万圣节到了,大家都在大开脑洞地扮鬼之际,Mark想出了一个毫不费力的绝妙的装扮方法:

他制作了一个“穿透身体”的衣服,整个人好像是被挖空透明的,从外面可以看见腹部,内脏里的器官随着节奏在一点一点律动……

这个操作看起来挺猛,实际上很好完成。只是需要两个ipad,衣服掏空,一个放在胸前一个放在背上,两个手机Facetime就行了。

然而虽然好操作,却很少有人想得出来,所以第一个吃螃蟹的Mark获得了150万的关注,他用0元推广费,获得了一夜爆红。

为了发扬自己的万圣节精神,Mark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副业。他成立了一个叫Digital Dudz的公司,还制作了免费的APP,在上面售卖自己创意的万圣节的服装,他的店,仅仅开业3周就赚了25万美元……

他的创意基本上都是利用ipad,让衣服动起来,有的时候是在T恤衫切一个洞,创造医学透视奇迹;

或者在怪物的眼睛处设计一些变化,平平无奇中见恐惧;

有时候多设计一个可爱袖套;

被CNN报道之后,他的创意T恤非常抢手,还申请了专利,2013年,英国的一家服装品牌直接把他的公司收购了下来。

后来的Mark虽然离开了NASA去了苹果,但是他一直没有停止在油管上的更新,这个“手工耿”的爱好延续了下去。

Mark曾经为了防止小偷偷快递,他在包装盒里制作了一个放射彩色沙子的喷射整蛊机器,这个东西看似漂亮,但是一旦被打开,细碎的沙砾会洒的到处都是,同时还会喷发出类似液态屁的臭味,让偷窃者瞬间获得社会性死亡的debuff。

Mark装上了几个用来记录的摄像头,然后把东西贴上苹果logo包装成电子用品的样子放在自己家门前,果不其然,就有小偷鬼鬼祟祟摸走了这个包裹。

拿上车后,他心满意足地划开包装。

然而就在打开的一刹那,沙子从飞速旋转的按钮喷射出去,臭味一时间铺天盖地袭来,视觉+嗅觉双重冲击,小偷立刻心态爆炸,字幕上根本不能打出他们说的不雅词汇……

他几乎是世界上爱玩的孩子王uncle,他有很多侄子,和他们一起,Mark制作了世界上杀伤力最强的水枪;

一个声如洪钟、音量能震碎玻璃、声音可以传到1.6公里之外令人闻风丧胆的超级喇叭;

一个号称“百发百中,闭着眼就能扔进靶心”,有较强自律意识的移动飞镖盘;

当然,身为一个前NASA工作者,他偶尔也做点“正事”。

他把太阳比作是球场里的一枚足球,用这个大小来对照太阳系其他星球的体积,有的变成了球场中心的一颗葡萄,有的则是几公里之外的一粒蚕豆……

很多粉丝爱惨了他的奇思妙想,甚至说“如果我的科学老师像你一样有意思,我就不会挂科了”。

这位文娱两开花的大神做过一期TED演讲,针对“如何学习更多知识”的问题,他给年轻人上了一课,将自己和很多人成功的秘诀称为“超级马丽效应”。

超级玛丽效应,就是将人生看成游戏,遇到的失败和挫折都当做超级玛丽时候掉下的水管,比起掉下去的刹那有多疼,更应该考虑的是下一次如何通关——这是一种不计较沉没成本的学习方法,也就是说,不害怕失败,你将学到更多的东西。

的确,不惧怕死亡的他亲身体验到了鲨鱼的恐怖,不害怕坠崖的松鼠也吃到了核桃,这果然是个世间通用的真理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