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为啥不叫马云”爸爸”了

编辑: 素卡 策划 :阿迪民

在往年,双十一的关键词是折扣、剁手、分期……

今年的双十一,在《央视提醒购物套路》、《马云深陷舆论困局》、《反消费主义盛行》等类似新闻的轰炸下,比以往的双十一更意味深长。

2019年,天猫双十一仅11日当天的成交额就已达到2684亿元。

2019年,天猫双十一仅11日当天的成交额就已达到2684亿元。

而2020年的双十一,从11月1日0点至11月11日0点30分,成交额共3723亿元。

那个全民对马云狂热崇拜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在义乌,有这么一座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坐落在城市东南。

学校一般,环境一般,每年也有大批高考成绩平平的高中生来到了这里。

大专的学生,有很多人靠学校教的手艺吃饭。正如山东蓝翔自有挖掘机的标签,新东方厨师学院捆绑上了做饭,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多多少少对做生意十分敏感。

地处义乌,学生们做生意顺风顺水,有的学生甚至开了电商小铺,发了一笔横财。

学校虽然称不上好,但有一点比许多学校好:对学生上心。

2009年,义乌工商学院和附近生意人聚集的青岩刘村合作,成立了义乌国际电子商务城筹会,给学生指了一条就业的明路。附近的电商创业者也会过来听课,村子随之迅猛发展。

学院创业园

学院创业园

这一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11月11日,淘宝商城举办了一次网络促销活动,又名双十一。

十一月期间,北方的庄稼汉已经开始猫冬,而整个义乌都在忙碌,内心燥热地如在三伏天太阳下暴晒。

事后证实,这个冬天没有白忙。2008年,义乌江东街道的电商网上成交额只有8亿元,但到了2009年,8亿翻了5倍,40亿的天文数字,让商人们从四面八方的赶来。

2014年7月,周东亮在长沙的玩具店几无活路,不破不立。周东亮连夜坐火车从长沙直奔青岩刘村。

三年后周东亮公司营业额突破五千万,并被央广网报道

三年后周东亮公司营业额突破五千万,并被央广网报道

周东亮来了的四个多月后,2014年11月19日,双十一余波未消,青岩刘村又被定了一个“网店第一村”的名号,地位被拔高到了下海潮时深圳的地位,仿佛是新时代的创业天堂,成为“义乌奇迹”的知名一角。

青岩刘村又被定了一个“网店第一村”的名号

电商作为一个地区崛起的命脉,那电商的创始人也难免会被捧上神坛。

当时的马云,在这场轰轰烈烈的造神运动中,被赋予了超脱凡人的形象。

无论是哪个电商平台,在双十一期间,祭拜马云,似乎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等仪式。

你可以看见马云以财神爷的形式,呈现于挂画、手办、贴纸、照片等产物之上。

马云以财神爷的形式,呈现于挂画、手办、贴纸、照片等产物之上。

于是,马云也产生了新的称呼,取其姓氏“马”与阿里巴巴的“巴巴”,合称“马爸爸”

“国民爸爸”由此诞生,与此同时,以钱见长的王思聪也被称为“国民老公”,二人各占“国民家属系列”半壁江山。

你甚至能看到许多电商卖家,在马云的财神版神像前跪拜,乞求双十一能风调雨顺。

2015年11月10日,电商拜马云乞求双十一安安稳稳发大财
2015年11月10日,电商拜马云乞求双十一安安稳稳发大财

2015年11月10日,电商拜马云乞求双十一安安稳稳发大财

这种堪称疯狂的拜神仪式,甚至2019年还在延续,并登上了电视台的新闻栏目。

济南都市频道报道了济南一家电商在双十一期间设置的马云祭拜处。这年的造型选了2017年马云在年会上cos迈克尔·杰克逊的造型,并在照片下放置了一束大麦,象征商家对“大卖”的渴望。

盛名之下,作为电商巨头的马云财富激增。

Jack Ma的商业计划逐渐铺开,阿里帝国正在崛起。

随着帝国扩大的,还有阿里内部的矛盾。

2014年11月11日夜,在距离订单铺天盖地的义乌约130公里外,杭州阿里巴巴的办公楼灯火通明,员工们都在加班,保证订单处理与交易、库存数据无误。

这并不是他们第一天加班,员工们更喜欢称呼加班的花名——996。

996是什么?百度百科的解释是,996明面上指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一周6天工作制。实际上更代表了24小时随时待命,所有加班均是自愿所以没有加班报酬。这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规定。

在2014年,就已经有人在知乎回答“如何评价阿里巴巴的996工作制“这个问题了。

不过这个本身就不合理的工作机制,在早期,不同的上班族们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在2014~2017年,还有人为996辩解。观点就是:“给你更多钱,你干更多事”,“上下班灵活”,“不会永远996”……

‍‍‍‍‍‍‍‍‍‍‍‍‍‍‍‍‍‍‍‍‍‍‍‍‍‍‍‍‍‍‍‍‍

但随着996现象越来越普遍,于是到了2018年之后,对于996的抗议声越发高昂,言语之间充满了无产阶级的悲鸣。

最为悲哀的答案,觉得打工人就要7*24小时不间断工作,就跟小游戏“黄金矿工”一样。

天下苦996久矣。

2019年,社会上对996的情绪已经发酵到了极致。

2019年4月11日,网站“996.icu”已传遍全网,在阿里内部交流活动上,马云在谈论最近火热的996话题时说:

“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福报论”一出,震惊四野。

图源:马云微博。这条微博下是清一色的抗议。

但还未等言论深度发酵,一个月后的5月10日,第15届阿里亲友日、第14届阿里巴巴集体婚礼举行。马云身穿灰色长袍,拿了一把扇子,做中式证婚人。

在这场集体婚礼中,马云有点性暗示地说道:“工作上我们强调996的精神,生活上我们要669,什么叫‘669’?六天六次,关键要‘9’。”

语罢,堂下新人们秒懂,开始笑作一团。

这场集体婚礼才过去一年,又发生这样一件事:有人因996切掉一块肺后,仍被无情地叫回去继续加班。这一事件再次把996顶上热搜。

这已经不是阿里内部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

996的话题像是急速膨胀的气球,被尖锐的社会矛盾刺破,BOOM!瞬间爆炸,所有打工仔无人能逃。

对阿里来说,所谓的“福报论”,让它的风评急转直下。

人们终于认清马云的本质——他从来就不是神,他只是个优秀的商人。

拜神运动开启得轰轰烈烈,结束得悄无声息。

前几年,你还能看到一批批电商卖家祭拜马祖师圣像,到现在,网络上马云圣像的生意惨淡无比,仿佛他的信徒已不再相信他的神迹。

我在淘宝上以批发商的身份向三家店打听了马云挂画的行情,分别位于厦门、东莞以及杭州。

我声称自己是零售商,咨询了下卖家马云挂画的销售情况,只有杭州的卖家用反问句提醒我,这是一门亏到裤衩都不剩的生意

其实网上的数据已经足够直白,卖家甚至都懒得给自己的马云挂画销量刷单。

按销量排名,前三名分别为25人、20人、7人收货

当然,这并不代表世界上没有人祭拜马云。

在短视频APP上,还有很多中老年家长们隔着网络向马云鞠躬叩首。

她们更多地是把马云看作一个能够控制互联网的古神,他们有人求马云高抬贵手关掉游戏,救救自己的孩子;有人求马云关掉花呗,因为自己还不起了。

上边家长声泪俱下,恨不得给马云当场磕头,并在视频中恳求:“马云,求你把游戏关了吧,全世界都求你了。”

不久后,一批家长以各种奇葩姿势,配合着上边那位大妈的音频对口型,请求马云关掉游戏,其中不乏恶搞的视频制作者。不过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做到了全世界都求马云关游戏。

家长们觉得求马云是拯救孩子的必经之路。

而打工人兼消费者,则对马云的认知完全不同。

想要看到他们对马云的态度,你只需要上B站,随便打开 一个与马云相关的老视频,翻看不同时间段的评论即可。

在阿里巴巴2017年发布的马云年会跳MJ舞步的视频下,评论显得更为真实。

迈克尔·杰克马

迈克尔·杰克马

2017年到2018年,还有许多人在下边喊“爸爸”。

2018年,偶像崇拜开始消弭,评论区开始注意到真相——有钱真好。

2019年后,随着打工人996问题的发酵,阶级矛盾浮出水面,人们的讽刺变得简单粗暴。

而现在对马云的口诛笔伐达到了顶点,甚至已经有人在视频下的评论区放《国际歌》歌词了。

2019年9月12日,人民网发布文章《人民财评: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马云》。所有人命运的崛起与颠覆,都只不过是时代燃烧后落下的灰烬,马云也不例外。

从2019年时光倒流20年,1999年,世纪转折点,也是马云的转折点。

这年马云35岁,刚刚创办阿里巴巴,身价达到了50万,可以在上海买两套房。但在金钱的背后,马云还有个武侠梦。

此时,央视正好筹拍《笑傲江湖》,金庸一块钱把版权卖给张纪中。在一个饭局上,马云和张纪中同席而坐。马云问道:“我可以在里面演什么角色?”

张纪中答道:“风清扬。”

马云高兴坏了,但电视剧开拍,才发现风清扬定下的演员不是他。

此时,央视正好筹拍《笑傲江湖》,金庸一块钱把版权卖给张纪中。在一个饭局上,马云和张纪中同席而坐。马云问道:“我可以在里面演什么角色?”

2017年,马云身怀418亿美元,稳居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榜首,超第二名马化腾50多亿美元。

该年,他动用了大量资金和人脉,制作出了一部他自己为主角的功夫电影《功守道》,主题曲叫《风清扬》,由马云和王菲共同演唱。

在《功守道》里,马云扮演马先生,在“华山派”门口坠入黄粱一梦,先后和李连杰、甄子丹、吴京等高手过招,等到梦醒,才发现自己没有去“华山派”,而是闯进了华山派出所,旋即被赶了出来。

《功守道》

这一切不过是马先生的一场梦罢了。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