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除暴》与真实的90年代:枪战、杀警与连环劫杀案

编辑涅瓦 策划:阿迪民

最近,有这么一部叫作《除暴》的片子,讲述了一场20世纪90年代的警匪故事。

《除暴》预告片

电影中匪徒吴彦祖的原型,是90年代被称为“中国近代第一悍匪”的张君。

有人说吴彦祖演得特别狠,但我觉得吴彦祖并没有演出张君这个头号大劫匪狠劲的80%。

不是因为阿祖演技不好,而是真实世界里的20世纪八九十年代,包括张君在内的各色江湖人物实在是太疯狂了。

《除暴》剧照

对于经历了90年代的人民大众来说,黑色势力,多少都会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

《中国刑事犯罪发展十论》中显示,自1989年改变立案不实的情况后,国内的刑事犯罪数量飙升,达到了一个犯罪高峰。

80年代末刑事法案数量暴增

80年代末刑事法案数量暴增

这些黑色势力和你如数家珍的东北乔四、山西“狼帮”张永强、河南“教父”宋留根完全不一样,从来不和你玩什么传统帮派体系和侠盗浪漫主义。

经典标语。药指“火药”,意思就是搞枪就得蹲大牢

当时,人们可以看到无数种抢劫的方式。比如用钝器袭击路人头部的扑头党,用摩托车进行抢劫的 飞车党,以及在公路铁路附近对司机、乘客进行盗窃抢劫的 车匪路霸……

举个例子,在《西部大案纪实》里面,有个成都大妈说自己坐着三轮车,耳环就被小偷活生生揪下来了,留了两条血道。

《西部大案纪实》

警方在看了监控录像之后,这才目击到了嫌疑犯抢耳环的一幕,猖狂至极。

《西部大案纪实》

在这犯罪江湖之中,张君却被成为头号悍匪。他的疯狂、谨慎、组织能力、策划能力,极其像是20年代芝加哥的黑手党教父阿尔卡彭。

张君

张君

杀人放火金腰带,张君所使用的武器包括但不限于自制枪、汽油桶、铁锤、绳子、五四式手枪、突击步枪、消音器手枪,每起案件都几乎带血。

张君的部分作案道具

张君的部分作案道具

1991年6月25日,张君拿汽油把湖南津市门市部香烟批发市场一个门市部的木门烧开,进屋后开枪打伤老头,随后动手抢钱,这是他第一起案件。

尝到甜头的张君在1993年再次出手,这次他稳妥起见,约了曾一起蹲过号子的刘保刚。

两个人准备了一把钢珠枪夜间闯入一间副食店。抢劫过程中,张君开枪误伤了同伴刘保刚。这时,邻居们闻声惊醒,二人只能匆忙逃跑。张君背着刘保刚跑了几里地,把他藏到了河边,自己回乡打探情报。

第二天早上,村里广播找卫生员开会,张君以为东窗事发,奔赴河边求证,看到刘保刚还在河边,但张君害怕刘保刚会拖自己后腿,索性用铁锤把刘保刚砸死,尸体丢到了河里。

此后,张君开始精密地筹划着每起劫案的各个细节。

1. 在逃亡路上,张君会阅读警用的培训手册强化自己,提高自己的反侦查意识以及犯罪技巧。

并且在策划犯罪后,购买有报道自己的报纸,复盘自己的犯罪流程。

这是他最爱看的书之一

警方在后来抓捕到张君后,也向重庆新闻媒体表示感谢,多谢他们没在报纸上透露过多警方的行动细节,才让张君更容易被绳之以法。

2. 张君也基本不坐火车实施劫案,原因有二:

第一,火车上没法逃跑,跳车容易出事

第二,他是外地人,异地被抓了没人帮忙捞

3. 张君作案的主要受害者通常是没有什么势力、没有什么声音的农民、妇女、服务员等等。

1994年,张君在重庆活动。 他通过钱包厚度来选择抢劫对象。这天,他遇到了一个卖挂面的农民当街数钱,后尾随其进了偏僻的公厕,持枪实施了抢劫。

练了几次手后,张君谋而后动的犯罪习惯开始走向大成。

在抢劫长沙友谊商城黄金柜时,张君进行了三次踩点,把柜台的尺寸摸通透后,做出了 1∶1的柜台模型,团伙分工演练多次,最后实施抢劫,抢得黄金饰品价值人民币137.2万元。

张君越干越大,最后开始琢磨抢银行。

最开始,他“练手”的都是小储蓄所,在抢劫套路越来越熟练后,张君盯上了运钞车。

电影片段,真实情况和这个一样

2000年9月1日,张君团伙在湖南常德汇聚,因钱财已挥霍一空,便准备抢银行,这次的计划堪称天衣无缝。

首先,抢劫的常德农行江北支行是运钞车的最后一站,同时周围地形复杂,钱多又好跑。

其次,张君找到了之前打过交道的农行职员许军,内鬼把银行内部地形和盘托出。

接着,张君绘制了地形图分发给同伙又多次演练,并给队员总结出了一个 二二一原则,即 歹徒离警两米远,下手举枪时间20秒,一枪击中头部解决问题。

最后,几人乘坐张君抢劫的出租车离开现场。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这次行动中,张君的下属因太过激动, 把运钞车车门钥匙拧断了,运钞车里的钱一毛都没抢到。

不过几个人打死了经警抢走了两把冲锋枪,这两把枪的价值在禁枪多年后的2000年极为珍贵,张君对这两把枪亲了又亲。

从1983年17岁的张君进少管所,到2000年张君被捕,张君的犯罪史能够横跨十多年, 主要原因是所有的目击者都被他杀了。

4. 作案时,张君有一个原则,为了防止有人记住他的长相,就是他作案时,十米以内的人都要死。

1997年11月,流窜到湖南的张君团伙持枪抢劫了长沙友谊商城,这一次有两个人被枪杀,其中一个正是因触犯张君“10米内到20米内不得有人”的原则被射死。

他的残忍不止对外,对内也毫不逊色。

重庆6·19抢劫案中,下属陈世清把桑塔纳挂坏了,差点影响了计划。

张君看在陈世清是自己老乡的面子上, 让他砍断一根脚趾作为代价。

有的队友如果犯了大错,张君则更是严惩不贷。

1998年8月,张君和自己的三个骨干带着一个为自己做过事的人来到山顶,用胶带封上这个人的嘴,给他套上头套,称这个人出卖自己人,遂命令成员把他干掉。

随后几人用钉锤等器械将其打死。

张君被逮捕后,人们才知道警方为了抓他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排查流动人口150多万人,对比指纹380万枚、调查6263名出租车司机……累计投入1000多万元人民币。

两名新华社记者采访了他,总结出了张君的几个特点:

就像电影里说的,吃完这顿,就想好了下一顿

张君团伙究竟可怕在哪里?张君又是怎么管理他的团伙的?

我总结了两个词汇, 企业化经营,以及粉红兵团。

张君的“崛起”,离不开每个黑道江湖人士所谓的 “女人和兄弟”

张君的情妇们,别名“粉红兵团”,在他的犯罪生涯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

人民网的张君专题中,“情妇”两字出镜率很高

张君情妇众多,但张君却“管理”得井井有条。

他会根据情妇不同的身份和性格,实行不同的勾搭方式。

比如说妓女出身的严敏。张君采用金钱攻势,配合甜言蜜语,迅速让这个女人沦陷,这个妓女甚至愿意把积攒的出台钱交给张君去买手枪。

严敏

严敏

而出租车司机全泓燕,则是在离婚后不久遇到了张君。

在出租车上,张君用30元的小费接近全泓燕并邀其共进晚餐,饭桌上,张君借口想让全泓燕教他学车,练车时打表,按价付钱。

这种好事全泓燕自然不会错过。练车时,两人难免肢体接触,张君趁机试探态度。多天之后,芳心大乱的全泓燕便成了张君的女人,之后承担起枪械弹药运输的职责。

全泓燕

以社交能力征服女人后,张君的真正意图这才缓缓展开。

张君想建立一个粉红兵团,让他的情人们为他的犯罪大计服务。

在管理能力极强的张君计划中,每个女人在满足个人欲望的同时,还各自承担着不同的任务。

比如说,1995年,张君在重庆渝中区实施抢劫。情妇严敏就负责搜集信息。

情妇秦直碧胆子很大,1995年12月22日, 张君和女扮男装的秦直碧持枪抢劫了金店。

1997年,“万元户”这个词才开始消失

其他几个情妇也是一样,被爱情冲昏头脑后,她们在张军的安排下分工合作。

轻则负责过运输弹药、做侦察任务配合劫杀;重则参与过抢劫活动,甚至亲手杀过人。

张君的团伙除了和性有关的“女人”,就是具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兄弟”,避免警察混入团伙,与《教父》的家族经营模式十分相似。

赵正洪是张君女人胡某的姐夫

李金生的妹夫是张君的熟人

李泽军是张君的侄子

陈世清、严若明是张君的老乡

……

案犯严若明,张君老乡

案犯严若明,张君老乡

想要成为张君的兄弟,除了底子干净外,还需要两个必要条件——“敢杀人”和“听话”。

张君招募人有一个要求,那就是 新人要杀一个人做投名状。手上沾了血才有“干大活”的勇气,另外,他们也因为犯了杀人罪,无处可去,只能依从张君。

依托这种招人模式,张君前前后后招揽了十多个极度忠诚的人。

有了人手之后,就要开始进行“企业培训”。

张君小时候梦想做大将军,长大后,张君对自己的手下,也推行了他所谓的军事化管理。

给大家看看张君的培养体系。

几乎每个要案,张君都会提前实弹演习、踩点、模拟推演,以此做到精确犯罪,甚至左右手在哪个地点要分别做出什么动作,该开枪还是该装金条,张君都有严密规划。

根据张君的死刑判决书,他主导的第一次团队实弹演习起始于1996年,在抢劫上海第一百货公司重庆店黄金屋之前,张君与老乡严若明进行了实弹演习。

1997年,张君为了抢劫长沙友谊商城金店,在实弹演习的基础上,增加了摩托车驾驶的训练项目,此后,摩托车驾驶又成了张君团伙的必修课。

对于不同科目,张君会拿着一个小笔记本对不同成员进行考核评分,比如说实弹演习,就要记录打靶分数,1分最低,10分最高,成绩高者会受到张君的嘉奖,成绩差的,张君就会施以毒打,甚至杀掉。

在军事化管理下,张君的下属对他形成了近乎强烈的崇拜,这个团体的犯罪行动也被推向了高潮。

警察问都不说,跟洗脑一样

张君逍遥法外了多年,与他个人命运和他的团伙能力有关,也与当时中国底层社会的大环境有关。

犯人永远是犯人,在审讯室里,戴上手铐的时候,他们就什么都交待了。

怎么抓的就不说了,网上有很多

张君如此,东北乔四如此,《征服》中刘华强原型张宝林也如此。

张君

他们的结局如此一致,甚至穿过头颅的那颗子弹,都像是同一颗。

2001年5月20日,张君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他成了中国刑事犯罪史上的一个历史文化符号,供后人警醒。

张君只是那个90年代黑色组成部分之一,相似的还有白天放《古惑仔》晚上放毛片的录像厅、蹲在街头巷尾一头黄毛的混混、警告你不要乱跑小心人贩子的老妈,以及在你同龄人嘴里口口相传的黑社会故事。

成倍增长的犯罪群体,是一个时代对上一个时代的总结

中国经济在1991年开始回升,四年内GDP从1991年的17681亿升到了1994年的27502亿,发展中心从第一产业不断转移。但代价是农改、城改等因素后的一亿的流民。

再加上90年代下岗大潮,伴随着苏联的解体,让找不到工作的人倍感迷茫。

这批失业人口往往在“文革十年”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心理畸形,没有就业竞争力。他们缺少一个像三和一样,能给老鼠人一口饭吃的地方,于是饥饿和愚昧让他们选择了犯罪。

当枪械与迷茫的失业群体相遇,二者便擦出了火花。

张君落网后,警察们搜查出了他的装备,在那个警察人均小手枪的年代,张君团伙的手枪是标配,长枪更有20多把,弹药数千枚。

这种匪徒比警察装备好的景象,在那个年代随处可见。

1993年9月11日上午,湖南省郴州市两村械斗,双方动用了土炮、手枪、鸟铳等热武器,约5000人参战,死伤无数。

次年,广西北海市两村因扫墓引发械斗。这次参战人数高达18900人,从猎枪、砂枪到土炮、炮筒、雷管都有出现。

生活在这样一个时间段的罪犯,他们除了枪什么都没有,他们只能抢劫,因为他们不知道停止抢劫后自己能干什么。

这就像是从高山之巅滚落的雪球,最后变成一次雪崩。

时代变迁,从九年义务教育到产业升级拉动就业,从福利保障到枪械管制,那些90年代的疯狂景象,随着你的长大渐渐消失。

以史为鉴,希望你从过去这段疯狂的流氓史中,更加深切地体会到现在的美好。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