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地说“对不起”

来源: 知我心理学

道歉的时刻,是信任最容易被建立,也最容易被毁灭的时刻。一次真诚、主动的道歉,有可能极大拉近两个人的距离,受害方感受到被理解、被尊重;而不真诚的道歉,则可能进一步撕破两个人的关系。与不真诚的道歉一样糟糕,是反复为同样的行为道歉,却又让同样的行为反复出现。

sorry

道歉是一种人与人之间非常特别的互动方式,它也被《道歉》(On Apology)一书的作者Aaron Lazare形容为“人与人之间能够进行的最深刻的互动”(the most profound of human interactions)。

但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偏偏是Non-apologists(不会道歉的人):哪怕只是犯了一件很小的错误,从他们口中说出“对不起”三个字都异常艰难,要在内心经历一场大战,往往对于越亲密的人越是如此;即便他们心里明白自己做错了,却因为无法说出口而尴尬收场;有时候,他们好不容易说出了口,却被对方觉得是虚情假意。

道歉真的这么难吗?是什么使他们无法道歉?当我们想要获得原谅的时候,什么才是正确的道歉方式?今天来聊聊和道歉有关的心理学。

为什么道歉这么难?

对于那些不会道歉的人来说,无法突破心理防线的原因也许可以归纳为以下四点。

1. 不想觉得自己是“坏人”,而感到羞耻。

临床心理学家Guy Winch认为,在很多时候,那些不愿意道歉的人,是混淆了“行为”和“品质”的关系。他们会下意识地觉得,承认了错误,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是个“坏人”。承认做错了一项工作,就等于承认自己是个很笨的员工;承认忽略了对方,就意味着自己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不会关心他人的人。

他们很难意识到,一个人做出了什么样的行为,并不能够决定Ta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拥有什么样的品质。

对于一个以健康的方式思考的人来说,为错误道歉只是出于内疚(guilt)的感觉,而对于那些不愿意道歉的人来说,道歉会让他们产生羞耻感(shame)内疚感针对的是错误的行为,而羞耻感则针对的是自己这个人本身——他们一旦承认了错误,就会觉得自己是个坏人,这是对他们的自尊和自我意识的重大威胁。

2. 不想感受到“内疚”,丢失自己的防御。

对于有的人来说,他们太想让自己的情绪保持在可控范围内了,这使得他们一直开启着情绪和情感上的高度防御状态,不愿意表现出脆弱的一面。道歉对他们是一种威胁,因为选择道歉的那一刻,他们会触碰到自己的情感,那一瞬间脆弱的情绪流动在他们的感觉中好像是“失控”。卸下面具和防御,诚实地面对自己的过错,允许自己内疚,这些都让他们害怕。

当他们面对需要道歉的情境时,不但不会降低防御,反而会本能地加强防御,“死不承认”或者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在情绪上“无动于衷”。因为他们担心哪怕降低一点点防线,就会使情感的闸门被冲开,暴露出自己的脆弱。

好胜心

3. 担心道歉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

《有效道歉》(Effective Apology)一书的作者John Kador 说,我们不愿道歉,除了不愿意让自己因丢失防御而感到脆弱,另一方面则是担心道歉并不能收到理想的回应。

试想一下:如果你知道道歉后对方肯定会原谅你,那么道歉就会容易得多,因为已经预设了好的结果。但事实上,道歉的后果是我们无法预料和控制的:当我们说出“对不起”时,我们无法预测对方会作何反应,是会理解和接受,还是拒绝和惩罚。

面对这种不确定,有的人会往积极的方面想,认为它是一个机会,希望它能够弥补自己做过的错事,换取对方的原谅,修复你们的关系。

但那些不愿意道歉的人,往往会往坏的方面去想:

“会不会当我承认自己做错了事,对方反而会更生气,引发更大的冲突?”

“可能在这一次以后,对方都会抓住我的过错不放,看不起我、打压我。”

“当我道了歉,我就成了承担全部过错的一方,对方则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当他们害怕可能导致的一系列后果时,就会很难说出“对不起”。

4. “Ta不可能原谅我的,道歉不能改变什么”。

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执照治疗师Athena Staik说,当我们犯下一些非常严重的错误时,道歉会变得更难。我们可能会反复在心里觉得:

“我已经犯了弥天大错,道歉还有什么用呢?”

“没有什么能够弥补了,我们的关系已经走到了尽头。”

“我是不值得被原谅的,Ta不可能会原谅我。”

于是,在对方最需要你的解释的时候,你却在恐慌的压迫下,不说一句话就离开。

还有的人会在长期的关系和相处中延续这种模式,对待任何需要自己道歉的环境都选择不承认、反驳或者不回应,这会给关系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

以上四点原因其实都反映出了你内心深处的一些错误认知,要迈出道歉的一步,你首先要改变这些认知,战胜心中的恐惧。你需要知道:

· 没有人是完美的,犯错并不是你能力不足的证明,更不会意味着你不是一个好人——我们并不是我们的情绪和行为本身;我们是它们的创造者。

· 当你需要获得他人的原谅之前,你需要先获取自己的理解和原谅。

· 当你由于害怕不确定感而选择不作为时,实际上是剥夺了自己行动的权利。(关于面对不确定感时,是哪些不良的思维模式在使你恐惧,及如何应对,点击查看往期文章面对未知,如何能够免于恐惧?

· 如果你总觉得“尝试是无望的”,那么你可能已经陷入了习得性无助,需要改变归因方式,来抵抗虚无的悲观感。

对不起

什么是正确的道歉方式?

如果你战胜了以上那些情绪,你可能还会苦恼于自己不是一个好的道歉者。很多时候,你明明鼓起勇气表达了歉意,却被对方认为不够真诚,不足以被原谅。

一份容易得到理解和原谅的道歉应该是什么样的?

1. 首先,你需要足够的真诚和共情。

其实,通过你道歉的语句和方式,被冒犯的一方很容易就能感受到你是否真诚,是不是对Ta真的感同身受。

伊利诺伊大学教授Jennifer Robbennolt做了一项研究,让被试面对假想的情形——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在路上撞伤了一个步行的人。然后给被试提供两种骑自行车的人的道歉方式,让他们判断作为受伤的一方会不会接受道歉。

  • 第一种道歉的方式是:我真的很抱歉让你受伤了。这次事故完全是我的责任,是我骑得太快了,没有仔细看路。
  • 第二种道歉的方式是:很抱歉让你受伤了,我真心希望你能很快好起来。

结果是,73%的人都觉得第一种道歉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它充分表露出了悔恨和遗憾,并且勇于将责任归在自己身上;而只有35%的人认为第二种道歉会被接受,他们觉得这样的道歉由于缺乏真诚的共情,比不道歉还要糟糕。

如果你想要成功地道歉,就要确保对方真的相信:你知道自己错了。为了做到这一点,你必须从自我中心的角度中跳出来,真的将关注点放在对方身上去思考问题。”Cynthia Frantz说。

2. 道歉的时机选择:不要太早,也不能太晚。

道歉的时机也会对是否道歉成功造成影响。Cynthia Frantz研究发现,当研究道歉的成功率和所选择的时机之间的关联时,会发现是一条倒U型曲线太快和太慢的道歉都会导致道歉不成功,那些“不快也不慢”的道歉的效果最好。

Cynthia Frantz发现,这是由于人们总是会犯“太快道歉”的错误,因为他们总觉得迅速响应是好的,因此,在刚刚被对方发现或指出错误的时候,就忙不迭地承认自己错了。但实际上,道歉需要一段缓冲的时间。

在这里,时间的作用在于,给对方一段情绪波动的时间,同时让对方有充足的时间能够表达出自己的观点,然后再道歉。这个缓冲的时间可以是一个小时,一天,或者一个星期,重要的是在这段时间里,你让被冒犯的一方觉得表达和释放出了自己的情绪和观点,同时,Ta也觉得你听到并理解了Ta的想法。

3. 保证坏的行为不再会发生。

2011年James R. Davis等人的研究显示,一次成功的道歉最需要的因素是,让受害者确信这样的事不会再有第二次。你也许通过语言之间承诺这一点,但比语言更重要的,是你在道歉时传达出的情绪;比起向受害者承诺,你更是对自己保证,同样的行为你不再做第二次。

以上3点成功道歉的必备因素,其实都指向一点:你需要真正地理解对方的痛苦,理解自己的作为是如何导致了对方的痛苦,并下决心不让这样的作为再次发生。

John Kador 说,他所认为的道歉的核心,是冒犯的一方与被冒犯的一方交换羞耻感(shame)和力量感(power)。当我们冒犯了别人时,我们给予了对方羞耻感,剥夺了对方的力量感。而一次道歉,意味着一次角色逆转:道歉的一方作为冒犯者放弃了自己的力量,放弃对控制的要求,转而争取对方的同情和理解。

所有那些看起来虚情假意、漫不经心、例行公事的道歉,都是因为冒犯的一方并没有真正放弃自己的控制权。他们不真诚的道歉只是为了引出自己犯错的借口;或者为了使自己不失去道德高地的立场,有时甚至是为了把他们感受到的内疚转嫁给你:“你看你多么心胸狭窄,我都道歉了,你还生什么气?”不要被他们欺骗,而误以为有问题的人是自己。如果你在别人道歉时,感受到了被攻击,那么事实就是他们把道歉进一步作为操纵的手段,有意或无意地在继续伤害你。

道歉

道歉也和“信任感”关系密切。道歉的时刻,是信任最容易被建立,也最容易被毁灭的时刻。一次真诚、主动的道歉,有可能极大拉近两个人的距离,受害方感受到被理解、被尊重;而不真诚的道歉,则可能进一步撕破两个人的关系。与不真诚的道歉一样糟糕,是反复为同样的行为道歉,却又让同样的行为反复出现。这时,道歉的姿态越诚恳,受害者反而会越困惑不解,继而对这个人本身产生极大的不信任。除非是本身有自尊问题的人(low self-esteem),健康的人都不会继续选择和这样道歉的人保持近的距离。

最后想对那些受害者说的话,如图:

原谅

你有没有过一件曾经觉得非常抱歉的事?最后是如何解决的?留言给我们吧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