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争霸:新大航海时代的到来

编辑: 素卡策划: 涅瓦


麦克斯·韦伯认为 人类社会的特点是权力和资源的冲突 。“Society is characterized by conflicts over power and resources.”

权力一直以来是与资源挂钩的,资源是否充裕首先决定了一个部落、一个国家、一个文明的立身之本。

红警

没有充足的资源,你怎么去造核弹发射井?

当人类照亮了地球所有的迷雾后,人类为了发展,就必须将目光放入宇宙。

作为14世纪末地理大发现的先驱者,哥伦布的航海探险带来的不止有人类对于世界的重新认知, 更重要的是对于资源与财富的渴望。

或许在14世纪,人类的大探险故事,往往始于哥伦布为首的航海探险家、皇室贵族、以及通过远征来获得皇帝特赦的囚犯。

而如今太空探索的主角,却是资本家与政府。

马斯克在2001年就曾研究过“火星绿洲”计划,2011年,在访谈中马斯克表达了他的雄心壮志, 在2020年左右,殖民火星。

马斯克

谈笑风生

最近更是表示,要在2050年前送100万人上火星。

马斯克

马斯克一直有着许多超前或是疯狂想法,例如最近引起全球震惊的“Neuralink”;2020年8月29日,Neuralink展示了一头被植入芯片的猪;其设备成功读取了猪大脑的活动数据。

而马斯克下一步计划是将这个脑机设备装入患有脑部疾病的患者颅内,从而达到人类能力的加强。 或许,脑机实验也是为了下一步登上火星做的准备工作。

马斯克

关于马斯克一切看似近乎疯狂的行动,普通人根本无法理解,火星探险,能在21世纪实现么?但各国政府以及科技资本,已经正整装待发。

从大航海时代开始,人类的开拓者们相继发现了美洲新大陆、新大洋;直到1513年9月25日,西班牙的逃亡者巴尔沃亚发现了地球上迄今为止的最后一个海洋(太平洋)。

20世纪以前,科学家们只有通过理论和观察去观测宇宙,了解地球之外的事物。

1955年,距离二战结束的第10个年头里,美苏两个超级政治体开始了航天实力的拉锯战。

1961年4月12日,苏联首先将载有世界上第一名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的“东方1号”宇宙飞船送入空间轨道,这是全人类首次进入太空。

1969年7月20日,紧接着苏联的脚步,美国“阿波罗11号”成功登月,随着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踏上月球那荒颓的地表,实现了人类几千年来的梦想。

踏出人类在月球上的第一步

但这所谓的太空争霸,实际上是一个变种的宣传争霸,是科技、资金、产业链的比拼,国家荣誉与国家地位的筹码。

如今,踏入21世纪的各国们,虽说已退去冷战时的肃杀之气,但随着对太空的研究深入,和地球上人类社会的未来发展,越来越多的政府组织和私人组织盯上了火星这块 “黄金之地”

对火星的野望,并不只有马斯克。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近年来也发表声明称要探索火星。

但是,贝佐斯的计划与马斯克不同。 在他看来,人类如果想登上火星,殖民火星,是注定绕不开月球的。

在外国媒体的烘托下,马斯克和贝佐斯成了两大现代互联网上的星际狂人。 如果硬要说他们有什么共同点,那只能是经济实力雄厚。

2015年,美国航天局NASA发布了一则研究计划以及战略,如何探索并殖民火星,计划2030年将送人上火星。

而作为美洲殖民者的老本家,2019年欧洲航天局ESA也立即发表了声明“Europe to Mars-and back”, 从欧洲到火星,是一场回归。

5年前的ESA曾发射过“Beagle 2号”火星轨道探测器

毛子也是火星大冒险的参与者之一,早在2011年,俄罗斯就发射过火星探测器, 普京也声称将在2019年把俄罗斯送上火星。

2020年,沙特皇室们也坐不住了,7月21号,阿拉伯世界的第一次火星探索也拉开了帷幕。

UAE的“希望号”探测器成功发射

恒河之主、扒火车之王——印度也在研究火星殖民计划,印度太空研究组织ISRO已经给出了一份14亿美金的预算,关于其2022年的火星项目“Gaganauts”。

美利坚懂王川普,更是在2019年12月20日将前空军太空司令部(AFSPC)单独拉出来设立为第六个军事部门和第一个新设军种—— 太空军(USSF)

其职能专门 保护在美国太空中的利益, 加强太空领域意识(军事、民用和商业)。

新时代的星球大战计划,对于未来火星殖民,军事力量的介入才是保证国家的切实殖民利益的关键

不同于冷战时期空洞的政治口号,21世纪可能是火星争霸的开端,群雄逐鹿。

火星开发的背后,其实是各国对于太空资源的狂热,也是各国博弈中的一环。

为什么近年来,各国政府机构开始启动各种火星计划?

我总结了主要几个原因,是层层递进的关系。

首先,有助于我们了解火星环境,气候;确认是否出现过生命;了解生命的的起源。

其次,如果火星存在过生命,这样的话可以侧面反映火星上有能支撑生命所需的组成物——水,人类就能拥有殖民火星的可能。

但最为根本的是,火星只是一个信标,一个具像化的未来。各国追逐火星都本质目的,都是为了为后来的采矿、旅游、殖民作准备。

对政府来说,由此可以确认一个国家的经济与政治的领导能力证明自己在地球的领袖地位。

毕竟能够探索火星,间接说明了一个国家在各个方面技术水平的领先。

因此各国政府把火星看作是下一个新大陆。

在宇宙中,可能并不存在着三眼月球人、火星男孩,或是外星蜥蜴人。

但是资源是一定存在的,而且是近乎无穷无尽的资源。

科学家们和企业家们都非常看好在小行星上开采资源,认为星矿开采具有很高的商业价值和研究价值。

英国一家矿业公司计划在2027年开展星际采矿

在太空中存在各种稀有金属。的确,金属、矿石有着相当重要的价值。而且,宇宙中的资源是人类无法去计量的。

然而金属资源、矿产资源都是是次等,太空中正真至关重要的资源是“含碳小行星”(Carbonaceous )。

因为这种C型小行星蕴藏着水或是冰等其他碳物质。

在人类大力发展太空以前,我们首先应该学会如何从陨石或者小行星中提取水。

在未来的太空发展中,水才是真正的液体黄金。在地球上,水也一直是重要的生命资源之一。

在未来太空探索中,水比油贵

近年来,在各国的不断探索下,都认为火星或许存在着水资源。NASA最新的研究表明,火星的南北两极有冰层,其地下蕴藏着大量的水体。

而在太空上,水也有着广泛用途,燃料、低于辐射、提供生命系统的运作(农作物),甚至航天员们的饮用水等等。

不难想象,假设人类已经有足够的科技能力去开发火星,开采太空资源, 在没有一个统一管理的制度下,各国之间冲突难免。

就会像大航海时代一样,导致各国矛盾的出现,从地面冲突升级为太空冲突。

纵使马斯克已经能够给地球的富豪提供了去火星的途径,但如今,人类的文明水平并不足以去殖民火星。

可以说,人类文明在整个浩瀚的宇宙来看,仍然是原始文明。

按照马斯克的计划,2050年以前100万人上火星,建设殖民地。

然而,地球文明的科技和能源水平难以支撑起这一浩瀚的计划。

“能源”是科技获得发展的前提。

玩过各类大型策略游戏的都知道,例如群星,文明等,资源和科技对文明发展的重要性。

1959年,弗里曼·戴森理论的“戴森球”,可以直接收集恒星能量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如何去测量当今地球能源的利用量和当今地球的文明等级。

1964年,苏联天文学家尼古拉·卡尔达肖夫提出一个了一个假说被后人称为 卡尔达肖夫指数(Kardashev Scale)。

卡尔达肖夫指数是根据一个文明所能够利用的能源量级,来度量文明层次和技术先进程度的一种假说。

“用能量级把文明分成三个量级:I级、II级和III级。”

而美国天体物理学家卡尔·萨根计算出人类文明的能量等级:1973年到2015年,0.7级到0.72级文明,人类四十年间才增长了0.02级;地球还是处于0级文明,婴儿期。

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加来道雄认为,人类可能在100到200年左右达到I级文明,在几千年后达到II级文明,而约在10万至100万年后达到III级文明。

如果想要达到一级文明,地球的能源技术发展必须抛弃石化燃料,因为开采的石化资源总有一天会全部耗尽。

火星争霸,实际上离我们还很遥远。

除此之外,人类想要竞逐宇宙,不是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大型资本能够决定的,而是要一个极其精密且宏大的全球政体来实现。

换句话说,谁能登陆火星,谁就有资格领导全人类。

对于新太空竞赛、火星资源的开发,各国政府如同一群骨子里嗜血的伪君子,谁都想要做新世界的开拓者。

斯蒂芬·霍金在《果壳中的宇宙》中表示,《星际迷航》里展现了一个在科学、技术和政治组织远比我们先进的社会,科学、技术和社会组织以达到几乎完美水平。

半人半瓦肯人波斯克的举手礼“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霍金本人当时客串了了美国著名的科幻长剧《星际迷航》,剧照:牛顿、爱因斯坦、达他舰长和霍金在打扑克。

达到“统一”的政治组织,很难

地球政府如果可以整合集中所有需要的生产资料去实施星际探索和开发,这太过于理想化了。

在地球人没有联合起来之前,面临着更重要的问题就是 资源分配贫富差异

在今年的疫情下,社会展现出了贫富两极分化的走向,穷人越穷,富人越富。疫情当前,穷人无法保证生命安全,更不用提生存。

而富人总是可以第一时间获得最好的社会资源,为了远离疫情,富人启用了末日地堡、私人岛屿。

懂王川普可以随便打一针几十万美金的特效药

因此,当人类还在埋头于窝里斗的时候,所有的资源,人力物力财力专注于芝麻绿豆大的短期利益上时,火星殖民离我们,依然太过遥远。

假设,地球人真的消除了一切意识形态上的隔阂、文明之间的冲突,那么地球的银河系远征,还面临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地外文明。

人类在宇宙里是渺小的,也是伟大的,人类通过研究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算出来宇宙的年龄是约为138亿年。

我们不能自大地认为我们是宇宙的第一批文明,因为在宇宙形成的这138亿年里,诞生又毁灭了无数的文明。

现代人类(南方古猿)到如今人类文明的存在的时间为200万年,简单计算一下,约为整个宇宙年龄的0.00015%;而剩下的99.99985%的时间里又会诞生多少文明呢?

前段时间,CNN就报道,地球所在的银河系至少还存在着其他36个文明。

那我们将如何面对第一次接触?

我们在达到一级文明之前,已经不断地向宇宙发出了我们的坐标信号,如果其他文明收到了我们的讯号。

我们是会成为猎物,还是会成为伙伴?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